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戏剧舞台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寻找小露露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7 14:05
寻 找 小 露 露

(该剧日前已进入由中国戏剧家协会主办的中国戏剧奖决赛阶段,有望填补我县在这一方面的空白.)

   林桂华 刘宝生

  时间:现代。
  地点:看守所接待室。
  人物:父亲…将军,七十多岁,己离休。他两鬓斑白,但身板硬朗,仍穿着军装。
  女儿…四十多岁,巨贪,己被判处死刑。
  奶妈…七十多岁,乞丐,己风烛残年。


  〔铁链和脚镣的碰撞声交响着。
  〔女儿穿着囚服,带着手铐脚镣上。一道白光照射在她身上,定格。
  画外音 (似法庭宣判)肖继红,原交通厅副厅长,贪污受贿人民币一千五百万元,证据确凿,情节特别严重,依法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光柱隐去。灯亮,父亲上,他手里提着一个饭盒。
  父亲 …继红!
  女儿 〔惊奇地〕爸爸!
  父亲 …继红!
  女儿 〔扑上〕爸爸!(突然看到饭盒,神经质地)一个驰骋疆场的将军来这种地方干什么?
  父亲 我是…
  女儿 给我送最后的晚餐?
  父亲 不!我一走进这大门,就想起当年建造这座房屋时的情境。可是,想不到啊…
  女儿 你在嘲笑我,(打饭盒于地上)看守,送我回牢房!(欲下)
  父亲 站住!
  女儿 你以为我是你手下的一个兵吗?
  父亲 不,你是我女儿。
  女儿 女儿?我是你的女儿?请问,去年的那起车祸是你报的案?
  父亲 没错,本来,那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事故,可是,竟然牵扯出一个这么大的腐败案!
  女儿 可还有亡羊补牢的机会!
  父亲 (悲怆地摇摇头)…
  女儿 (逼问)我问你,当女儿被双规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女儿被逮捕的时候你在哪里?当女儿被宣判死刑的时候你又在哪里?
  父亲 我…
  女儿 我的父亲,他是共和国的将军,那怕施加一点点的影响,女儿也不至于有今天的下场啊!…
  父亲 对于你的这种言论,我感到痛心!在法律面前,将军也只是一名普通的公民啊!
  女儿 是啊,谁叫我不是你的亲生女儿呢!
  父亲 …可是你的成长却是我的心血所浇灌!
  女儿 (赌气地)是我自已犯下这滔天大罪的,就让我用生命来偿还吧!
  父亲 你以为这生命只属于你自已的吗?不!你走上不归路,却把痛苦和耻辱留给了亲人!
  女儿 亲人…
  父亲 继红,其实,我今天来,就是要让你见一个人。经领导特批,我把她带来了。(下)
  女儿 她?她是谁?
  父亲 (从侧幕扶出奶妈,她双眼蒙着纱布,肩挎着闽南乞丐特有的用具---'加志')继红!你看。
  女儿 她?…好像在哪儿见过?…对啦,这不是车祸中被我撞倒的那个乞丐吗?
  奶妈 当时,你开着车一溜烟跑了,要不是这位同志拦了车,送我去医院,我这条老命早就没了。
  女儿 所以今天就追到这里来了,想再敲我一笔钱?告诉你,我现在已经一无所有,没钱!
  父亲 她不是来要钱的。她是来认人的!
  女儿 认人?
  奶妈 这位老同志在医院陪护我一年多了,讲起你的经历。你五岁那年被人贩子拐走,几经周折,是这位老同志从孤儿院把你领回家的。所以我猜想,你大概就是…四十年前的那个小露露吧?
  女儿 (倒吸一口气)啊?!小露露?四十多年了,还从来没有人叫过我这个小名的。
  奶妈 可有人天天都在千遍万遍地呼唤着你啊!
  女儿 你是?
  奶妈 我是亲你、养你五年之久的北婆阿姨啊一一奶妈!
  女儿 奶妈?
  奶妈 我记得你耳朵后面有一颗胎痣。来,快让我摸摸,…没错!…没错!
  女儿 (也刺探地) 记得小露露每次睡觉以前,奶妈都要唱一首民歌。
  奶妈 (唱闽南民歌《行船调》)月娘天上来,清清又白白。…
  女儿 奶妈
  奶妈 小露露
  女儿 奶妈!
  奶妈 小露露
  〔小露露投入奶妈的怀抱,像婴儿那样要找到重生的力量和母爱。
  奶妈 四十年了,你让我找得好苦啊!真应该感谢那场车祸!要不然我还真找不着你呐!
  女儿 什么?四十年来,您一直都在寻找我?
  父亲 四十年来,她沿途乞讨,几乎走遍了全国啊!
  女儿 奶妈,你的眼睛?
  父亲 刚做过白内障手术。
  奶妈 快、快给我解开(欲拉下纱布)我要看看小露露。
  女儿 奶妈,你别…
  父亲 奶妈,医生说,还不能解开。
  奶妈 那好,我就摸一摸吧!…我的小露露长高了,…我的小露露长胖了,…我的小露露(摸到手上的手铐)…这…这是什么?
  女儿 这…
  父亲 这…这是…
  奶妈 金手镯?
  父亲 对对!金手镯,金手镯。
  奶妈 哈哈哈哈!我的小露露既当了大官又发了大财啦!有出息啊有出息!
  女儿 …(无地自容,抽泣)
  奶妈 怎么?你哭了?那就哭吧!我己经四十年没听到你的哭声了。
  女儿 (放声大哭)…
  奶妈 (放声大笑)…这哭声真是太好听了!
  父亲 …(解围)奶妈,小露露一直很想知进她亲生父母的事。
  奶妈 唉!…(对小露露)你的亲生父母原是华侨富商,为家乡修公路、办学校、建医院,办了多少好事啊!自从你失踪之后,他们四处寻找,你的生父在寻找你的路上,惨死在车轮底下!你的生母承受不了这双重打击,不久也离开了人世!你妈妈在临终之前拿出一个小箱子,跪着对我说:…
  女儿 说…说什么?
  奶妈 她说:这里面装着我家的全部金银珠宝,全都交给你,作为费用,一定要帮我找到小露露!我把箱子存入银行,然后就找啊找啊!四十年过去了,我知道我的时间不多了,就叫银行把箱子打开,
  父亲 打开箱子,里面有一封信。
  女儿 一封信?
  奶妈 (从"加志"里取出信交给小露露)
这是你妈妈留给你的。
  画外音:小露露:我的儿啊!当你读到这封信的时候,说明你已经得救了。回来之后,我只求你一件事:在你爸妈的坟前大声地说:"我小露露今天终于回家了!"
  女儿 …妈妈!
  父亲 这些金银珠宝经过银行的收购和拍卖,一共是一千五百万元!
  女儿 啊?一千五百万元?!
  奶妈 (拿出一个红布包,小心地将它打开,露出一本存折,高举着)现在,这些钱一分不少的全都归你了。
  〔女儿顿时瞪大眼睛张着嘴巴说不出话来。
  奶妈 还不快拿着。
  女儿 (颤颤抖抖地想接又不敢接)奶妈!
  奶妈 拿着!
  女儿 不!
  奶妈 拿着!
  女儿 我…不!
  奶妈 还不快拿着!
  女儿 奶妈!
  奶妈 我整整找了四十年,就是为了把它交还给你。(把存折塞进她手里)能把你找到,我的心愿总算了啦。我可以无愧地对你的父母说:小露露找到了!钱也给她了!你们可以瞑目了。(伤心地哭了起来)
  父亲 奶妈!找到就好,找到就好。
  奶妈 快,快给我解开。我一定要看看小露露,我等不及了!(欲解开蒙在眼睛上的纱布。)
  女儿/父亲 别!别解开!别解开!……
  奶妈 我现在就要看看小露露,(一把址下蒙在眼睛上的纱布)…我能看见了!我能看见了!
  父亲/女儿 你能看见了?
  奶妈 (拉住父亲的手)你就是小露露的父亲吧?
  父亲 是啊!
  奶妈 好人呐!好人!(欲跪被父亲扶起,)我的露露呢?我的露露在哪儿?(露露无处躲藏,只好老是背对着奶妈)露露!我的小露露。四十年了,你让奶妈好好的看一看。怎么?你不高兴?你让奶妈看一看,你让奶妈好好的看一看。(父亲将女儿推向奶妈。奶妈突然发现手铐脚镣,被惊呆了。她慢慢拉起铁鲢,又像是被烧红的铁链烫伤那样突然放开。然后环顾四周)这…高墙!…电网!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女儿 (直愣愣地跪下,哭喊着)奶妈!我对不起您!
  奶妈 说!你犯的是什么罪?
  女儿 我…
  父亲 贪污受贿1500万。
  奶妈 判几年?
  父亲 死刑!就在明天。
  奶妈 啊?!(瘫倒在地)
  父亲/女儿 奶妈!奶妈!
  奶妈 (颤抖着指着她的鼻子)我 …我整整找了你四十年啊!没想到你…(突然打小梦露一个耳光)你太对不起你九泉之下的亲生父母!
  女儿 奶妈!… 我对不起你呀!
  奶妈 (呼天拍地)你还我的小露露!你还我的小露露!
  父亲 奶妈!你记忆中的那个小露露己经找不回来了。
  奶妈 但我还是要把她找回来!找不回来?那我也要问你,你这个父亲是怎么当的?你把她养大,你就没有把她教好!
  父亲 我… 我这一生最大的遗憾就是:我可以指挥千军万马去攻城夺地,却无法带领自己的女儿去战胜金钱和权力的诱惑啊!
  女儿 奶妈,救救我吧!救救我吧!
  奶妈 (又扑向女儿,抓住对方的手,突然又看到那本存折,举起它)对了!咱们有钱!咱们有钱!咱们把这一千五百万还上!不就可以免于一死吗?
  父亲 (摇摇头)…
  奶妈 对了,你不是将军吗?你把她给特赦了!
  父亲 奶妈,自古以来,对各种罪犯都有特赦,惟独对贪官不特赦!
  奶妈 …天啊!救救我的小露露吧!救救我的小露露吧!谁来救救我的露露!(两人哭抱在一起)
  女儿 太晚了!奶妈。面对人民,我是罪人;面对你奶妈,我无地自容!(举起那本存折)它!就像炽热的火山熔岩那样把我淹没,并永远烧烤着我的灵魂啊!我真希望这是一场梦,醒来后一切都从零开始,过着平平淡淡的生活,相夫教子,孝敬老人。不再为权力的欲望去挖空心思,不再为金钱的肮脏而提心吊胆。但是你们看啊!这手铐、这脚镣,这生命的句号就在明天!
  父亲/奶妈 继红!露露!
  〔三人哭抱在一起。
  女儿 我对不起你们!我是罪有应得,罪有应得,罪有应得啊!(歇斯底里地又哭又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发疯似地冲下)
  父亲 (哭喊着)继红!
  奶妈 (哭喊着)露露!
  〔凄厉的哭喊声和铁链声在空中迥荡着。一声声沉闷的牢房铁门声,撞击着人们的心灵。
  奶妈 (对着牢房方向声嘶力竭地呼喊)小露露!你做鬼也要清清白白啊!
  父亲 〔啪地一声立正,颤颤抖抖地向她敬一个标准的军礼〕
  (定格,一束光照射在他们身上,似雕像。)
一一 剧终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