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爱的角落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心听散文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淡定人生(外七篇)
来源:未知 作者:邱荣辉 点击: 2015-06-29 17:17
人的一生总是紧握双手而来,平摊两手而去,一握一伸走完一生,匆匆数十载,仿如白驹过隙,一晃而过。有时候,我们不得不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不管你在世上停留多久,总要留下有形的痕迹和无形的精神。我们在寻寻觅觅的过程中,是否找到答案与真谛?

我们常常为不能左右自己的人生而感到苦恼,总在想自己的这一生该有怎样的过程和结局,是不是早已经就注定好的呢?在看电视剧或者小说时,我们都会为剧中或书中的人物或喜或忧,并为之设想这样或那样的结局。但其实剧终的一集早就被写好了,每个角色的命运也早已被定格,我们再多的猜测与愿望也改变不了剧中人物的命运与结局。而我们自己,又何尝不是在冥冥之中被安排好的呢?

年少时的我们,大抵都有过各种各样的梦想。它引导我们用全部的激情去演绎生命,把自己的一腔热情燃烧,希望能够按照自己的梦想,实现自己的抱负。于是一路的匆匆忙忙,忽略了身边风景。老年蓦然回首,才知道:为了追求海市蜃楼的梦境,却忘了欣赏与自己错身而过的真实风景。

当一个又一个的梦在现实的残酷中破灭,我们才真正体会到什么是心痛,许多真实的瞬间就此一去不复返。于是,心灵的深处由衷地渴望能够得到一份宁静与轻松,一如淡泊的岁月,不留痕迹的走过。

如今闲暇时刻我喜欢走在山间的小路上,走在绿油油的田野上,走在海边的沙滩上,走在人生的每一段路上,不求大喜亦不屑大悲,总是那么淡淡的……人生的佳境便在这淡淡中溶兑,美丽而又绵长。  古语有云:“岂能尽如人意,但求无愧于心”。我想在人生的旅途上能够更加安然一点,淡定一点,甚至散漫一点,做自己喜欢做的,做道德良知允许做的。只管做,没有时间表,不设终点,一路前行,与沿途风景共舞。走过一程,便少了一截的遗憾,成功与否又何须计较?

当我们在面对任何诱惑抑或是艰难的抉择时,越是淡然,越是无欲无求,往往都会有意想不到的美好眷顾到你!到了那个时候,我们收获到的东西也许会更多。即便没有意外的惊喜,也不会因此而错过了人生沿途美丽风景。

(注:该文于2011年8月2日发表在《福建日报》第11版《武夷山下》,系福建日报2011年8月新人新作)。
 
古巷老厝

初冬,回到阔别多年的老家,空气湿冷,一股股雾在眼前飘逸着。刺桐在巷子里瑟缩,哑黄的叶子,有风会掉几片,无风也会掉几片,无序而耽美地躺在小巷的石板路上,干净的枝桠上不落的叶子,在氤氳的雾气里抖擞。巷子两边都是老旧的宅子,有门,门掩着,西风一无所获地掠过巷道,而将一切可能中的盈袖暗香留在古巷里紧闭的门内。

回首走过的脚印里,记载了什么,又遗漏了什么,我不知道该从哪里回忆,不知道该回忆些什么?只是顺着古巷细细地回味着。忍不住用手去触摸那个古老而又熟悉的老墙,那老墙的豁口已被砌好,只是依然那般的斑驳,一蹭皮就掉下来。这老墙在他流逝的岁月中,曾发生过什么,盟誓过什么?哪一处是鲜嫩伤痕,那一次是陈旧快乐?哪种情绪发生了又灭,哪一样感觉灭了总能再生呢?……

幽深的古巷和老厝的庭院是我儿时的乐园。那里留下了许多儿时道不尽的欢乐事。而今摇摇飘落的刺桐叶,兴许正是我儿时放飞的纸飞机卷落的;在氤氳的雾气里,分明可以看见飞旋的陀螺,还有珰啷啷脆响的铁圈转动的声音。还有老厝庭院里舞动的跳绳、翻飞的毽子和四溅的水枪。俯着庭院里那口古井,清冽的凉意仍让脸部皮肤一时紧绷,抚着垂落深井的井绳,仿佛井绳的那头依稀系着竹篮,竹篮里满是荔枝、枇杷这些时令鲜果,在古井里用古法冰镇以解暑。最让人忍俊难忘的是,番石榴成熟时,小伙伴们猴儿般上树,开怀享口福,可是之后准被母亲逮住往小屁股里塞肥皂通便。

夏天,小伙伴们常到小河里戏水、捉鱼虾,有一次,我玩得野了,太阳都下山老久了还不知回家。这时从巷子深处传来母亲喊我小名的声音,一声一声地近,一声一声地近,声音很急,像北风咬着电线,嘶哑而尖锐,一点不像平时喊我回家吃饭那样,细细柔柔的,带着甜味。我急忙从河里爬上来,奔到她跟前应一声:“阿妈,我在这里。”看着我满脸水珠,仰着头知错的看着她的样子,母亲叹了口气说:“以后别玩得这么迟,早点回家。”

是啊,早点回家,比什么都好。天下的母亲皆此心。

站在老厝前,我似乎能闻到母亲的气息,感受到母亲的脉搏,竟有了回到母亲怀抱的感觉,温馨、安适而舒服。回望童年的脚步,哪一步跨出了母亲的胸怀?哪一步不带着母亲的牵挂?物是人非,老厝依然。

被千山万水紧裹着的古巷老厝,已宁静不在。挖掘机开进了小镇,当年的这一方土地,将再没有瓦房深巷了,那纵横交错的窄巷,那一堵堵的老墙,那一幢幢的陈年瓦房,那一棵棵粗壮的刺桐……正在消逝。岁月可以无声,时光可以无痕,但深深植着我生命之根的古巷老厝那浓浓温馨的情味却越发的悠长,有一种永恒的魅力,永远不会在我心中消逝湮灭。

(注:该文于2011年8月9日发表在《福建日报》第11版《武夷山下》,系福建日报2011年8月新人新作)。
 
人闲桂花落

清晨醒来,打开窗户,一阵阵清香扑鼻。觅着香气,我来到小区的一角,看见几株桂花树,只见米粒大小的花密密匝匝的缀在绿叶之中,娇柔一抹黄,犹如点点金光,娇而不媚,簇而不乱。如果不仔细地瞧是很难看出这一树的花色。

晨风拂过,空气中氤氲着淡淡桂花幽香,如秋水一般倾注在徐徐清风里,弥散在小区的角落。有如宋代朱熹所描述的桂花景象:“亭亭岩下桂,岁晚独芬芳。叶密千层绿,花开万点黄。”

我猛然想起,桂花盛开的季节,时令已是深秋了,随即来临的节气便是立冬、小大雪、冬至、小大寒,一年也就算翻过去了。翻出一年的记忆,平淡如水,似乎没有值得刻骨铭心的片段。在这样的一个季节里,鹅黄一树,暗自流芳,倘不做思量,人很容易不知不觉在一片馥郁的海洋里沉迷的。

那一树桂花的幽香,若有若无,如缕缕轻烟,挥之不去,令人醉如饮酒一般。桂花的香气浸透着整个的灵魂,亦如那平凡日子里的闲淡印记,濡染着淡淡如水的人生。郁达夫的名作《迟桂花》中有一句话:“桂花开得越迟越好,因为开得迟,所以经得日子久。”细细品味,赏桂便有了更多情趣。

渐渐地,我喜欢在这样的清晨里,每日准时来到桂树下散步。晨风吹过,不时有嫩黄细碎的花朵,飘落在头顶,伸手触碰发梢,便留了满手的余香。我蹲在地上,静静地注视着缤纷落桂,他们就这样静静地开,悄悄地落,不因花开而骄,不因花落而悲,只为演绎着这一季的盛典。静听一树桂花落下的声音,那么的轻,那么的柔,便渐渐地醉在了王维的“人闲桂花落”的意境和禅境之中,心也随着那不可捉摸的芬芳而沉淀着。

对于生活,我是喜欢闲淡的,即便平凡。正如这桂花的盛开,不如牡丹那样富贵,也不如玫瑰那样写意浪漫,但它却有悠悠绵长的淡然。在这桂花缤纷的季节,即使桂花遮盖在绿叶之中,只须留得那一缕香,芬芳着人世间。行走在多彩的人生里,不论前行有多难,只要我们怀揣一颗感恩的心,始终带着桂花般的微笑,去面对红尘中的种种过往,什么事情都可以豁然开朗。    
 
(注:该文于2011年8月16日发表在《福建日报》第11版《武夷山下》,系福建日报2011年8月新人新作,获得2011年“逢时杯”第六届福建日报新人新作奖。)
 
怀旧(二题)

老街

来到老街的一隅,夜幕已经降临,这里没有城市车辆的喧嚣,只有街道两旁老梧桐树的陪伴,以及地上零落的几片发黄的梧桐叶,除此之外留下的只有雨声、风声、雷声。

狂风暴雨肆虐了一会儿,就停了下来。这时的老街宁静得只有梧桐树下洞穴里蟋蟀的叫声,小城安静得像一个熟睡的孩子。点亮的万家灯火,舔净夜的黑,把老街斑驳的古墙衬托得更美。童年在老街玩耍的记忆突然浮现在脑海里,一切还是那么的真切,仿佛到处都充满了童颜欢笑。大人们在老街两旁的梧桐树下下棋、喝酒、聊天,我们在旁边三五成群地玩捉迷藏,不时的你撞着我,我抓着你的,叫着、喊着,打破了老街的宁静。

十几年的时间转瞬即逝,老街还在,那些童颜却已不再,那些熟悉的老面孔也渐渐模糊了影像。那些曾经质朴的理想、朴素的情怀也已经一去不再复还。如今只有梧桐树,还兀自立在那里坚守着,等待着游子的归来。


老人

我外祖父、外祖母,在老街相继离世。孩童的时候,他们常带我到老街上逛小摊、赶庙会,如今这些都随着他们的离去,成了永远的回忆。在回忆的时候,除了幸福之外,也有一丝的惆怅。老一辈的人,经历过的生活之苦或磨难,是我们这一辈人不曾经经历过的。虽然他们处于那样的一个时代,但是他们的乐观、风趣,留给我们却是丰盛的精神食粮。

还记得,小时候我常往外祖母家跑,她一定会给我弄好吃的。有时是加了两个鸡蛋的粉,有时是几颗桂圆,而我最爱吃的是外祖母最拿手的红烧竹鼠。当时的经济条件,和现在是没有办法比的,在那时能吃点像样的东西实属不易。

穷人的孩子注定要早当家,虽然过去了那么多年,我还是能记得和外祖母一起到老街的后山下地干活,一起上山摘采水果,一起到老街的古井挑水。这些还恍如昨日。

(注:该文于2011年8月23日发表在《福建日报》第11版《武夷山下》,系福建日报2011年8月新人新作)
 
品茶与人生

品茶,就是一个人或几个人坐在茶几前,一道道地泡饮。茶在反复被开水冲泡的过程中,经历每一道水,都在不断的沉浮之中,到了最后只遗留一丝丝的清香。然后,在那边,静静地一小口一小口地去品茶的香,等待那抹馨香慢慢的深入心扉。

而在这个过程中要经历四道——“头道水、二道茶、三道茶水、四道清甜韵味暇”。头三道都是泡饮茶的精华,而第四道则只能回味茶的香气了。人生的境界也就在这一道道滚烫的开水的冲泡中,在一丝丝的韵味和清香中,在茶中慢慢溶兑人生。

“头道水”,这是茶的第一泡。这一道的茶汤是浑浊有泡沫的,是口感极差,不仅视觉不好且难以入口,是应该摒弃的,只能用于冲洗茶具。这一道就好比人生的少年时期,涉世不深,还处于茫然时期,需要不断的磨炼和清洗,才能逐渐成长成熟起来。

“二道茶”,这是茶的第二泡。这一道的茶汤是清澈且韵味有神的,喝起来有苦涩的味道,口感稍差,因为其中含有大量的茶碱、茶多酚和杂味。这一道好比人生的青壮年时期,是奋斗和打拼的关键时候,其中夹杂着奋斗中的苦涩与心酸。

“三道茶水”,这是茶的第三泡。这一道茶汤是最醇且最有韵味的,不仅茶色好且口感好,是最好入口和品茗的。这一道好比是人生的中年时期,这个时期是人生奋斗的收获时期,是桂果满枝、芳香入馥的最好时期。
“四道清甜韵味暇”,这是茶的第四泡。这一道茶水是清淡且乏味的,虽然好入口却缺乏醇和韵味,因为经历了三道水的洗礼,茶中的精华已被分解殆尽。这一道好比是人生的老年时期,进入黄昏,这个时期已经只能与年轻人分享自己的奋斗史,回味自己的美好过去。

的确,四道茶的品味,仿佛就像品味着人生的四个时期。品茶如品人生,在人生中需留有空间,如茶般自由沉浮、游刃有余、从容不迫,方能尽人生极致;品人生如品茶,在品茶中需把握候头、耐心冲泡、细心品味,方能尽茶中精华。     

(注:该文于2012年7月17日发表在《闽北日报》第A29版《武夷山》,获得2011年闽北日报“茂旺杯”茶文化征文优秀奖)
 
消逝时光

时间总是那么匆匆地在我们的面前一晃而过,就在我们还不知道在这逝去的时间里都做了些什么的时候。我们曾经疑惑过、曾经感叹过、曾经彷徨过,可是时间对我们来说还是如此匆匆地“路过”。不曾想是在哪个远古的年代,人为地规定了一年是365天、一天是24小时、一小时是60分钟、一分钟是60秒; 而这一天,一小时,一分钟,一秒,都时刻在牵动着我们每个人的神经细胞。

朱自清先生在他的《匆匆》一文中写道:“于是——洗手的时候,日子从水盆里过去;吃饭的时候,日子从饭碗里过去……但是新来的日子的影儿又开始在叹息里闪过了。”他在文尾中还感叹道“你聪明的,告诉我,我们的日子为什么一去不复返呢?”朱自清传神地把时间流逝的轻易性描述得细微入刻。是啊,时间的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我们平常的一举一动中不知不觉就过去了,而且大多数都是在我们还没有搞清楚是什么状况的时候。

传为岳飞将军所作的《满江红》诗中“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也道出了对时间的不舍,想在生命的存在时刻,完成自己心中的抱负和理想。而鲁迅先生的“时间就是生命,无端地空耗别人的时间,其实无异于谋财害命的”,也把时间提高到了生命和谋财害命的高度上。我想大多数的人,上至达官贵人,下至平民百姓,都对时间有过惋惜或深深地眷恋过。

而我们在这遗失的时间里,总留下了一些遗憾,总想是否能够突破时间的“不可逆性”,回到过去,对自己的人生做一个重新的规划或者完成某件没有完成的事情,从而来改变自己的人生或实现自己的某个理想。因而近年来的穿越题材的小说、电影和电视,都红极一时,成荧屏流行的风向标。先后有《穿越时空的爱恋》、《寻秦记》、《神话》、《步步惊心》……都试图通过改变过去,而达到改变未来的目的。而这些小说、电影和电视作者和导演,也因为题材的吸引力,赚个钵满盆盈。殊不知这些竞相上演的,都只能赚一时的眼球,是不能长久的,因为其已违反了“时间的不可逆性”的自然法则。

我最为喜欢的还是美国作家奥黛丽·尼芬格写的《时间旅行者的妻子》(后由导演罗伯特·斯文克拍成同名电影)一书,她倒是从另外一个角度,在不突破“时间的不可逆性”的规则下,来演绎一个与时间赛跑的感人的爱情故事。全书分别从男主人公亨利和女主人公克莱尔的不同角度的视野来叙述,传神地表达亨利那种不想错过他的爱人克莱尔人生中的任何一个关键的时刻,而随时穿越进入爱人克莱尔的生活中;而克莱尔爱情的等待和守望,等待着下一个时刻爱人亨利的随时出现。这种与时间互相赛跑的有关时间的传奇故事里,告诫着我们要珍惜来之不易的时间,要珍惜身边的每一时刻和每一个人。

(注:该文于2012年8月11日发表在《东南早报》第A29版《功夫早茶》)
 
三十随感

最近偶遇小时候的邻居,聊起在那段孩提岁月中一起经历的一些小事情,都仍历历在目。在闲聊中,知晓了一些小时候玩伴的去向,务工的、经商的、从政的、无业的、坐牢的等皆有之,我不禁感叹。 

论语有云“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五十而知天命……”80后的我们,都已经进入了“三十而立”之年了,很多人的人生都已经开始定格了,以后的每一段时光对于我们来说,都尤为珍贵。

我在外工作六年多,中途转行,也是经历了苦苦的思索和挣扎。因为这些改变,意味着以前努力得来的东西都已经成为过去,所有的一切皆需要从头奋斗。而这些改变,也不是我自己所能预料的或去计算安排的。我非常喜欢张爱玲说的一句话,她说“生命就像是一袭华丽的袍,上面却爬满了虱子”。是啊,生命本身就是绚丽多彩的,虽然表象很华丽,但是它很迷惑人的,在它的背后,却是“危机四伏”。

在逝去的某些时光节点中,我们都曾憧憬着自己的人生道路。但是很多的事情,在某些因素的影响下,总在左右或改变着我们的人生路途。诸如求学经历、求职经历、突遇变故等,积累到一定的程度之后,如“蝴蝶效应”般,都对我们的职业选择、人生规划起着决定性的影响。我想这个不是在宣传“人生无常”或者“人生不可控”的谬论,而是在现实的社会中,经历了阵痛、挣扎的我们,做出的很多决定,导致出现的改变或后果,都不是我们所能及时控制的。

进入“而立之年”的我们,每一次抉择都对我们尤为重要。我们已不再年轻,已不再能无所忌惮,我们能选择或者能下决心做的事情,已经越来越少了。我想这些都是在我们这个年龄段的人,做事情时,变得越来越优柔寡断的原因所在吧。

“三十而立”的我们,对于以后的人生,都感觉像是一个个的“哥德巴赫猜想”。虽然我们的问题都摆在那儿,可是到最终给我们的答案总是五花八门的。我想人生本身就是一道复杂的计算题,需要时间、精力,慢慢去推算,演绎,并沿着自己的理想、梦想,去追寻能令自己满意的答案,这也是对我们生命最好的一个交代。

(注:该文于2013年3月26日发表在《东南早报》B12版《功夫早茶》)
 
生活需要诗意

日子总在不经意之中,在我们的手中流逝,如掌中沙,想去抓都抓不住。在不断攀爬的岁月中,日子逐渐拮据起来,发觉自己还有很多的事情还没有完成。心中开始在疼惜,那些被我们荒芜的岁月,曾经高仰的头颅低下,愧疚的心涌上心头。

我们知道时光很忙,生活很真实,他们都忙着想把我们变老,忙着让孩童快速长大,忙着把隔辈的人送进坟墓。曾经的孩童时光,简单而幸福的快乐,渐渐成为我们心中逝去的烟影。曾经促膝而谈的长辈,很多再也找不到回忆。曾经我们自夸记忆力很好,而今很多刚才才发生的事情却要想半天才能思索起。

很难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已不再轻易动怒、轻易流泪、轻易找借口。很难再记得,是在什么时候,想给每个日子写段故事,让他能在我们的心中留下更深的痕迹,以便在我们年老回首时,还能找到曾经或喜或忧的记忆片段。

我们真切的明白,当我们开始怀念的时候,一切都已经永远的失去了。或许,我们将日子过得有诗意一些,过得质朴一些。这样的生活,在逝去的岁月中,留下的痕迹会不会更加的清晰呢!日子更多的是为了生活,忙碌于工作与家庭琐事。我们不苛求于日子如同诗一样美好,只要把偶尔的诗意作为生活中的调味品。

曾有人说过:“日子很琐碎,碎到支离破碎。日子很暗淡,淡到索然无味。日子又很温暖,暖到真实明媚。”因而诗意的生活,一直以来都是我们生活中所欠缺的,我们何不多花些心思、精力,抛却浮躁的心绪,让生活过得更加的诗意呢!

让我们整理凌乱的思绪,认真打理那些被尘封已久的梦想。用被我们荒废已久的文字,去记录实现与放弃的过程,让生活过得不再那么的麻木。让我们把生活过得细腻了,把细微的事情过得充实与盛大,深深镂刻在我们的心中。

等我们年老时,蓦然回首,还有几篇文章能烂记于心,还有几个朋友能志气相投,还有几段故事能啼笑皆非,心中便没有了遗憾。我想这就是诗意的生活,所能带给我们的美好怀念,也是对我们辛劳一生的最好回馈。
  
(注:该文于2013年 6月9日发表在《闽北日报》第5版《生活纪事》)
 
【作者简介】邱荣辉,男,1985年生,永春桃城人,大学学历,法学学士,警察,国家三级心理咨询师,2006年7月毕业于福建省政法管理干部学院管理系,现任职于永春县公安局。在《闽北日报》、《东南早报》、《福州日报》、《福建日报》等报刊发表散文40余篇,先后获得2011年“逢时杯”第六届《福建日报》新人新作奖、2011年闽北日报“茂旺杯”茶文化征文优秀奖、2012年全国散文作家论坛征文大赛三等奖。联系地址:永春县五里街镇儒林阳光新城B栋302室(邮编:362601),手机:15750909056,电子邮箱:15750909056@126.com。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