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爱的角落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心听散文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与我一路向西,莫叹息
来源:未知 作者: 梁白瑜 点击: 2015-06-29 17:07
2010年六月,又一届学生走进了高考考场,而我当何去何从呢?是行拂乱其所为还是自乱阵脚?一团糟的工作、生活┅┅于是,与朋友们当起了背包客。6月11日,从福建出发,目标是传说中的河西走廊。

 
 一、西安行

又是汽车又是火车的,12日早晨,火车经过河南南阳,列车广播说诸葛亮曾躬耕于此、张衡等历史名人的故乡在此。我思索着到底是南阳造就伟人还是伟人造就南阳?虽说很难明确,但是我还是更愿意相信是南阳造就伟人。因为这样容易些儿。就有如火车上有个北京人所说的那样:人定胜天的想法是不对的;人胜不了天——但是“人定胜天”很有蛊惑力。每一场变革,每一个革命者都必定以此来激励战友,激发力量。我不也多年因此雄心而挣扎吗?如今,到底是那位看着太白的长安少年还是夜吹笛的陇上征夫亦或是双泪流的关西老将呢?既然我步履匆匆正赶往长安——同行有位先生说“长安”比“西安”厚重有味,看来依然渴望着是长安少年。可是早就过了少年时,到哪去寻那少年狂?

王维不是还说“苏武才为典属国,节旌落尽海西头”吗?比起苏武,有什么不能算了呢?

突然一阵惊恐,我发现自己接连写下了许多问句。而问意味着想有答案,想有答案意味着不死心。


                       西安碑林:独眼导游

终于,12日下午五点到达西安火车站。我们住的是16元一晚的四人学生公寓,住了五夜,后两晚,先生热得不行——是感冒发烧也是天气燥热。这个名为众馨的学生公寓,设备甚是简陋,但是住的都是些年轻人,多是些正在找工作的高校毕业生。其中一位山东客,他说他的理想就是拼命工作几年,攒一笔钱游历西藏,之后就回老家过安稳的日子。

13日,我们寻着去西安碑林,有幸遇到一个很好的导游。他是一位很年轻的独眼男子,穿着干净的白衬衫。他带的宾客可能是特别的大人物,碑林的领导常出现谦卑地打招呼,可是导游却始终不卑不亢,有礼貌地做着自己的事儿。我们毫不犹豫地贴上去,跟着人家走了一圈。他的解说细致入微、旁征博引,不是背词而是娓娓道来。一圈下来,收获很大震撼更大:越发觉得自己的浅薄与无知。浅薄与无知应该是人类的本能,也可能是人类最耻于承认的本能——因为一经承认必将不敢自以为是,不敢耀武扬威,不敢大言不惭,而这三者却是如此这般重要,它们构筑的是人类自处的基础。呵呵┅┅

                     
   兵马俑:没有叹息

14日游华清池和兵马俑。到华清池,才知道什么叫被骗。它很精致却假且小气:导游告诉你说东一个小坑是杨贵妃的洗澡池,西一个小坑是唐玄宗洗澡地儿;来到五间厅(地名),说是西安事变的原址,曾经的历史记忆雄浑壮阔地恢复着:帅气的张学良、威武的杨虎城、传说中猥琐的蒋介石、激昂的东北西北将士们。可是我们被告知的是墙上的一个小洞是当时枪战的弹孔,于是一切的恢弘都化作眼前的小孔孔,甚是大煞风景。可惜得很。

或许沉重的历史、改变历史轨迹的大事只能是记忆与想象中的事儿——可是无论怎样的事儿不都是由每一个细节构成吗?虚构与理想中的大而空的东西只能为假。

带着华清池的遗憾来到兵马俑。兵马俑,号称千人千面,是古时的雕塑工匠们(似乎没有雕塑家一说)以身家性命为代价的成果。没有模特、没有摹本,有的只是各自的想象力。一尊雕塑好,还得在脚板留下工匠的信息,如不尽如统治者的意,那么就咔嚓了。——耳畔不禁响起阵阵绝无叹息的咔嚓声,那是一个工匠对自己工作最后的洗礼,为什么还要叹息呢?

作为千年之后的游客,满肚子男盗女娼却故作轻松地倒欣赏着古人血的创造。我们惊叹着收获巨大,惊憾着古人的创造力、大气魄,我们却不得不叹息——或许身边还有一两个孩童吵着要可乐要冰淇淋要歇会儿——但愿古代的能工巧匠们在天无灵,否则失望不小,无奈更大。


                 西安城墙:道、儒、法

在第三天傍晚我们登上西安城墙,什么是帝王之都,什么是古人固若金汤的都城,就在脚下,就在眼前。几十米宽的城墙顶部是中国多少帝国将士们守卫这个国家心脏的战场,比顶部宽厚许多的底座是多少年来中国人安心的寄托。

遥望两百公里外的咸阳,它似乎寂寞些儿。当年秦孝公与商鞅初建咸阳城,我猜不出有多少攘括宇内的雄心,不过总有许多安居乐业的初衷。然而孝公英年早逝,商鞅旋即车裂而亡,留下的是法家的不朽功业和儒道的怅然叹惋。

法、儒、道三家,皆根深而叶盛,道主修身,儒主齐家,法主治国平天下。以孔孟之圣奔走呼号,仁义礼智终不及韩非之法,鲁灭而秦得天下;仁义礼智之过,儒学终非为治国平天下,其为齐家而已——视国与天下为家,可乎?淮南王刘安试图以《鸿烈》治国,终因武帝大业而显小气,其实哪里是《鸿烈》之过,是道家本不为治国而生,修身而已——无欲无为之身是极品,无欲无为之国,可乎?三者各有所主,各有所长,各有所短。道者,言无为无不为是为诡辩;儒者,言以德治国是为梦语;法者,言法理不外人情是为空谈。故,为道,修身自得;为儒,齐家天伦;为法,治国平天下。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何者为重?当修身——无身,无家无国无天下。如此,道为重?非也。家、国、天下已然存在,身岂可置之不理?是以人修道,去欲;家以儒,论礼;国、天下以法,无不公。

如今展现眼前的下宽上窄的菱形体是美妙的几何图形和游览胜地。夜幕降临之际,突然俩全副武装的犹如从兵马俑中逃出的士兵从我们眼前走过,——原来是贵宾到此,故有此一陪。我有点儿悲伤,我们在这城楼上游荡了许久也不见个人招呼一声——难怪武者总想成为武林盟主,文人总想状元及第。呵呵,放马南山的牧童就不会有此多余一念。到底是武林盟主、状元及第还是南山牧童幸福呢?可能是幸福者自幸福着。

在离开西安的前一天,受《大明宫词》的蛊惑,我们决定冒险去访大明宫遗址。走了近三小时,除见到一座正在修建的城门外,就只有一片废墟,一份苍凉了。不过自慰的力量是无穷的。心中有太平公主,脚下的路都变成了当年款款而过的太平公主走过的道儿,鼻中的呼吸也就成了曾经的她的悲伤叹息与怒喝哭泣。

我不懂历史是沉淀多些儿还是回忆多些儿,抑或是想象、杜撰更多些儿呢。

可这又有多重要呢?
 

              

二、敦煌行

                       路上:关于自杀
 
17日中午启程到敦煌去。一路吃吃睡睡、睡睡吃吃。这晚十时,火车上广播即将穿越乌沙岭隧道,当属亚洲最长。

在火车上呆了好几个小时闲着没事做的人们一下子兴奋起来。很多人一面拿着手机秒表计时一面尖叫着,终于,花了17分钟22秒才钻过整条隧道。接着津津乐道着各国各地知道的不知道的隧道,或长或短的,大家都很随和也很轻信——其实是为什么不随和不轻信呢?火车上的时间是用来打发的,没有名利的追逐,没有优劣之分,所有人都是萍水相逢,都道着我的家乡好啊。山东的说你们一定得到我们那里的蓬莱阁走走,那叫美啊,那里是八仙出海的地儿;湖南的说旅行如果不到我们三峡去就可惜了,你们福建是好,可老刮台风,我们那没灾没难的;等等等等。真是应了那句:“谁不说俺家乡好”。

18日凌晨,火车过嘉峪关,——终于慢慢得知,嘉峪关往西的胡人对关内的渴望是多么的人性,为了水,为了土地,为了生存如此而已。匈奴也好,吐蕃也罢,漫漫黄沙盈双眼,怎能不放马南下?若再往西,玉门关外,一望无边,寸草不生,可怜胡儿!偶有迎风而动的白杨树,不禁让人为之肃穆;小草不时可见,却总是很孤单。

在瓜州附近则是大型的风电发电厂,60米高的杆,32.5米长的风叶,整整齐齐一排排立在风沙中,静静地忠于职守,不惊、不怒、不喜、不忧,令人敬佩令人向往。朋友说平静源于内心。可是内心很难见,内心如果涌动着暗流是否外在还能这般平静呢?或许是可以的,但是会自杀的——唯有自杀才能确实地获得平静,如果有权利自杀为什么不要呢?我似乎明白韩国人了:一面是不嫌烦地挖我们大中华的文化精髓,一面是一个个如花的年轻人安然地选择结束着自己的生命。记得儿时看过的某一宗教教派倡导“自杀乃圣洁之死”,我始终不懂圣洁与否,但我明白什么是美好,尤其是总是做不了自己主的人类终于可以在生命这件很有意义的现象上有所作为。

这或许就是美好了。


 
                  初到敦煌:关于爱        
        
18日早上9:30我们到了敦煌。古朴而宁静的一座西北小城。整个敦煌也就18万人口,市区不足5万人。敦煌人的友好让人慨叹啊,特别相对于“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南方人而言。你随便问个路吧,总会有多人围过来,热情地帮你——不要和陌生人说话的自我保护,或许是南方人的可怜之处吧;而这种冷漠在这里是没有的。

在我们跟路边当地人打听去鸣沙山月牙泉的路时,一群正做着喝酒聊天的年轻人,热情地为我们指路——不用门票的路。他们一个告诉我们往左好一个又说往右好,最后达成一致让我们先往左,如果行不通,让我们一定回来找他们,他们在原地等着,再帮我们打算往右的路。“反正一定让你们看到月牙泉”,这是他们的承诺。而当我们往左就顺利进到鸣沙山见到月牙泉之后,想回来道谢的时候他们都走了。他们一定是带着助人的喜悦离开的。可惜我们无法当面致谢了。

我们住的是很有名的月泉山庄青年旅舍,40元一晚,条件不是太好,但是所有旅客都是背包客,不同国度(我们院子里住着的起码来自5个国家)、不同年龄(垂垂老者至莘莘学子)的游客从陌生到熟悉,而即使一起吃过几顿饭了,谈了许多不同的经历之后也不会去打听各自的姓名,似乎姓名并不重要甚至不存在一样。姓名是标签,人是实体,然而姓名似乎长久以来都比人更重要。山庄内的那个英国老太太独自安闲地在院子里写着东西,时时会心微微一笑,而每逢你经过她身边,她总会抬头微微一笑,难道这一幕不是更真实吗?她叫MARY还是JONG重要吗?

刚巧我们到的第一个晚上遇到停电,所有的旅行者纷纷回来后就在月光下坐着,我们甚至看不清各自的长相,但是我们可以一起吃西瓜、杏子、大世界橄榄,谈着这个不甜那个酸,相互打趣着。除了那位担心手机没电的女生外似乎无人记得有电的好。院子、清风、明月、一群陌生的中国人外国人,有人需要翻译就有人义务当前这个翻译,有人听不懂鸟语而面红耳赤就有人哈哈大笑。当“birthday”被听成“星期六”时,是鸣沙山深处月牙泉在吐云吐雾的美妙和神奇。


 
                        鸣沙山:关于死亡
 
鸣沙山是一望无际由沙子构成的群山。我们这群无知的游客,竟然小看了沙的魔力,没有做任何准备就雇上那里特有的越野摩托车穿越群山。

山上是没有路的,只有火舞黄沙。车子一起动我就有点儿后悔,因为有些儿害怕:在只有沙子而别无一物的山谷里穿行着,除了呼呼的劲风以外就是摸得着的细沙往七窍钻。正担心着这样的小后悔,突然我的心几乎停止了跳动,我们的车忽然站在的一座山峰之上,司机不由淡淡地交代一句“抓牢了”,就飞快地从80度的陡坡上冲了下去,随即又往不知多少度的沙坡冲上去。这才是第一个山谷,接着是第二个第三个,不知道过了多少个,我死死抱着司机大哥的腰,闭着眼睛,唯一能想到的就是如果就这样翻下去该怎样不让远在美国的妈妈担心。终于,不能呼吸——突然,车子停了下来。司机问你们照相吗,这里风景最好。我连忙说照照照。其实我这时只想着停下来。站在飞舞的黄沙中,望着一层又一层直至看不到边的沙漠,司机大哥淡淡地说当年唐僧过了火焰山后就沿着这道儿往西去的。

一个僧人,一个背包,或许手中有把拐杖吧,徒步在让人怀疑是否还有外面世界的沙漠里,是心中的信念还是求生的欲望让他坚持下去呢?他是不是很希望真有那样一位孙悟空甚至就算是一只猪与之同行呢?渺小的人置身浩瀚沙海时的感觉就是大自然太神奇了,当然这是我此时的感觉,我知道一会儿我就可以离开这里了,我不过是游客罢了——因此,当为我们开车的小伙子有意无意说到小费时,我不仅没有通常的不快甚至很乐意给了他二十块。钱,在这样无边无际的沙漠里,还能有人想起它,我除了感动外就没有感觉了,因为毕竟它还是人间的东西;人间还存在于此天地一色间吗?呼呼的风沙满眼满耳,人是什么东西?如果不是母亲会牵挂我,我不惜葬身于此。很干净。母亲,或许是我内心偷生念头的借口吧,——可是,为什么我在飞奔的越野车上还会想到母亲,还会揪心的痛呢?

唐僧,一个孤儿,他成功地走出了沙漠,取得了佛经;后来就有了《西游记》。孙悟空。猪八戒、沙僧还有白龙马,唐僧终于不再孤单;妖魔鬼怪,牛鬼蛇神,这样不就更热闹了吗?或许《西游记》的作者就是唐僧自己吧?这个中华民族最早的伟大的背包客!他赋予背包客的含义是如此丰富与神圣。每一个人都是人世间的一个背包客,来来去去,越背越多,到头来,终点就是起点。

或许我本也就应该是个没有杂念的背包客,不为丰富神圣只为简单平静,不是越背越多而是放下着,放下着。可是一起站在群沙上的触手可及朋友们又说平静只能从内心寻找——我想这是对的。


 
                    莫高窟:关于……

 
第二天我们到了莫高窟。唯美的壁画、唯美的雕塑是莫高窟最令人陶醉的地方。当然我们也见到一尊慈禧模样的观音像,确实让我不舒服。在中国的历史上有不少女子很了不起。武则天是制高点,往前有西王母、卓文君、西施、蔡文姬、吕雉、窦太后、班昭、王昭君、娘子关上的安阳公主等等,往后有太平公主、萧太后、杨家女将们、苏小妹、李清照、朱淑真等等。可是慈禧怎样也算不上一个了不起的女子,因为她作为当时最有权力的中国人却眼见着中国人沦为任人宰割的羔羊!

然而,莫高窟的瑰丽与神秘让一个满眼青山绿水的南方人不由得呼吸急促。很小的时候,看过一部电视剧,演的是一位王子沦为乞丐的故事,莫高窟就是故事发生的地方。情节已然忘了,可不论他是以王子还是乞丐的形象站到莫高窟前,都让我难忘。

谁曾想,当我行走回来,提笔要写这一段的时候,竟然只如此寥寥数行就语枯。或许,那里是我最终的归宿,因此,不能用文字记下。

第三天是休息的一天,晚上去逛了逛传说中的沙洲夜市。吃了份不错的新疆手抓饭。

21日出发去肃北。一个渴望寻找宁静念头让我产生了到没有游客会去的肃北。在那里,我们在田间地头遇到了一位母亲,他正担心着被迫留级的读初一年儿子。我们就主动请缨去第二天去见见那孩子。孩子叫兆元,挺好听的名字,跟我们聊得也还算好,虽然有些儿羞涩。可惜他的舅舅来了,将我们赶出家门,“该干嘛干嘛去”他这样说。

于是我们离开了肃北,一个云高风清的小县城。22日晚上我们赶火车往嘉峪关。


 
三、嘉峪关

 
半夜十二点,我们才到嘉峪关。由于这个点是突发奇想出现的,因此我们没有预约住处。半夜的嘉峪关,人依旧很多,尤其是车站。可是也正因为人多,找了几家旅社都满员了。正当相信得露宿街头的时候,我们看到了一块昏昏暗暗的招牌:军供招待所。

真是运气好,在那里,我们不仅找到住处,还发现这里的住宿吃饭都出人意料地比敦煌便宜不少。30元一晚标间,有热水有卫生间有电视。

23日,我们花一块钱登上了嘉峪关城楼。记得历史书里有句“长城西起嘉峪关”,当确实站在嘉峪关门前时却只是震惊:如此险峻的建筑到底是如何让生产力极度低下的古人征服的呢?长城早已经不再是抵御外族入侵的军事工事,长城内外一片祥和,只是城外多黄沙,城内有绿色和水——讲解员说明朝选择修筑此处长城的理由之一是往西就是沙漠了,而城墙内侧正好是九泉湖,修起嘉峪关不仅我们占有了水源同时也预示着外族无水可用。望着不远处让游客游骑的驼队,我似乎见到了一拨拨匈奴人、蒙古人、吐蕃人、大月氏人等等各族战士不因战争而因烈日曝晒渴极而绝望的眼神,因缺水而口干舌燥睚眦尽裂,慢慢变成尸体。如今各民族融合而成中华民族,我们不再为土地、牛羊、人口而开杀戒,我们眼见着一道道铁路、公路蜿蜒消失在荒凉的沙漠中。

24日,我们造访悬壁长城。本来没有多少打算到此,因为有同伴感冒了。但是两点午饭后我们还是出发了。付出的代价是每一只腿都是酸软的,不过攀登到顶峰时还是忘了酸与软。更巧的是就在我们将到顶峰时,接到了一位学生的电话:“老师,我的总分是580多,语文单科126,我终于用我的成绩证明了云紫是对的。”用高考成绩证明颇受质疑的云紫——这是这位学生整个高三年最希望做到的一件事,今天他做到了,真的做到了。所有云紫人感谢你!


 

四、杭州行
                         
 
 与火车的缘分

 
25日,我们打算回程了。顺路去看看杭州吧,这个念头让我们遇到了难题:买不到火车票。

我们到火车站问了多次,售票员总是冷静得让你心寒地告诉你没有票了,25号没有、26号还是没有。正一筹莫展时(一看到这个词,就让人有柳暗花明的喜悦),我们偶然看到旅店的老板正蹲在售票处门口抽烟呐。于是上前打个招呼,得知我们的困境后,老板爽快地说:放心吧,你们去休息,我来买。再加了一句让人高兴与不解与无奈共存的话:如果我买不着谁也别想买了。武林盟主的想法又一次来到脑海之中,这一次我们也是既得利益的获得者之一了。可喜乎?可叹乎?

不知老板用的什么方法,总之第二天六点多,老板女儿敲开我们的房门说票买到了。我们感激得很地将钱付了(就付的车票上的价格,一分都没有多要),心中的不解就是状元及第真的很重要,可是为何心中的牧童常常跑出来一番嘲笑呢?

26日凌晨1点出头,我们来到火车站,响亮的打鼾声让我们很是感慨人在旅途的艰辛。古人的诗文最喜羁旅之悲、思乡之情——看来不是为赋新词强说愁。本是2点出头的火车一直延误至4点10分。盯着时刻表,晚点再晚点的通知让人心寒。终于开始检票了,从来不知道“开始检票”四个字是如此的可爱。近43小时的列车之旅开始了。一位刚从新疆回来的车友所描述的肥美新疆,让我垂涎欲滴又后悔莫及——下定决心:尽快再行千里路。再有一位车友看到我的水壶上有高考改卷字样,开始跟我谈“眼镜蛇”(他说他们都称教师为眼镜蛇)问题。我很忧伤很愤慨。我告诉他们选择教师就是选择清贫和清高。他说如果他是校长一定会认为我脑袋进水,因为教师就意味着买东西不付钱:他是做内衣生意的,因此他的孩子的老师总是隔几周就到店里挑几个,丢下一句谢谢,走了;如果超过一个月没到店里来,他的孩子就会提醒说该给老师送点儿过去了;教师就意味着过年过节收上千元的购物卡收到手软;教师就意味着不让你的孩子坐前排就不让坐前排;教师就意味着不提问你的孩子就不提问你的孩子;┅┅总之,教师这个职业好啊,真好!——多么朴实的评价,多么让人心酸的评价。

 
                        初识西子
 
28日晚9点半到的杭州。又是公交又是出租车的,终于折腾到了住处(15元/天、人)。洗漱之后已然凌晨一点。倒头就睡。

第二天醒过来时已是快十点了,环视四周,俨然蚁族聚居地:四个鸭子架,八个人横横竖竖地蜗居之所,每一个床底都是杂物,每一个可以放东西的地方都塞满各色物品;味道浑浊,道不清是什么味儿,但总是不美的味儿。这样不行,我们得搬走,可惜一时之间没能找到合适的店儿。那就先去品品雨中的西湖吧,外面正下着不小的雨呐。老板娘却是极好的人,热情地带我们去搭公交车,千叮呤万嘱咐路线是怎样怎样以及晚上回来别迷路了(事实上是当晚我们真的迷路了,她只好来接我们)。第二天,虽觉着对不起他的一片热情,我们还是搬到一家青年旅社(40元/天、人)。离西湖很近,走个二十分钟就到了。

西湖的美景给我的感觉是天堂如果也是这样,那么快快归去吧。还有两个词我终于明白了他们的含义,一是风景如画一定是错的,画如风景合适些儿,但是没有这样的画;二是美不胜收不是骗人的,真的有不胜收之美,那就是西湖。以前觉得新加坡很漂亮了,到了西湖才明白什么是美。第一天我们走的是白堤,第二天走的苏堤、杨公堤,第三天走的是西湖南线。如果你要问到底怎么美,我只能说你来看看吧。才情、爱情就应该是在这里才最饱满。

最后一天误闯清河坊。本是打算去买点儿礼物回家的,不想却来到了许仙白娘子的宝和堂:但祈世间人无病, 何愁架上药生尘;见到了武大郎烧饼;张小泉剪刀;方回春药堂等等。清河坊是南宋御街,一街古色古香的江南建筑。中有一户铜屋,精湛的铜质艺术品让游客目瞪口呆。

如果不是因为驴友家中突然有事,我们是定不愿如此匆匆离开西湖的。

7月2日早晨10点多,启程回福建当晚十一点半回到了自己的小窝。赶紧睡上一觉吧,梦里定然会有厚重的长安、神奇的敦煌、靓丽的西子、……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