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校园文学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女子廿四(外四篇)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6 17:48
女子廿四(外四篇)

郭雅丽


安静稳定,交际适度,反应稍慢,沉默寡言,善于克制自己,情感不外露;忍耐性强,做事沉着,坚定、有恒心,偏向于埋头苦干,但有时表现固循守旧。

2008年6月10日,我还在念大学,在那堂难忘的心理学选修课上,我做了一份结果显示如上的“艾森克个性测验”。

我无法言明得知结果后自己内心的那种撞击,那么多或褒或贬的形容和修饰,统统指向我。原来,我是那个样子的一个人。

那真的是我么?

似乎是从那时起,原本关注热闹的耳朵突然失聪,我开始试着向内探索和生长,不经意地,在这场与自我的拔河中,我已廿四。

廿四·工作

有时候,工作于我而言,就是一堆数字。

单位的工作背后,潜伏着无数大大小小的补贴,没人告诉我。他们巧立名目,并认为那是自己应得的。

初来乍到,总有很多同事以自己的标准和经历来对我进行忠告,他们的善意不可否认,但多次实验与推翻后,直至我变成内心毫无主见的苦主,并开始反省时,我才惊觉:生活是自己的,并且永远只能是你自己的。

聪明的人在倾听后学会选择,愚笨如我太过依赖,才会将自己推上被人置轻的境地。

有时候,工作不尽然是烦郁,它也给我带来快乐。

我喜欢坐在办公室里码字、刷材料,甚至是和那些枯燥的数据对峙,如《似水年华》中的文,每天在书院里修补那些陈旧毁损的残书骸页,有一股安静扑鼻而来,填满内心关于价值感的缺失。

工作是天空中的一滴水,我要努力让它变成海洋。

廿四·爱情

最近的那一次,我在日记本上赌气地写道:

24岁那年,爱情于我而言是一场漫无止境的等待。我全部的爱,只为我带来一个孤独的背影,和一声长久不衰的叹息。那段消化不良的感情,注定成为一截难堪的阑尾。

要留多少爱,以迎浮世千重变?

我始终还是愿意相信的:这尘世的爱情,多少总免不了沾惹俗气,要么私底下彼此算计,要么台面上互相晾晒,谁的心里没藏个“小九九”呢。

所幸,纵使被冰冷的现实打击过,也曾深深地厌倦和怀疑过,但我心里的等待一如既往。我还是原来的我,大口吃肉,大口喝酒,大口呼吸。摔倒后,爬起身来拍拍尘土,牵起战马继续前进。

生命是巨大的篇章,我偷偷确立了一个中心思想,就是等到那个人。具体内容,待他赴约后与我一同书写。

廿四·生活

其实我真的有点过惯现在的生活了:睡着睡着就中暑了,然后一觉醒来,左手持水右手拿药,将正气水一阵牛饮了事。黑灯瞎火满房间拍打不知名的害虫,兀自尖叫吓自己的同时也试图吓走害虫……

一个人,像悲情的战士,自导自演,妙趣横生。

一个人,编织生活的经纬,纵横交错的是细细的体念,浓浓的感悟,单调而健康,平凡而热爱。

一个人,并不是寂寞,但见朋友三三两两结伴相聚,同事之间彼此相敬工作和谐,时常回家看看,或与父母电话谈心,生活如此多娇。

只是喜欢一个人时那种安静、平和的状态,由内而外的惬意。阅读、写字、朗诵、散步、摄影……更像是一个人的交流,无需担心被外力所阻断。没有聒噪的大脑,只有优雅的身形,诗书满腹,空灵自在。

一个人,总要在灵魂深处养一片银河。


廿四了,仍要不羁地活着,就像未曾年轻过,也从不会老去一样。

最后,借用三毛的诗,表达我狂傲而努力企及的梦想——

如果有来生,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伤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生活快照

我们恨贪官,又拚命报考公务员;

我们骂垄断,又削尖脑袋往高薪单位钻;

我们讥讽不正之风,自己办事却忙找关系。

总之,我们愤怒,不是因为觉得不公平,而是觉得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不利位置,我们不是想推翻这些不公平,而是想让自己处在不公平中的有利地位,扫清藩篱,抵达我们需要的目的地。

这种骨子里的自私,常常成为我们奋斗的始因,却也因为比较,派生出不满足感,从而变成痛苦的根源。


人活于世,幸福的人大抵相似,因为幸福的大方向似乎都界定了:仕途高官、商海得意、荣誉加身、工作体面、嫁得漂亮、左右逢源、鸡犬升天……作为芸芸众生中普通的一员,我们往往臣服于集体意识所说的话,视其为金科玉律,因此,苦口婆心的父母会时常在耳边叮咛:公务员得考,给国家打工总比在外漂强得多;甜言蜜语养不了家糊不了口,要找户有车有房的好人家……

于是,逐年渐长的我们,也开始生发“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感触,并且表情凝重地告诫起身边年幼的弟弟妹妹。我们纵容一切别人所说的话,不辨是非,不除糟粕,最后只能在养成从众的习惯后,任凭心底真实的声音渐渐熄灭,仿若看着曾经最真挚最热烈的梦想慢慢变成一个笑谈。


其实,从众只是一个心结,时间会帮你将它打开。

生活就像买鞋,买什么样的鞋,脚最知道,只有合脚的鞋,才能助我们走得更远。不要因为追赶时尚,而强扭脚的意愿。人家买过膝长靴,买及踝高跟,你喜欢也可以买,但是记得先问问脚,那适合你么?

过什么样的生活,你的心最清楚,幸福么?不后悔么?跟随内心能为我们带来和平与喜悦的声音走,遇事前,多问问自己的心,那真的是自己的选择么?




生活中的白色,你发现它们了么?它们让你想到了什么?

让我回忆一下。

每天早上,给自己榨2杯豆浆喝,当然,有时候也可以是非豆类。2/3量杯的米磨出来的新鲜米糊,因为惰于使用过滤网,是黏稠的白,捧于掌心像一杯深雪,纯洁无暇,咂一口,甜腻的味道。

吴奇隆的《白》,每天晚上在播放器里循环响起,像缸里来来回回游移于水藻间的鱼儿。雪与尘埃的际遇,纯白洁净的心动。这不是异想天开。

去年出差的途中,每一个或上乘或中档的宾馆、旅社,简易的白色窗帘,雪白的床罩,豆腐块一般厚重、冷硬的白色被子,白色棉花纳成的一次性拖鞋。总让我想起传说中医院的停尸间。

奔往建宁时偶遇的那一场短暂的更像是一阵霜的雪,是误入凡间的白色精灵。落在头发、掌中,覆盖在屋瓦上、田野间、树林里,等待绝望的爱情一般,幽幽等待着太阳出来后的融化。

八字不合的晋江。那个搬迁后开业的第一个早上,护士长白色的帽子很神圣,主任白色的衬衫洗得既干净又绅士。但不知为何,他们唾沫横飞,怒目相视。这样的白色很无辜。

OH,白色。



谁动了我的琴弦?弦外有清音,响彻整个屋子。是谁远去的跫音?是谁哒哒的马蹄来造访?归人,贵人,抑或旅客。

经历过的事,慢慢地,变成泛黄纸页间一堆无人怀念的文字。

经历过的人,渐渐地,隐退为QQ或手机里一个被搁浅的简单符号。

经历过的景,也终究只是放入众多相册中毫不起眼的一张照片。

每个人都有回忆。

很多人都无暇回忆,他们在忙些什么呢?那些回忆,像生活中不易被察觉的白色,隐匿于最细微处。


电影《阿司匹林》中,满眼白色的记忆:白色的床铺写着各种不为人知的故事,那个白衣少年身上消毒水的味道,困惑了同样身着白色衣裙的少女,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干净的口杯里,装满甘甜的清水,投一片阿司匹林,漾起水纹粼粼,无数个小气泡以药片为核心冒出,阿司匹林开始溶解。



很多人都认为,回忆是人们开始衰老的一个明显标志。

其实不算,反复回忆才是。


生活是一个谜

对你来说,生活是什么?

方的圆的,甜的咸的,还是轻的重的?

慢慢地,你会发现,生活对你来说就像逛动、植物园,久了自己也变成扎根其中的一株植物,或是豢养其间的一只动物。各种各样不同的身份,交替变换在你的每个年龄阶段。

有时候,你是一墙绿萝花。不论凄风苦雨的锤炼,或和风细雨的滋养,总免不了刺一身拖泥带水的七情六欲,但你坚持生命的责任和意义就是努力开出满墙的缤纷,因此你耐得住没有开花前的寂寞,以柔韧的姿态面对生活。你相信,简单的事情重复做,重复的事情坚持做,坚持就是胜利!

有时候,你是猫咪——有着锐利眼神与柔软四肢的暗夜生灵。多情的年纪,你需要交流和融入,需要掌声与鲜花。因此,天赋你敏锐不足、敏感有余的本性,在各种自以为是的竞逐中,走弯路,撞南墙,以致头破血流。成熟的岁月,你开始蹑手蹑脚,行踪诡异,坚信一切都是浮云,明哲保身才是第一要务。

有时候,你是孤芳自赏的水仙。偌大的生活舞台,你不再聚焦镁光灯下争宠,不再劳神抵抗流言蜚语,白裳加身,独自清香。阳光和雨露随时都是你的朋友,相交淡如水,相知恒久远。你知道,生活的全部意义就是你自己,就是你内心的自持和皈依。

有时候,你是随冷风流浪却满不在乎的狗狗。在最美好的青春年华里,你渴望倾诉,有强烈的被认同感。但时光流转,你早已失却向他人袒露心扉的念头。与其热血沸腾、愤世嫉俗,不如气定神闲地在家门口晒晒太阳,让奔流在慵懒骨骼里的血液自由。

当然,有时候也会有一些例外,比如说,你会觉得生活是一块砧板,自己就是砧板上的鱼肉,任刀俎宰割。生活是一种慢,是一阵软磨硬泡,你在这种慢节奏里退化成一种懒……

生活到底是什么呢?

你问过自己和别人无数次这个问题,但总得不到让你满意的答复,你小小的脑袋,在百转千回的岁月里思索着这大大的生活,终于有一天,你恍然大悟:喔,生活原来是一个谜!


小城·年华

2010.7 落叶归根

每天都是这样醒来。

空调不知不觉被妈妈关掉了,风扇吹开盖在身上的毯子的一角,枕头在侧,清凉的草席上躺着几根落发,左手与右手贴着地板,安静对弈。

梦里回到白衣飘飘的年代。

我不断地往返于学生宿舍楼和校园餐厅之间,我的身份是学校送餐兼职人员。我敲开她们的门,然后自报家门:你好,我在清濛做外贸,我来送餐。

没过多久,我的台词又变了:你好,我是东湖网络部的员工,你点了一份鸡排饭对吧?

接着我就醒了,颓靡地撑开眼睛,脑子瞬间失忆,忘了置身的时与空。隐约有几个句子还残存在脑中盘旋,是昨晚同谁未尽的对话吧。

不是在清濛,也不是在东湖,更不是学生身份,我回来了,回到家乡永春,以后将是在这里释放自己的光和热。这样想时,心里有妥贴的欣慰,嘴角不禁开出一朵小花。



2010.10 如歌永春

每天晚上都和果果去散步,我们称之为“踩街”,最快乐的时候就是路过体育场,宜居永春四野飘歌,红男绿女翩翩起舞,轻快如行板的幸福。

走出体育场,我们来到金龙城,在“华莱士”正门不远处停下,看起高甲戏。

环视四周,看戏的以老人居多。我和果果俩小年轻显得特别突兀。

台前幕后都很热闹。

幕后,融会贯通。

一些乐器手紧凑而条理分明地配合剧情使着乐器。

通鼓、二胡、横笛、唢呐、锣、钹,娴熟而生动,看得我们如痴如醉,好生佩慕。

台上,熠熠生辉。

旦角身段婀娜,头饰繁复,水袖开花。不经意间一回眸,百媚众生。

武生头顶黑貂红缨朝冠,身披云白段绣蓝金相间朝服,脚踏明黄漳绒串珠靴,好不威武。

如歌永春,让我有尘埃落定的感觉,我真庆幸,我回来了。


2011.1 美丽乡愁

7月份,毅然决然从泉州回来,8月参加考试,12月体检,现在,终于接受最后的安排,成为一名光荣的社区工作者了。

组织部的人通知我们到县政委大楼集中,那天早上,给我们开会的是人事局的李局长,我记住了一句话:农村是一片广阔的天地!

是吖,我从山中来,终要回到山里去。山里有着一群最亲切的朋友,他们坚实的臂膀、敦厚的个性,以及勤劳的双手,为我们换来了最昂贵的粮食。

对于人生未卜的参数,我起初忐忑不已,但现在,更多的是接受与平静。我的血液离开那片故土多久了,竟有些生疏,但那些蛰伏已久的热切和明亮之情,终将复苏。

看到那“大干150天”的动人口号,看到尘土飞扬后焕然一新的永春,看到富足而恬淡度日的永春人,不禁为这座小城和城里的人喝彩。

万紫千红永是春,如果永春是一支歌儿,请允许我满腹乡愁地将她吟唱,一遍又一遍。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