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戏剧舞台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轶事
来源:未知 作者: 编剧 陈 弘 点击: 2015-06-30 10:27
时 间:当代

地 点:中国福建永春县达埔镇

人 物:蒲汉龙“中国香都”隆达制香厂厂长
              香  姑某大学医药养生研究所研究生,隆达制香厂高级技术顾问
              林忠志厦门某企业董事长
              村支书达埔镇后溪村党支部书记
              蒲  父蒲汉龙之父,后溪村村民
              女秘书、嘉宾、村民



 
1、   达埔镇“中国香都” 日 外
 
“隆达龙香新香品新闻发布会”即将开幕,广场上隆重热烈的氛围激动着人们,各张男女老少的脸上写满喜气洋洋。

蒲汉龙西装革履,胸佩“迎宾”彩花,与各界人士频频招呼、交谈。

香姑一袭职业女装,显得干练精明,洋溢着饱满的青春气息,让人看上一眼都似乎能够闻到沁入心肺的淡淡清香。她佩戴的也是“迎宾”彩花,穿梭于人群之中。香姑看到蒲汉龙,走上前来:“蒲总,等会儿有位贵宾将至,你可要做好思想准备哟!”

“哦?”蒲汉龙略显意外,“是——哪一位?”

香姑嘻嘻笑着,用一种异样的眼神“剜”了蒲汉龙一眼:“急什么,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说着又转身忙去了。

蒲汉龙目送香姑的背影,略有所思。

旁边一位嘉宾悄悄动了动蒲汉龙,说:“她就是您高薪聘请的高级顾问吧!果然名不虚传。哎,蒲总,我刚刚获得内部信息,你们俩拍拖上了?”

蒲汉龙突露羞涩之态,满脸通红:“哪里!哪里!人家……”

“哈哈哈!”嘉宾开心地笑了。
 



2、“中国香都”大门外 日 外
 
宽阔的水泥公路,一辆奔驰轿车驶向大门。香姑从大门内迎上前。车子停下,车门打开,林忠志下车,欣赏着大门上方“中国香都”几个大字。

香姑走上前,高兴地叫道:“爸爸!”

林忠志:“哟,是香姑啊!怎么,我没有迟到吧?”

香姑:“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刚刚好。走,我们步行去。”

“好,好!”林忠志边走边问,“汉龙还不知道你的真实身份吧?”

香姑:“那当然!我是严格按照您这位‘大导演’安排的情节,一步一步地演下去,今天,‘戏’就要进入‘尾声’啦!”

林忠志笑着问:“根据可靠情报,你与汉龙真的好上了?”

香姑羞得满脸通红,娇嗔地捶打林忠志的肩膀:“爸爸,您也这么坏!是哪一个‘探子’虚报军情?”

林忠志见状心中明白了大半,哈哈大笑起来:“你周围都是我布下的卧底,要不,这几年我能对汉龙有这么清楚的把握?!哈哈哈!”
 



3、“中国香都”隆达制香厂大门外外
 
蒲汉龙送几位前来参观的嘉宾走出大门,一一握手道别:“谢谢你们的关心指导,今后请多联系。再见了!”

一嘉宾:“我们先到会场走走,您先忙,待会儿见。”

香姑带胸前已佩上“嘉宾”彩花的林忠志走向大门。香姑叫道:“蒲总,贵宾到了!”

蒲汉龙急忙迎上前与林忠志握手:“欢迎、欢迎!”突然觉得有些脸熟,不禁犹疑起来,转脸问香姑,“这位是——?”

香姑故意卖关子,说:“问我干吗?你们老相识了还用我介绍?”

林忠志边打量蒲汉龙边说:“成熟了!成熟了!汉龙,我就是林忠志啊,你老爸的中学同学,你应该叫我叔叔才对!”

“叔叔?!”蒲汉龙脸色马上阴转多云,既意外又很艰难地挤出几个字,“原来是你——大老板、叔叔!”



 
4、[闪回·单色拍摄(下同)]厦门某企业董事长办公室日内
 
十年前的林忠志正当踌躇满志,端坐大班桌前看报纸。女秘书进来,说:“林总,客人来了。”

林忠志抬眼一看,忙起身走出来,对正用怯生生的目光打量自己的小年轻蒲汉龙亲热地说:“你就是汉龙啊,你爸爸身体好吗?来来,坐坐坐!”

蒲汉龙十分拘谨地在宽大的真皮沙发上坐下,说:“林叔叔,我爸爸问您好!”

“好好!”林忠志让女秘书泡茶,问,“家里都好吧?”

蒲汉龙说:“哪能跟您大老板比,我爸还是在作田;我妈身体一直病,家庭经济很紧张,所以我高中毕业也就不想再念书了。”

林忠志马上对女秘书说:“你去出纳那边先替我预支一万块现金,给我送来。”

蒲汉龙嘴巴张得老大,一时说不出话来。

林忠志说:“你爸比较老实,又胆小,当年我一直鼓励他将你们蒲氏祖传的那部中药香料配方秘籍,向你爷爷要出来,我们自己来搞科研,出新产品,肯定比村里集体制香厂生产的传统篾香赚钱。可是你爸一直说没有那部秘籍,不肯拿出来。我只好自己一人到厦门另谋职业闯天下,这一晃十几年就过去了。其实,让你爸把秘籍配方拿出来,现在进行新产品开发还为期不晚。”

蒲汉龙没多大兴趣听这一些,他鼓了好大的勇气才说:“叔叔,我今天来的目的,不是要您资助我们家,而是我想到您这边来混口饭吃,您就把我安排到车间里去当一名工人吧,我们全家永远感恩不尽!”

林忠志收起脸上的微笑,说:“什么?来混饭吃?这是你爸的意思?”

蒲汉龙顿感紧张起来,嗫嚅地:“这也是没办法的办法啊!主要不是我爸,是我自己要出来的。咱村里人都说您心特别好,对乡里乡亲很有感情……”

“不用说了!”林忠志打断蒲汉龙的话,口气转了180度,坚决地说,“其他的事都好商量,就这一条没有商量的余地。我看你还是去读书吧,经济上有困难我可以——”

“算了!不要再说了!”蒲汉龙年轻气盛,受不了林忠志这个口气,嚯地站了起来,对林忠志说,“就不打扰您了,大老板叔叔!”说着扭头就往外走,差点与推门而进的女秘书撞个满怀,她手上拿着一叠厚厚的人民币。

“汉龙——!”林忠志欲叫住蒲汉龙,门却被他甩了个砰砰作响,断然隔绝。



 
5、“中国香都”隆达制香厂大门外日外
 
香姑:“哟,蒲总,看来你对林总的意见还蛮大的啊。林总什么时候得罪你啦?”

“不敢,不敢!”蒲汉龙自感有所失态,迅速调整一时冒出的情绪,问,“你们怎么这么熟?”

林忠志笑着说:“我不跟她熟跟谁熟?相识都二十多年了!”

蒲汉龙有点摸不着脑袋:“什么……”

林忠志转个话题:“你爸呢?我们十几年没见面啦,还真想他呐!”

蒲汉龙不无感慨地说:“老同学嘛!”

香姑说:“我刚才好象看到蒲伯伯也来会场了。”

“是吗。”蒲汉龙说,“你先带林总去喝茶,会开完后我们再聊。”

香姑:“也好。林总,我们走,”香姑带林忠志往会场方向去。

蒲汉龙回身看着“隆达制香厂”镏金大字,渐渐模糊[叠化]……



 
6、[闪回]厦门某企业大门日外
 
年轻的蒲汉龙从堂皇的办公大楼里跑出来。一声炸雷,天下起倾盆大雨,蒲汉龙被淋个湿透。



 
7、[闪回]厦门某街道日外
 
蒲汉龙干脆不跑了,任大雨淋个痛快。

沮丧又负气的脸,泪水和着雨水尽情地奔泻,内心的耻辱胜过对老天的愤恨……



 
8、[闪回]达埔镇后溪村蒲汉龙家日内
 
蒲汉龙呆坐在木凳上,看来已经瞑思了许久。阴云依旧布在脸上,但似乎已经有了点什么不易觉察的躁动藏匿其中。

蒲父扛着锄头进门来,显然是刚刚从地里劳作回来。他看着焦虑不安的儿子,轻轻地叹了口气,说:“你想好了没有?是到深圳还是晋江石狮?”

蒲汉龙好象下了决心,咬着牙说:“男子汉大丈夫,输人不输阵!我不走了,就在咱村自己办香厂。不混出个人模狗样我是不会瞑目的!”

蒲父吃了一惊,说:“你疯啦?说得轻巧,资金从哪里来?厂房、场地,还有工人,不是你想干就可以干的。唉,无钱所致啊……”列诉之后是沉重的叹息。

蒲汉龙不屈不饶地:“钱是死的,人是活的,从明天开始我出去筹集资金,也可以招别人合股,反正别人可以办到的为什么我蒲汉龙就办不到?!”

“嚯,汉龙决心蛮大的啊!”村支书一脚跨入门来,说,“汉龙,你准备办什么大事业?”

蒲父忙说:“哦,是书记啊。没什么,小孩子心肝大,没三尺水就想爬龙船。钱没钱,光有志气决心有什么用?”

村支书:“我倒想听听你的打算。”

蒲汉龙:“我准备自己创办一家制香厂,但我不准备生产传统的篾香,我要生产保健药香,生产地道的阿拉伯神香!”

蒲父十分惊异。村支书却十分兴趣,说:“好啊,我支持你!”

蒲父:“就是资金还有问题……”

村支书一想:“这样吧,我先借给你10万元,利息按银行的行情计算。但有一个前提条件,你一定要有技术保证。有了这一点,资金没问题。”

蒲汉龙惊喜地抓住村支书的双手:“真的?书记,太感谢您啦!”

蒲父不无担心地:“书记,你用这村财来支持汉龙,合适不合适……”

村支书不置可否:“这个由我安排,你就先不用担心,只要不告诉别人就行了。这笔钱你就不必急着还,只要记得欠我某人的帐就可以了,也算是给你的一个精神压力吧。”

“我一定记得!”蒲汉龙绝处逢生,激动不已。

村支书:“镇里正准备组织一批技术骨干到省里高校科研机构进行培训,我就为你报个名。”



 
9、[闪回]省城某高校日内
 
医药养生研究所的牌子。

各种试管琳琅满目,蒲汉龙将调试好的香料给指导老师看,问:“教授,您看这样行不行?”

教授接过盘子,闻了闻,说:“不错,有进步!你可以跟香姑研究生再探讨探讨,找出规律性的东西来。”教授笑对站立一旁的研究所硕士研究生香姑说,“怎么样?”

香姑腼腆地:“好的。”

蒲汉龙看一眼香姑,香姑正含情脉脉地注视着他,两人不禁都红晕飞上双颊……



 
10、“中国香都” 会议接待室日内
 
蒲父正与几位老人在喝茶聊天,大家聊得很是兴奋,忽见林忠志和香姑进来,蒲父一愣,站了起来。

林忠志也认出了蒲父,急忙上前,两位老人紧紧地相拥对视——都老啦!

林忠志拍拍老同学的肩膀,说:“汉龙有出息了,老同学你也该享享清福啦!”

蒲父感叹地说:“还是你老同学有出息,汉龙算什么。”稍一停顿,想想还是实话实说,“也亏得当年你没有让他到你那里去打工,要不,也没有他的今天。我看啊,好象一切都是天注定的。”

香姑说:“蒲伯伯,您这就有点小看蒲总和其他人的力量了。那首歌不是这样唱的吗?(唱)‘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

林忠志与蒲父参加合唱:“……爱拼才会赢!”

“哈哈哈!”欢声笑语充满屋子。



 
11、“中国香都” 会议接待室日外
 
蒲汉龙站在门外,听得里面的笑谈,心里百感交集……



 
12、“中国香都” 会议接待室日内
 
蒲父问香姑:“咦,汉龙哪里去了?去把他叫来,好好跟林叔叔交谈交谈。”

林忠志:“我们见过面了,他现在正忙着呢。”

“我来啦!”蒲汉龙跨入室内,“林总,还是叫您林叔叔吧。刚才,我也想了很多。当年我因为没有到您公司打工,才会走自己这条路。或许可以套用一句俗语,叫做‘坏事变好事’嘛。你们说对不对?”

香姑有点生气了:“你冤枉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我爸爸——”

“什么?”蒲汉龙与在场众人均目瞪口呆。

“哈哈,大家都在这里啊!”正当现场僵住之际,林支书不知什么时候也进入接待室,及时插话说,“汉龙啊,我今天是要你还债来啦。”

蒲汉龙:“真不好意思,书记。这笔债我一欠就是好几年,早该还啦;您总是说别急、别急,留着让你有个压力,好化作动力。今天您不说,我也准备还了。”

村支书:“是该还了。但不是还给我,而是要还给他!”用手一指——原来是林忠志!“当年,林总故意用话刺激你,让你打消一辈子当个工人混饭吃的念头;并暗示你可以利用祖传配方秘籍走一条永春香新的发展路子,他相信你的头脑是灵的。然后,他暗中拿出10万元钱,让我出面支持你办企业,又让我鼓励你到省里进修,你才有今天的成就,也才能遇上香姑这么好的姑娘!”

蒲汉龙彻底茫然了:“你们这是……”

林忠志说:“香姑是我的女儿,那年她刚好考上研究生,我就让书记向镇里要求,让汉龙也到研究所进修学习。一来可以让香姑直接帮助他,二来也让她监督汉龙,不能让他偷懒懈怠。哈哈哈,我都坦白完了,这下该老同学你坦白了。”

“我坦白什么?”蒲父不解地说。

林忠志:“就坦白你那祖传的中药香料配方秘籍啊!”

一提起秘籍,蒲父马上愧疚不安起来,对林忠志说:“老同学,我真的是对不起你!当年你让我拿出来我总是推说没有,其实是心里怕啊!前辈们历尽坎坎坷坷好不容易才传下来,我也只想让它安然无恙地传下去就对得起祖宗了。”

村支书:“如果像你说的这样传下去,这秘籍就‘死’了,帮不了活人的忙。只有在传统配方的基础上,以现代科技进行适当调整,不断增加中草药的配量、香味的种类和成品的花色,才能促使传统产业持续高端化。”

蒲父:“你说的没错。我看汉龙办厂是铁了心了,经不得他的再三要求,我就将祖上传下的那部配方秘籍拿出来给他。”

村支书:“你到底还是拿出来了嘛,也才有今天‘龙香’新香品的诞生。这不光是汉龙隆达制香厂一家的好事,对于我们‘中国香都’的发展也将是一个很有力的促进。大家说,对不对?”

众人齐呼:“对——!”热烈鼓掌。

蒲汉龙走到林忠志面前,深情地说:“林叔叔,我错怪您啦!请您原谅!”说着就要跪下去——林忠志急忙扶住,连说“使不得!”

村支书打趣说:“感恩就行了,不用行大礼;但如果是女婿拜丈人,我看还是可以跪的!”

众人大笑。

蒲汉龙激动万分:“乡亲们,走,开会去!”



 
[尾声]
 
“中国香都” 各种制香的程序、香品 日 外-内-外

会场升腾起冲天礼炮,五颜六色的彩纸漫天纷飞,幻化成如流星坠地一条条硕大垂挂的晒香;幻化成一团团金碧辉煌的晒香绝活——掷香花;幻化成一排排似千军万马列兵布阵晒香的海洋……

各式各样的晒香幻化成琳琅满目异彩纷呈的各类香品,簇拥成艺术的殿堂……

[叠印]达埔民众幸福舒畅的笑脸……

“中国香都”四个大字熠熠生辉。
 
                                ——剧 终

                            2014年4月11日晚 初稿
                            2014年4月12日晚 二稿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