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门原创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当前位置:主页 > 心听散文 >
乡里香情(外一篇)
来源:未知 作者: 刘辉煌 点击: 2015-06-29 16:45
家乡永春达埔冠名“中国香都”,这消息像一股温泉,瞬间滋润了我四肢百脉。

我为我是达埔人而自豪。

曾经,那一缕清香是可望不可及的,尤其是在那不堪回首的年代,焚香祭拜只能偷偷摸摸,制香卖香就是投机倒把,更何况我那些在温饱线上挣扎的祖辈父辈们,谁还会有信手拈香的闲情雅兴?只有那抗争不过命运的村婆婆,才会把节衣缩食省下的一点零花,用来乞求神灵的庇佑。

时光荏苒,仿佛在一夜间,一提起永春香,一说起永春香,甚至一想起永春香,沁人心扉的香气就在鼻息间、空气里蔓延。有太多的新闻,太多的宣传,共同成就了香气缭绕的达埔。著名诗人余光中甚至感慨道:一缕香万里,跨海来拜香。

达埔闻名遐迩了,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就雨后春笋般涌现出许许多多的万元户、十万元户甚至百万富翁。但这带给我的不是无限的荣耀,而是五味杂陈的心酸。

老家在达埔,却似乎和香无缘。时至今日,我是多么清晰的记得,春秋开学两季,为了凑齐我们的学费,一向刚强的父亲不得已低下头,借遍了村里的富裕人家。那些因为制作永春香而富足的乡邻们,甚至因此嘲笑父亲的不合时宜,把贼大的三个孩子放在学校里“养尊处优”。要知道,只要父亲毅然中断我们的学业,把我们送进制香厂去,不出三年五载,我们的日子肯定也会马上滋润起来,但父亲丝毫不为所动!有多少次,我们兄弟甚至自己提出要辍学制香的要求,父亲坚决不答应。

就这样,我们的日子过得比谁都艰难。在一个个制香暴发户善意的嘲笑而或恶毒的讥讽中,父亲咬紧牙关带领我们顽强抗争,在那极为艰难的历程中,我们兄弟在流泪中成长成熟起来,先后考上大学。

就是在为我们赚取学费的没日没夜加班中,父亲因为一场工伤事故付出了生命的沉痛代价……痛彻心肺的我,也只能在无奈中,时常借一缕清香,祭奠父亲高贵的灵魂,慰籍自己卑微的思念。

痛定思痛。其实父亲的精神何曾不是另一种清新幽雅的香魂呢?尽管历尽艰辛却始终执著的固守着自己的理想和追求。只是那香魂,却成为我心头永远的痛。

所以对香,甚至对乡,年少的我更多的时候宁愿选择敬而远之,以至于知之不多,关注更少。

如今许是人到中年,缅根怀祖之心日渐滋长,我居然一次次回到了自己那早已人去楼空的老屋,和乡亲们闻香话家常,总能给予我别样的促动和震撼。

永春香制作工艺是明清时期从泉州移居达埔的阿拉伯后裔蒲氏家族的传家宝。

不只一次,我走进了阿拉伯后裔的家,听蒲氏长者细数家珍:永春香,发乎于明清,曲折蔓延三百多年,发展于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八十年代初,闻名于当今。纵观其发展的历程,她不仅记录着达埔人的兼容并蓄,也是中外文化水乳交融的历史见证。它千年不断升腾的烟雾是千百年前先民纵横海上的智慧和胆魄。

今日达埔,已有300多家永春香生产企业,产品畅销东南亚各国,永春香也成为国家地理标志保护产品。

不仅仅在达埔,在永春,崛起了中国香城,原本以为一辈子也走不出大山的乡亲们,用几年的时间就走向了全国,走向了世界,在厦门、在扬州、在苏州……,一家家由达埔人创办的永春香企业如同雨后春笋般竞相崛起;在港澳台、在东南亚、甚至于更为遥远的西半球,你都能看到那印记着达埔制造的永春香。世世代代和大山相伴的乡邻们,点燃百亿元产业集群的梦想,操着浓厚的乡音,在翻译的帮助下,与各种肤色、不同语言的人们做生意打交道,一通电话不仅可以成就一桩成百上千万的生意,还把达埔、把永春的名字传播给世界,让世界知道了永春、达埔这样原本在地图上并不显山露水的地方。

这样的过程曲折而艰难,这样的过程豪迈而悲壮。

毋庸置疑,是盛世造就了永春香的辉煌。永春香,其实也见证着中华民族生生不息的民族精神和中华儿女百折不饶的奋斗历史。那香,其实是一种追求,一种支持,一种鼓舞,一种凝聚,一种力量。

守望永春香就是守望我们的精神家园!

由此我想,那一抹香,其实就是胜不骄败不馁永不服输堂堂正正的民族魂!她在每个人的心中永恒存在永远芬芳!

永春香,香永春!
 
 
  家 长 里 短

有一个故事百感交集,尤其是在我亦为人父之后。

故事说的是:多少年前,一位母亲带着自己四岁的儿走在一个桥上,儿一个不留心掉进了河里,母亲啥也没想就跳进了水里,拼命的用双手把儿子高高托起,好在这时有人路过,把母子救起,当得知母亲不识水性时,路人不由得说道:“你不会游泳还敢下去,不想活了!”母亲只是紧紧地搂着自己的儿,笑着……。多少年后,儿子长大了,和年迈的母亲又走在这座桥上,母亲一个闪失,不幸掉进了水里,儿子着急的拿起一根长扁担,对着母亲大喊:“妈妈,妈妈,快抓住它!快抓住它!”可怜的母亲年迈体衰,没有来得及抓住扁担就被水给冲走了,第二天,人们在下游找到了母亲……。人们感叹的说这真是母爱儿长江水,儿爱母扁担长啊。

每次读来,潸然泪下。

都说为人子女者,只有在为人父母之后,方知养儿的艰辛,方晓得孝敬自己的父母。可是,我的父亲却因为要供养我们兄弟三读书操劳过度早已离开了我,子欲养而亲不待,那痛,无药可医。然,某日还乡,一长者居然羡慕的对我说:不必伤感,我的子女要是能像你们兄弟这么出息,我像你父亲一样早早死去也是心满意足的。

刹那泪奔,原来天下父母大爱如出一辙,只要儿女成材出息,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包括生命。

可是子女对待父母呢?

年前,一个族亲走了。平时疏于返乡的我问起是什么病,母亲淡然说:“没什么病,老了呗,八十六了,还能不死,那不成精了?”

母亲这些年对生老病死似乎看得越发淡了。都说七十古来稀,现在其实早已不稀了,但看多了俗世生死的母亲心里却越发的清楚,长寿未必是福。每次母亲身体不适,我们慌张寻医问药的时候,母亲总是淡定的制止:能跑能跳能开心的活几年是几年。母亲没上过几年学,大道理说不来,言外之意我却听得懂,那就是不要用药物来延长没有质量的生命。母亲的话,让我心里揪得紧紧的。

盛世多高寿。我的族亲里就有五个老人年过九十,大都已鳏寡独居了20来年。

某次回乡去探望一位近百高龄的老婶婆。颓败的老宅,斑驳的油漆,阴沉的屋子里凄清得没有半丝人气。粗布素服、行动蹒跚的老人告诉我,三个儿子每人每月给她五十块生活费,连同政府发放的百来块养老金,老人一日三餐,粗茶淡饭,勉强度日,遇有头疼脑热,用的是几毛钱一包的头痛片。原来她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被遗忘了!尤其是在去年,老人年逾古稀的大儿子车祸去世之后,活着对老人来说就是一种屈辱了,她的儿媳妇们经常指着她叫骂着:老不死,儿先死!“我怎么还不死呢?”老婶婆枯槁的手紧紧的抓住我哀声问道,那一刻,我无言以对。就是这个倔强而坚强的老人,在丈夫去世之后,含辛茹苦几十年,把一群子女拉扯成人,自己却在孤独中老死去。

发小阿国的祖母也是耄耋之年。阿国的母亲曾是村妇女主任,算是知书达理的人。平时对婆婆还算不错,那天因为气候多变,关节疼痛,阿国的祖母不免腰酸腿疼唉声叹气。阿国母亲听了就怒火中烧道:“你在小二小三家里倒是精神抖擞,还能做饭扫地,怎么偏在我家里就不舒服了?旁人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虐待你。”老人当即老泪纵横闭口不言。其实,人到老年,哪个不腰酸腿疼啊!

聊及此事。向来不随便表露自己思想的母亲感叹道:“阿国祖母连叹气的自由都没有了,之前逢年过节给她送点吃的都要藏着掖着,儿媳妇们看见了是要骂的,我们不孝顺老人吗?要你们给点心吃?哎,人老了都没用了,自由都掌握在儿女手中——想干什么都要经过子女同意。就像我,你们兄弟三倒是孝,但孝易顺难啊,比如我想在你们哪家呆着都不是,呆在这家操心那家,现在倒还好,能自理,还能帮衬着做些家务,有一天我需要你们伺候了怎么办?”母亲茫然而失落,我心里一紧,是啊, 孝易顺难,母亲从来不敢奢望自己想要的生活,追求自己的幸福,从夫从子,这是多少母亲的一生。

前年去年,爱人的祖父母以百岁高寿先后走了。岳父母兄弟妯娌对老人的孝顺在村里有口皆碑。祖母中风卧病在床10余年,后来祖父也病倒在床,单是护工就换了10来个,找不到合心意的啊!老公婆整日躺在床上唉声叹气,说是不能走动活着和死了有什么两样。在他们眼里,子女不是花甲老人,只是自己的孩子,孩子照顾父母是天经地义的,因而怎样的保姆也难称心合意。

10余年的端茶送药,喂饭洗澡,岳父母可谓无微不至。然而,闲言风语仍然四起:那么老了,该走了,不要照顾好老的,累死年轻的。尤其是祖父到了生命的最后两年,温顺的性情大变,愈发的挑剔刻薄,岳母每晚需起床侍奉20来次,稍有不适就大发脾气。岳母因此积劳成疾引发肺炎前往福州住院治疗。期间,不少相邻纷纷劝说岳父,不要再给祖父用药了……,那一刻,我看到精明至死的祖父,蒙着被子一言不发。

后来,岳母说起这些事,叹息一声,她说,我照顾你们祖父母十余年,虽说任劳无怨,孝心是尽到了,但是顺,哪里这么容易?老人像小孩,你煮粥他要吃饭,你煮饭,他又想吃面,言语难免顶撞,孝顺不易啊!说真的,我有时候在想,照顾祖父母就是照顾你们的面子,你们一个个在外忙工作顾不上,我是怕你们担上不孝的骂名啊!

岳母一席话说得我们戚戚然。

前几日,太婆家的老舅垂危,把粪便拉了一床。照看他的傻儿子抱怨:“阿爸你这个老疯癫,和我说一声抱你上茅房啊。”老舅默不作声,临了留下的遗言竟是:“还好你是个傻儿子,以后没有子女呛。”

由此我想起自己的祖父。祖父是在八十二岁那年秋天走的。那年春天,祖父因为白内障和长期嗜酒导致器官严重老化开始卧床。父亲早逝,我们兄弟又因为工作关系客居各地,祖父母和婶婶一家生活,祖父母原本居住在三楼。夏日某个周末回家探望,婶婶和我商量:把祖父移到一楼的房间去住。问及原因,说是便于出入。我因觉楼下房间春季潮湿冬季酷寒而断然拒绝。未了,当着祖父母的面,婶婶居然讪笑唠叨着:不用这么命苦吧?还要照顾到明年?

一语成谶。那年秋天的一个深夜,祖父在我的声声呼唤中悄然离去。那一刻,忆及婶婶所言,肝肠寸断。

母亲常说,做父母的培养孩子,那个不是尽心竭力?到哪天父母不行了,哪家做子女的能侍奉上三年五载?

老舅公曾是一村之长,村民尊崇,子女事业又有成,可谓活得风光。然辞世之前,病危的十来天里,五房儿媳每人一天轮流照看得怨声载道。他身故后,我们去奔丧,泪未流,只听见子孙和邻居们都在窃窃私语:“福寿双全,走了好,再不走,谁能吃得消啊。”

先贤有言:富则多事,寿则多辱。

   字字金玉。励志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