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爱的角落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心听散文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想念那片小树林(外两篇)
来源:未知 作者:周紫红 点击: 2015-06-29 16:58
至今依然怀念着那片小小的相思树林,依然怀念着那片可以承载我童年的梦想,给我带来无限乐趣的相思树林。

记得父亲当年工作单位的宿舍楼后有片宽阔的旷地,在那片旷地的边角处有十多株姿态婆娑的小树,它们三三两两地站着,在微风中摇曳着纤弱的手臂,在清晨的迷蒙雾气中,在傍晚的夕阳余晖中,站成了一道绝美的风景。
记得初次发现这片小树林时,便对它们产生了极其浓厚的兴趣,心中一直猜想着:这到底是什么树?后来,按捺不住强烈的好奇心,向来就喜欢花草树木的我,便颇费周折地绕过一大段路,并颇费劲地走过一条曲曲弯弯、杂草丛生的小土路,才和它们来了个近距离接触。当我疾步走到那片旷地,站在树前,细细端详一番,才发现原来它们是相思树。心里真是又惊又喜,觉得像千里之外遇到了故友。

是的,是故友,虽然原来我只在诗里读过,在书中看过,但我对它们熟稔至极,心中早把它们当成了我的朋友,而现在,我亲眼看到了它们,应算是旧友重逢了吧?

我不知道相思树之名的由来,但我一直坚信它一定有着一段美丽动人的传说,有着一个凄婉哀伤的爱情故事。女作家张晓风看到相思树时被这美丽的树名给惊呆了,当得知这种相思树可以烧成上好的木炭时,她的脑中闪现了一句美丽的诗句:“化作焦炭也相思!”我一直觉得这句诗实在美绝奇绝——只是,这个爱情故事呢?它是怎样的轰轰烈烈或是怎样的缠缠绵绵?壮美娇艳如杜鹃花,冰清玉洁如水仙花,它们都有着美丽动人的故事传说,而美丽的相思树呢,我却至今还不知道有关它的故事传说,想来确实是一大憾事!

记得那些相思树,树干大多只有手臂那么粗,最粗的一棵也只有碗口那么粗,树皮是淡淡的黑褐色,长得不算稠密,枝条纤细稀疏,叶子倒是长得细细密密的,填补了枝条所有缝隙的空白,覆盖了一片可爱的绿荫。相思树叶窄窄小小,跟“红千层”的叶子大小差不多,但叶片更绿,是泛着光泽的墨绿,是浓得化不开的深绿,这绿浓稠滞重,即使在深冬也不褪减一分绿意。

正是暮春时节,大多数花草已经退出了春天的舞台,繁花凋零,红紫狼藉,它们开始经营着另一番伟大事业——结果。而此时,却是相思树粉墨登场的时候。不知道哪一夜的春风忽然吹出了满枝满树的小黄花。这些或成串或零星的小花,黄灿灿的、毛茸茸的点缀在繁密的绿叶间,似顽皮的孩童,似羞涩的少女,总让人引起心中无限的爱怜。

这些相思树,不像柳树长枝披拂,吟风弄月,摇曳多姿,在和煦的春风中不停息地飘洒着惹人愁丝的白蒙蒙的飞絮;也不像木棉树铁骨铮铮,铜枝铁干,树身傲然挺拔,红硕的花朵热烈显眼地缀在枝头最高处,浑身发射着一种火辣辣的美;它也不像白杨树那么挺秀,有种超凡脱俗之美;它也不像桃树花开时满树繁花照眼,那么娇媚动人;它也不像梅树那样有着道骨仙风的风姿,花开时满眼璀璨,清香弥漫……但它们在我眼中仍然有种别样的美。这种美朴实,简约,端庄,还有几分雅致。

这世上有不少花都是远观近看俱佳,各有各的美;可也有的花却是只宜远观,不可近看——如紫薇花,花儿盛开时,远看一片云蒸霞蔚,蔚为壮观,美得让人倍觉惊心动魄,可走近一看,却让人觉得索然寡味,兴致大减;而这种相思树的花,却只宜近看,不宜远观。远观时零星的小黄花杂以墨绿的细叶,说实话,毫无美感可言。近看却得以细看其花虽小,却小巧可爱,花儿毛茸茸的,就像一个个别致可爱的小黄茸球,就像这世上有种女人,她不像其他女子那样有着花容月貌,无论远观近看都是那么美丽动人的天生尤物,也不像有的女子浓妆艳抹,远看有种大剌剌的美,但走近一看,却倍觉脂粉油腻,俗艳不堪;相思树只是那种平凡女子,平凡得立于山野荒坡,也无人会特别留意,但只要你走近她,细心品读,揣摩,感悟,却可以咂摸出那种不事张扬,不标新立异,不璀璨夺目的素朴端庄的美来。

相思树的树干没有白杨树那么挺拔光滑,枝条没有柳树那么风情万种,叶片不像枫树那么美艳可赏,但朴实的相思树却依然自信地站在蓝天下,看日出云海,月坠西山,听鸟鸣春山,雨敲蕉叶,踏踏实实地过好每一天。在美丽的春天,它也自信地吐绽出蓄积已久的梦想,以团团簇簇的小黄绒花诉说它心中的美丽愿望。花朵不像桃花娇媚可人,不像玉兰那么洁白如雪,不像牡丹那么雍容华贵,不像桂花那么芬芳远播,但那细细碎碎的小绒花却小巧可爱,让人读出了平凡女人心中那份藏不住的美丽愿望和美丽情怀。——美丽地绽放是每一棵花草树木的愿望,美丽地绽放也是世间每一个女子的心愿。尽管,相思树的花是那么平凡无奇,但每一个花季它都那么执着而热烈地绽放出一簇簇的小绒花,它们不自卑、不怨艾,它们开得坦然而自信,那每一朵花都显得那么不亢不卑,从容而谦和,像极了那一个个平凡普通却执着自信的女子。它们努力地开出一朵又一朵毫不起眼的小花,就犹如这些女子在自己的人生画布上认真而尽责地涂抹上一笔一划,这每一笔每一划都是她们在自己的梦想天空中挥洒出的美丽情怀。这样的女子,你必须走近她,才读得透那其中的韵味。

都说独木不成林。那么,这十多株相思树马马虎虎也算一个林吧。这小林子远离人群和房屋,很清净,绝对是个做白日梦的好去处。所以,我心中把它暗称“梦林”。

记得那时,青春年少的我喜欢独自一人在黄昏亦或清晨,有时是中午,到那片相思树林走走,站站,坐坐,有时也随手捎带一本书,在相思树的绿荫下神游书海。这片小树林因为不是在荒山旷野,所以自然觉得安全,心情放松;又因这片小树林人迹罕至,所以幽闲静谧,这里确实是一个放飞心灵,放飞梦想,遨游浩瀚书海的好去处。

如果是清晨,相思树林就愈显幽静。树下青草萋萋,亮晶晶的露珠还在做着昨夜的梦,让我来时每次都蹑手蹑脚,惟恐扰其清梦。站在树下,刚刚抬头远眺山头那轮初升的红彤彤的太阳怎样轻松地跃上山尖,便有一滴、两滴的露珠因为一缕清风轻轻拂过枝头,便从相思树的叶片上轻轻悄悄地滴落,有时滴落在脸上,有时滴落在脖颈,惹得我忍不住随手摇晃几下树干,于是,便有满树的露珠如同下雨般淅淅沥沥滴落,而我的脸上、头上也都落满了沁凉的露珠。我常常戏称这是“人工降雨”。

清晨的相思树林,没有鸟啼,没有虫鸣,清幽而宁静。清爽的空气弥漫着淡淡的青草气息。倘是春天的时候,有时还会飘来芬芳的橘子花香——那是山中的柑橘园飘来的清香,有时,还混有苦楝花的清雅淡然、微带苦味的香气——那是不远处的苦楝树开花了。走进相思树林中,便仿若是进入了圣境,心胸开阔得像莽莽草原,又澄澈得像澄清明净的一泓秋水。于是心中便想:这可是个“修炼”的好地方啊!只可惜我并非禅师。不过,有时来了兴致,我也真的就在草地上盘膝而坐,双手放在膝上,微微闭目,调整呼吸,无所思无所想。虽非参禅,但却心无杂念,心情坦然平静,心境清清朗朗。佛家说:心无挂碍,便无有恐怖;心无挂碍,便可远离颠倒是非。这样想来,便觉得整日为一些琐碎繁杂的小事动怒、牵扰、烦忧,实在太不值得了。清晨的小树林犹如一块明矾,可以澄清浑浊的心湖。偶尔,日出后,会有一两只鸟雀从不远处的山间飞来在相思树枝间啁啾,但人一近,它们便警惕地拍打着翅膀扑棱棱地飞走,过了一会儿又再飞来,站在最高的那根树枝上,转着小脑袋善意地盯着你。只有日间无人时,鸟雀才多了起来,站在枝头唧唧喳喳地商量着什么,然后又飞走。因为这些相思树年岁都不大吧?它们长得既不高大,也不枝繁叶茂,也因为它们长得矮小又枝叶稀疏,所以,几乎没有鸟雀愿意在它们上面作窝——弱小的鸟儿需要一个能够给它们带来安全感的家啊!我不知道没有鸟儿作窝的相思树是否寂寞,只是觉得没有鸟儿的聒噪也许多了几分静谧却也多了几分冷清。所以,偶尔飞来的鸟儿是相思树的稀客,贵客,每次看到它们飞来,我总是屏住呼吸,静静地站着,尽量不去打扰这些尊贵的客人。

黄昏时,走进相思树林,心情就放松得有如一片翩然而飞的云朵。随便走走,看看,都是一份难得的轻松,难得的享受。有时,我会边走边用张开的手掌去量树身有多粗,看看它们是不是又长大了一圈;有时,则傍着树身静静地观望夕阳西下的壮美,看天边那片燃烧的红云怎样慢慢消散脸上的红晕,感受日间的嘈杂又渐渐又回归于平静。有时,坐在林间的石凳上,惬意地感受微风吹拂的清凉,看着天边偶然飘过的白云被风儿调皮的双手撕成薄片,渐渐又消散于天空中,心中便会慨然感叹这世间万物的缘起缘灭是如何的迅疾。到了天色渐渐变暗,便有晚归的小鸟扑棱棱地飞入不远处那几株高大粗壮、绿叶繁密的苦楝树,它们大多是喜鹊和老鸹,麻雀一般不作窝,都是躲在墙洞里,至于鹧鸪和“长尾山姑娘”(闽南一带对一种有着橘红色的喙、长尾巴的鸟的俗称,我不知道它的学名)一般住在山间密林深处,白天可以看到它们在围墙的墙头上和茂密的女贞树上停栖,鸣叫,到了晚上,便飞回山间。只有这些相思树林,到了夜间,便只剩下声声虫鸣,便只能伴着月亮和星星。

夏日的中午,清越的蝉鸣几乎停栖在每棵树上。那几株高大的苦楝树蝉声尤其高昂——也许是“居高声自远”的缘故?这片相思树林在夏日倒也不会寂寞,不知有多少蝉儿悄悄栖在枝稍间,响亮的蝉鸣声一阵一阵地不停地从那稀疏的枝叶间传扬出来。常常是人已经走到了树下,蝉儿也不害怕,依然在大声地鸣唱着夏天的赞歌,爱情的赞歌。有时一不小心碰撞到了相思树的树干,这夏日的伟大“歌唱家”才“滴——”的一声长鸣,很快地“噗”地张开翅膀飞走,不知停在了哪棵树上,哪个枝头,许是惊魂未定,久久都没听到它的歌声。有时,不幸的蝉儿那高亢的鸣叫声也引来了杀身之祸——现在孩子多不捕蝉作乐了,他们有更好玩的游戏,他们不屑于这种在他们看来索然寡味的游戏,这杀手是跟它们一样有着翅膀的鸟儿——它们是真正的“空中杀手”,躲避不及的蝉儿往往成了那尖锐的嘴喙下的冤魂。常常可以听见空中一声长长的蝉的哀鸣,等我闻声抬头看时,一只鸟儿拍着翅膀从头顶掠过,我就知道,又有一个“夏日歌唱家”殒命于鸟腹。不知道该不该咒骂那只鸟儿,这大自然弱肉强食,适者生存,我有什么理由责骂它呢?只是替那蝉儿叫屈——在黑暗的地下,它们已经艰难地度过了一千多个日子,历经成长的种种艰辛,现在,它们总算换来了几个月的光明生活,然而,就在它们尽情歌唱光明的时候,这歌声却引来了杀身之祸!这,算蝉儿乐极生悲的一出戏吗?倒是相思树因为低矮,所以像能够捕食蝉儿的喜鹊、老鸹等体形较大的鸟儿便很少在相思树上面光顾栖息,相思树上的蝉儿也便幸运地逃过了一场又一场的劫难。

因为当年父亲单位的围墙破损,有的地段甚至没有围墙,所以,有时便有外面的农民牵了黄牛进来放养。幸运的话,可以看到相思树边上的那株高大的苦楝树下有头老黄牛慢吞吞地吃草,黄昏时便卧在青青的草地上悠闲自得地反刍,尾巴不时轻轻扬起,拍打着,赶着那恼人的牛虻和蚊蝇。我便会回想起小时候在乡下,心中满是羡慕地看着乡间的小孩骑着黄牛一路嬉闹着的情景,还想起了朱自清文中所写的“牛背上牧童的短笛,这时也成天嘹亮地响着”的那段文字——如果旧日能够重来,我愿意当个小小牧童,拿着短笛,哪怕只是一支小小的柳笛,快活地坐在黄牛的背上,一路吹响快乐的童谣。看着那头老黄牛优哉游哉地反刍青草,我的思绪便优游到从前的童年时光,美好的旧日时光。这让觉得自己也是一头老牛,在时间的大树下静静地反刍着旧日的美好时光。

倘是夏秋之季的傍晚,那片小相思树林中便会传来热闹的虫鸣声,除了悦耳的蝉鸣,还可听到小昆虫的吟唱——大肚子蝈蝈叫着单调的“嘟嘟”声,跳跃敏捷、身量苗条的蟋蟀则是叫着动听的“咭哩”声,纺织娘(闽南一带俗称“灶鸡”)叫的是细弱清脆的“唧唧”声,童心大发时,我也会走到小树林中,轻轻地拨开茂密的草丛,寻找那欢鸣的蟋蟀。有时听着那热闹的夏日音乐会,我会悄悄猜想着这蟋蟀是不是诗人诗中写的那一只,那只纺织娘是不是在《诗经》里唱过的那只,然后,我期待着它在我晚上睡觉时能够给我奏上一段催眠曲,伴我入甜美梦乡。

尽管这片相思树林很小,小到称它为林自己都觉得有些牵强,它也没有什么奇花异草或珍奇异兽,更没有什么传奇典故或趣闻野史,但它却实实在在陪我度过了许多美好时光。而在这美好的享受中,在美丽的幻想中,日子也一页一页地翻过去了,我的心灵越来越富足,思想也一天天成熟起来。

再后来,我们全家搬离了这里,到了新家。那片相思树林也便远离了我们的生活,甚至,后来竟然渐渐被我淡忘于生活的奔波劳碌中。紧张繁忙的工作之余,我,几乎没再想到这片已经被我遗忘的小树林——这片曾经被我称作“梦林”的相思树林。在离开那片相思树林多年后的今天,因为周末爬山时在山间偶然遇见了一棵相思树,我思绪的闸门便轻易地打开,回忆的洪流奔涌着倾泻而出,被湮没已久的前尘往事便一幕幕显现在心灵的底片,我才发现,这片小树林其实业已根植于我的心中,我,从来就没忘记过它!
 
 
 
 
晴天、雨天都是有情的日子
            

喜欢春天久雨后的晴天。

那张于天地间的厚重的灰色布幔,陡然被春阳那柔而不利的剑端挑开,于是,春天固有的万紫千红和勃勃生机,便如舞台上布幕拉开后那精彩的亮相招式一样令人振奋不已,耳目为之一新。

而有如等待魔术师揭开白布的那种等待晴天的心情,在久久焦灼不安、紧张好奇的等待之后,却因那几乎能击晕人的美的突然出现而兴奋得几乎快喜疯了!

于是,也便突然恐惧、担忧起来,怕这美转瞬即逝,以致眼睛久久不敢挪开。希望把天空的晴蓝,云朵的柔白,春草的鲜绿,百花的绚烂,溪水的澄澈全都装在心里。因为就是这美永不消逝,而我也会有老的一天啊,我怕那时老眼昏花的,再也享受不了这份惊人的美。

于是,我也格外珍惜这种缘。感谢苍天如此慷慨,既赐我明亮的双眸,赐我敏锐的听觉,还赐我一颗敏感温柔的心。当然,也应感谢上苍慷慨地赐我这样的好日子。

夏季的晴天是响晴的,火爆、热烈,有种咄咄逼人的气势,常常会令我心里很不舒服。泼辣、刁蛮的女子总是让人惧怕又反感。炎炎夏日时节,又碰上个响晴的天气,着实让我招架不住,以至心生恐惧。我从没担心会被大雨淋透了,淹没了,却时时担忧被夏日艳阳烤焦了,成了一具天然木乃伊。

夏日的太阳,只有在晨昏时才充分显露它可爱的一面。

只有夏天的朝阳,才会使“映日荷花别样红”,也只有夏天的夕阳,才会有“斜阳照墟落,穷巷牛羊归”的田园情趣。我爱夏天的太阳在早晨时的娇媚可爱和在傍晚时的端庄温柔。但我不喜欢她在中午时分的那种飞扬跋扈、泼辣逼人的气焰。

春日太阳的可爱似乎是因为她挑开了厚重的冰盔雪甲,并孵出了一个姹紫嫣红的春天的。春天里,有太阳,才有那“日出江花红胜火”的赞美;有太阳,才有“万紫千红总是春”的惊叹。那七色阳光有层次有轻重地逐一涂抹万物,所以世界才多姿多彩,异彩纷呈。因而,说太阳是丹青高手亦不为过。

冬季的晴天可与春季的晴天相媲美,且更富有人情味。想在凄风冷雨、阴风怒号的冬天(北方则是冰天雪地)而能有一轮喷薄而出的娇阳,真无异是上苍对人类的赐福。即使晴天的时候并不多,但每个晴天,那轮红日便给苍白的冬季盖上了一个又一个永不褪色的印戳,即使在阴雨天,这印戳也能折射出暖人的鲜红光泽,而这印戳也便成了我脑中那美丽的冬的印记。

在冬天,有太阳的日子都是好日子。一直渴切地怀念那一个个有太阳的冬日。小小阳台上,四周有花木的环护,此时,花木虽不枝叶葱茏,繁花似锦,但亦生气盎然。一人独坐在阳台上,心里骄傲得俨然是居于花木掩映的美丽城堡中的公主。然后,就在花木的护卫下,在阳光柔和亲切地沐浴中安然摊开一本书,看书上行行美丽的文字舞蹈成冬日的朵朵鲜花,心也渐渐富足起来,心灵花园里花儿次第开放……书看倦了,就看冬日的花木如何在清冷中孕育春天的生机。总愕然于那一株株花木为何都是一位神奇的魔术师:那一派万紫千红现在到底被它们藏在哪儿?

在寂然的冬日阳台上,三角梅却灿然了整个冬季。真让人不禁要敬佩这位冬季的勇士。莫非它与梅同宗——它名字中也有“梅”字啊,才具有这梅之傲骨呢?!

冬日的太阳温柔得像情人的眼神,温暖得如同母亲的手。温煦的阳光轻轻舔着我有点发麻的手指,竟让我以为这阳光也堪一握,也容一掬了,便不觉摊开双掌,企图抓住满掌的阳光,但阳光却轻轻易易地从我的指缝间泄漏——把阳光占为己有的私心多可笑啊!于是,我以虔诚的双手合掌叩谢上苍赐我这冬日的温情,而阳光又重新洒满我的双掌。原来,太阳是无私而博爱的,它公平地对待地球上的亿万生灵。

秋季的太阳,则是端庄又古朴的,恰到好处的成熟使它有种成熟之美。纵是秋晨初生的太阳,亦有新嫁娘脸上洋溢的喜气,它落落大方,还带有几分羞赧。它不像春阳还满含着稚嫩;亦不像夏阳已含蕴着凌人盛气;不过,它也不像冬阳,毕竟冬天的太阳又似乎太孱弱些了。我想秋季的太阳应是缓缓步向红地毯的新娘,那么稳重持成,又满怀喜悦,同时还有几许离愁。

秋季盛产之后,留下的是满目的萧条。人类掠夺了秋天的丰盛果实之后,却还慨叹秋天的萧索寂然,想到这,不禁使我忿忿然,真想振臂一呼,为秋天高呼其不平!

不过,满山的红枫渐渐填补了秋天盛产后的空白,使它仍然可以与春花相媲美,——诗人不是有 “霜叶红于二月花”的千古名句吗?那漫山遍野的殷红是太阳的血凝注而成的,每一片叶子都注满了太阳的殷殷深情。

而悠悠南山之下的菊花在秋日的夕阳斜照里又是怎样动人的一幅景致啊!多少只采菊的手同时也采下了名篇大作,让后世之人也品到了当年东篱边的幽幽菊香。那与菊比瘦的李清照正是面对着西下的夕阳,面对着满目繁花似锦、灿然绽放的菊花,纤纤素手把着一盏淡酒,轻启朱唇吟咏出那脍炙人口、流传千古的诗词的。因为是“黄昏后”,那幽雅、静谧的气氛才与观菊的陶然忘我的心境相协调。而当年,那落日的余晖里肯定也弥漫着浓浓的菊香。

许多人都固执地把太阳当作男性。其实,我真的不同意。在我的心目中,太阳是女性,四季里的太阳都蛮可爱的,它像一位感情丰富,性格多变的女子,讨人喜欢。——当然,偶尔,也会有让人生气的时候。但无论怎么说,太阳在我的心目中是一轮可爱的太阳。

说喜欢晴朗的日子,其实,我是既喜欢晴朗的白天,又喜欢晴朗的夜晚,甚至更爱晴朗的夜晚。

春夜有“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的壮观。

夏夜有“明月别枝惊鹊,清风半夜鸣蝉”的情趣。

秋夜有“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的奇思妙想与美丽遐思。

冬夜有梅树那“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的韵致。
   
美丽的月夜催生了多少美丽的诗句,而美丽的诗句又描绘了多少美丽的景观啊!且看:

 “明月出天山,苍茫云海间”描绘的是边塞的壮阔夜景。

 “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渲染出的是一种悠然的禅境。

 “梨花院落溶溶月”描画的是春夜的恬然幽静。

 “星垂平原阔,月涌大江流”展现的是大自然的壮观。

“满船空载月明归”表现的是一种潇洒达然。

“马蹄催趁月明归”展示的是一种豪情放旷。

晴朗的夜晚似乎都是由月亮主宰着。

而月亮,又是人类情感的引发者。

因为满床满地的皎洁月光好象是故乡此时节的秋霜,所以诗人才“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月亮,本无故乡、他乡之分,而诗人偏说“月是故乡明”,固执地认为故乡的月亮更大更圆更亮。

 “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是诗人的美好祝愿和希望,但它毕竟常有“十分好月,不照人圆”的遗憾,所以在美丽的月夜,我们祝愿有情人可以“天涯共此时”。

而有时,月亮更像一个受气包,出气筒似的。诗人无理得可以怪“山月不知心里事”,可以因为情人的离去,而对无辜的明月耍性子,赌气地“任他明月下西楼”。

诗人甚至还会异想天开地把月光切割开,精确到“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

因为月亮是忠诚的使者,所以诗人才敢把思念相托付:我寄愁心与明月,随君直到夜廊西。

因为“月有阴晴圆缺”,所以才使恋爱中的女孩子善变多愁的心情有所发泄,一会儿“恨君不似江楼月,南北东西,南北东西,只有相随无别离”;一会儿又“恨君却似江楼月,暂满还亏,暂满还亏,待到团圆是几时”。

因为“情人怨遥月,竟夕起相思”,所以江南岸边的人频频“举头望明月”,询问到:“明月何时照我还?”

明月又是禅心的标举。寒山高僧曾说:“圆满光华不磨镜,挂在青天是我心。”是啊,我多么希望我们每个人也都拥有这样的一轮明月,以朗朗的清辉荡涤我们蒙尘的心灵,为我们的灵魂做一次洗礼。
  
雨天总让我安然、闲适。——当然,有时也会有几分慵懒,譬如,本应涤洗的衣服、床单、被套因为阴雨天便有了再好不过的借口了:“阴雨绵绵,洗好了几时才会干,别发霉发臭了!”于是,便可以心安理得地把一些杂七杂八的事撂在一边,坐在阳台上悠然欣赏这“烟雨蒙蒙”的奇景。

我是真的喜欢雨天。

夜晚可以听雨,白天则可以观雨、淋雨。

夜的那种漆黑,很有凝固滞重的感觉。而雨声便释开了这份凝重,让心儿舒缓、安适起来。特别在夏夜,因为雨声,竟平添了几丝凉爽,而潮湿的夜色常让我不禁会联想到乌黑而富有光泽的仙草冻。燠热的夏天里能喝上一碗冰凉清甜的仙草冻,能使一切暑气尽消立散。

现代生活中已没有青石板路,甚至连带瓦的平屋亦少见了,所以也便享受不到雨滴敲打青石板,敲打瓦片的清响。

记得儿时住在平房,夜里躺在床上听屋顶上或急或缓,或轻或重的雨声,感觉上竟误以为那乌黑的瓦片是一排排紧挨着的黑键,而夜雨则是千万只灵巧的手指(哦,传说中可只有观音才有千只手的呀)在黑键上敲奏出一支动听的小夜曲,于是,伴着雨声,伴着美丽的遐想,我恬然入睡。

古人那“芭蕉夜雨”的韵致现在亦或成为一种奢侈了。而我也仅能靠想象去体会“巴山夜雨涨秋池”的美丽情愫,让自己也被浸溺于满池的秋水中,并渐化为水,企图满腔柔情能被那人感知,并在这似水柔情中溺没。
白天就观雨。

我喜欢雨天那种弥漫于天地间的、浓淡皆宜的灰白色调。在所有颜色中,仿佛灰白色是最调和的色彩。而以灰色雨幔为背景,似乎什么景物都可以因此而漂亮生动起来。心在这种温柔的灰白色中也不温不火起来,轻松得仿佛可以像那只剪雨的春燕翩然掠过洪荒千古。

若是毛毛雨,就喜欢出去走走,感受雨的温柔与缠绵。想象自己也是一朵花,需要雨露的润泽,渐渐地,心也饱满丰润得如同一茎出水欲绽的莲花。倘有柔柔夏日和风,我真要迎风而立,举袂飘香了。

而我更喜欢的却是那种急雨。——小雨有它缠绵的柔情,大雨有它浇泼的痛快。雨打芭蕉倘无急雨,岂有这种韵律与情致?倘有疾风助阵,倾泻而下的急雨更富有动感。学校附近有几间平屋,雨天时,我喜欢在阳台上看急雨打在黑色的瓦片上,雨水因为反溅,便形成一片迷蒙的雨烟,而疾风推送,那雨烟也如波涛一样一波一波地前移。我常常因而看得入迷。而烟雨朦胧,如纱般地飘逸,如雪般的洁白,与屋上瓦片的那份凝重的润黑相互映衬,又是何等动人的色调?!何等迷人的奇景?!

其实,无论晴天,还是雨天,都是有情的日子,都是好日子。最怕的是那种不晴不雨的天气,讨厌老天爷那种优柔寡断,它让你的心紧张又不安:也不知是出门的好,或是不出门的好;出门了又不知该带伞的好,还是不该带伞的好;而即使不出门,也总会因老天爷绷着一张不阴不阳的脸而觉得郁闷不堪。

 
    
 
你有一双纤纤玉手吗?

 
都说手是女人的第二张脸,可见在人们的心目当中——特别在男人的心目当中,手,是何其重要啊。可是,女人们,你们都有一双纤纤玉手吗?!

生活中见过许多女人的手,形状各异,手指或修长或粗短,手掌或肥厚或单薄,皮肤或细嫩或粗糙,但称得上“玉手”的,就是那种美丽的纤细的柔嫩的白皙的双手——比如电视广告上的那种手模的手,在生活中却几乎难觅踪迹,特别在已婚的女人中,甚至是连细嫩一点的素手都不常见到。我见到的大多是骨节粗大,皮肤粗糙的双手。

记得有次在休息室里喝茶,有个眼尖的女同事在端起茶杯之时忽然发现新大陆似的大呼:“嘿,你们大家看看,在座的男同志们手可比我们女的来得白嫩啊!”休息室里的男女同事纷纷低头看自己的双手,也看别人的双手,接着,大家开始对手的话题展开了空前激烈的讨论。我转头瞧见了刚才说话的女同事那双还可以看出曾经也是白嫩的手此时已是略显风霜略显憔悴,而就在此时,我低头无意中看见了她那双脚后跟已经皮肤开裂的双足,心里不禁涌起一阵无言的感伤。我慢慢地小口地喝着热茶,微笑着,没有说话。

没有女人不爱美,更不是买不起一瓶护手霜,就我那女同事的家庭经济条件,是足可以让她天天到美容店做手部护理的。只是,身为女人,在我们的传统观念和现实生活中,每日都逃不开家务活。那些热水,污垢,油渍,林林总总的洗涤剂,都会给女性的纤纤玉手带来严重的伤害和摧残。随着岁月的流逝,白嫩嫩的双手被磨砺成粗砂纸了。

当今的社会是不再允许女性肩不能挑、手不能提了,多少女性的双手要做的不仅仅是洗衣服,拖地板,整理房间,还可能要提重物搬煤气罐,至于煎炒烹煮,更是无所不能,于是,曾经的纤纤玉手,骨节变大了,皮肤变粗糙了,手变难看了。而做好自己单位里的一份工作,再忙活完家里数不清的家务,女人早就疲累不堪,匆匆洗洗睡下,睡前最多涂个脸霜就万事大吉了,哪里还顾得上去保养自己的双手呢?

那个结婚戒指是个套,套住了女人善良的心,约束了女人的梦想,还把女人圈入了一大堆永远也做不完的家务事。而男人们认为这是女人的本份!哪怕,他的女人有自己的一份工作,并不靠他来养活,但,他还是会理所当然地认为,女人有自己的一份工作是一回事,家务活同样是女人的本职工作,甚至还会有男人义正辞严地说,女人们,你们有啥意见?你们女的不是成天嚷嚷着男女平等吗?既然男女平等,我们男的做得了的事,你们当然也做得了!煤气用完了,自己换去,别叫我!至于洗衣做饭拖地板带孩子,难道这不是你们女人们的事儿吗?我们男人扫天下,你们女人扫一屋,这是社会分工不同!男人振振有辞。虽然,说这话的男人并没有扫天下的本事。

社会进步了,女人走出家门有自己的工作了,于是,现代的女性需要家庭工作一肩挑,家庭单位两头跑,而男的呢,肩上担子反而轻了,可脾气却大了,下班回来一进门,就优哉优哉地在沙发上坐下来,信手拿起遥控器,手指一动打开电视,嘴里呼喝着:“老婆,给我倒杯茶!”喝了一口茶,换了几个频道,觉得电视没啥看头,于是又呼喝道:“老婆,把今天的报纸拿来!”才翻了几页,不耐烦了,又朝在厨房中忙碌的妻子大叫:“老婆,什么时候开饭啊?都饿死了!”等妻子一身油烟味地把热气腾腾的饭菜端上来,才尝了一口,男人嘴里便叨叨着“这菜盐放多了”!又吃另一个菜,马上不满地埋怨道:“呀,这菜炒老了!”吃完饭,擦擦嘴巴,男人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继续看电视,一会儿关心国家大事忧国忧民悲天悯人,一会儿抨击时政评论社会百态,一会儿对球赛球员指点江山,好像他一上场,立马就可以扭转乾坤力挽狂澜大获全胜,等到他口如悬河地发表完自己的一番高论后,嘴巴还是闲不下来,他开始对还在忙碌地收拾碗筷拖洗地板的妻子埋怨饭菜做得不香地板拖得不干净,谈着谈着,估计看到了电视中哪个楚楚动人的又漂亮又性感的美女,男人话题一转,开始埋怨着家里的黄脸婆脸越来越黄皱纹越来越多,埋怨着家里的黄脸婆越来越丑越来越老,埋怨着家里的黄脸婆既不懂得保养又不懂得打扮。于是,曾经的眼中西施已然成东施。婚前的白玫瑰现在成了可厌的白饭粒,婚前的红玫瑰现在成了恶心的蚊子血。——张爱玲的白玫瑰与红玫瑰理论经久不衰,足以洞见一代才女的目光犀利和长远。

也是,就这么近距离地天天看着这屋中人,男人视觉严重产生疲劳,于是,便把眼睛频频转向窗外寻美,甚至跨步出门寻美,偶然路遇一美女擦肩而过,便立刻幻想着把偶然变必然,把路遇变艳遇,心想着,哪来的神仙妹妹下凡尘?长得竟是如此标致!我得赶快找个机会与这美人握握手——不是说,男人都是这样的,跟漂亮的女人握握手,跟深刻的女人谈谈心,跟成功的女人多交流,跟普通的女人过日子吗?现在,我就跟这个漂亮的女人握握手——顺便捏一下,嗬,果真是纤纤玉手啊!柔若无骨绵软生香呢!家里的那个黄脸婆手多粗糙啊,摸那手不只是左手握右手的感觉了,简直是摸到砂纸了!瞧,人家多会保养啊!哪像家中那个黄脸婆粗俗不堪!嘿,最好能够留下电话号码,改天约她喝杯咖啡和她谈谈心,看她气质不凡呢!假如这美人恰好还是富而多金的成功女士,我更应该找机会和她多交流了!看看能否提携我一把呢?……却终究是有贼心没贼胆,男人就这样浮想联翩着怅怅然地回到家中,他又看到了那张熟悉的蜡黄脸和那双熟悉的砂纸手,心中倍觉厌烦。

作为一名现代知识女性,女人当然知道如何保养双手,比如让双手好好泡泡热水好好按摩一番,然后再涂上护手霜,讲究一点的还可以涂抹上护手霜后用保鲜膜包上进行充分的滋润养护……可是,女人忙累了一天,已无精力顾及这些,她最想做的就是躺下好好休息早点睡。而男人一见此状,也就恼火地抱怨着:瞧这黄脸婆八成是性冷淡了,真是越来越没情调越来越没性趣了!于是,男人顺手打开电视或电脑,在家中,就看虚拟世界的美女吧,至少可以画饼充饥、望梅止渴啊!至于到了晚上,虽同床,已异梦。男人感慨着,做梦真好!做啥梦可都没犯法呀,尽可以大胆地做,白天没握到那神仙妹妹的手,现在尽可以把她拥入怀中!哈哈,做梦真好!真愿长在梦中不愿醒啊!男人发出了幸福的梦呓……

就这样,日子一天天过去,女人的双手——曾经的纤纤玉手就这么如花朵般凋谢枯萎了!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