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门原创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当前位置:主页 > 杂谈随感 >
让千年流淌的山海文明再放异彩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6 10:26
让千年流淌的山海文明再放异彩

桃源乡讯社

山泉汩汩成溪涧,屈曲潺流下蓬壶,蜿蜒西来至桃城,歌而东去入山美。这就是桃溪,流淌了千年的母亲河,养育了千千万万永春儿女的母亲河。曾经发达的桃溪航运使永春成为海上丝绸之路的内陆首发港,山货与海货在这里云集交易,使其成为福建沿海与内陆山区的重要交通枢纽。

时光飞逝,随着沿海陆路交通的发达和山美水库筑坝拦水的建设,陆运取代了桃溪航运,但作为晋江东溪源头的桃溪,依然肩负着为下游数百万泉州人民送去一汪清水的重任。2011年9月,泉州市第十一次党代会发出“大力发展生态文明,保护好青山绿水、蓝天碧海、金沙银滩”的号召,永春县定位为泉州中心城市后花园责无旁贷。

2011年11月1日,全县水利工作会议暨桃溪流域综合治理动员大会上,县委书记林锦明强调,要按照“统一规划、综合整治,分步实施、分段到位,统筹推进、有效运作,条块联动、上下结合”的原则,力争用3-5年的时间,通过实施一系列综合治理措施,实现“水清、堤固、园靓、路畅、岸绿、房美”的总体目标,达到河流防洪安全、水质洁净优良、生态系统良性、景观文化永续的目的。县长蔡萌芽在会上指出,要通过实施水利工程、环境工程、小城镇建设和新农村建设,以及对流域内人口综合素质的教育提升,水污染源头治理、环境卫生综合治理等措施,实现桃溪流域综合治理的总体目标。

2012年6月30日,省委书记孙春兰带领省工作检查组莅临桃城-东平示范段调研,对永春桃溪流域综合治理给予高度肯定,并要求全省各地在水利工程建设中要学习借鉴永春桃溪流域综合治理的经验做法。9日,全省流域治理暨重点水利工程建设工作会议,在全省推广桃溪流域综合治理经验。

第一部分 人文蔚起桃溪孕育了永春文明

(一) 新石器时代已有人类文明,居福建领先地位



永春境内主要溪流有四条:桃溪、湖洋溪、一都溪、坑仔口溪。年总径流量15至18亿立方米。四条溪流中桃溪最为著名,桃溪发源于永春群山之宗——雪山的西北坡,经锦斗、呈祥、蓬壶、达埔、石鼓、五里街、桃城、东平、东关等乡镇,出东关入南安市山美水库,为晋江东溪上游,全长61.75公里,流域面积476平方公里。

桃溪,永春的母亲河,孕育了永春远古文明的第一缕曙光。1956年7月,著名人类学家、厦门大学教授林惠祥率考古实习队来到永春,进行永春历史上第一次考古发掘。在发掘之前,他根据经验判断:“新石器时代人常傍河流而居,晋江支流之一便是永春的桃溪,下游的南安、晋江二县如已有了人类活动,则上游的永春也应有人类。”

果然,经过细心勘探,林惠祥率领的考古队在桃溪两岸的万春寨、九兜山、牛头寨等地发现了大片的新石器时代古越族的遗址遗物,计采集石器82件、陶器45件。林惠祥感到收获颇丰,“这次发现这样大片的遗址,尤其是大量的陶片与石器并存,在福建东南一带还是第一次,对于我国东南区的新石器时代研究有很重大的意义。”

令考古队惊喜的是,在一个印纹大陶瓮内壁,形状极为明显的粟粒和稻藁痕迹赫然映入眼帘。林惠祥惊叹:“陶器上印有粟粒和稻藁痕迹,对农业发明于新石器时代的推断提供了很好的证明。”

在考古中还发现陶网坠,这说明永春先民除主要种植水稻外,还辅之结网捕鱼。新石器时代永春先民已有较高的文明程度,在福建居领先地位。陶壁粟痕,揭开了永春三千年文明的第一篇。

(二) 千年桃溪孕育人文巨子

桃溪,一条充满诗意的溪流,也是永春最早行政建制——桃林场、桃源县的得名之源。西晋末年,中原动荡,大量士族进入福建,一些人顺着晋江水溯游而上,来到桃溪河畔繁衍生息、发展。隋代灭南陈,陈后主之子陈镜台带领家室逃难到永春石鼓、蓬壶居住。中原文明的传入翻开了永春历史新篇章。

当时永春境内青山环绕,桃溪穿城而过,两岸种满了桃树,待花开时节,到处姹紫嫣红,落英缤纷,落花随流水潺潺而下,溪流故而得名"桃溪"。桃溪流经的地方,群山环绕,丘陵起伏,山宜农耕,水能舟楫,成为勤劳俭朴的永春人生聚发展、繁衍生息的好地方。公元589年,隋朝年间置桃林场(今石鼓镇桃场村)。公元933年,五代后唐时期桃林场升格为县,即以"众水会于桃溪一源",故名桃源县。

"云龙桥上通车马,水流辰巽状元来。"宋代民间即有俗谚云。明清时期,永春官民在县城东南郊留安的桃溪两岸分别建起文峰塔和文明塔,以培植和光大永春的文运。永春人珍爱自己的母亲河,相信她能带来人文的昌盛:

唐代盛均为永春历史上第一位进士;五代陈保极兄弟诗名声腾江左;留从效治理漳泉不图霸业,而以保境安民为己任,重农桑,开科取士,招徕海商,故当时泉州城号称“云屋万家,楼雉数里”。

宋代,“衣冠文物俪比大邦,诗书弦诵之声不绝”,孕育出宋代丞相留正、少师庄夏、理学家陈知柔。

明代状元庄际昌、著名诗人颜廷榘。

清代武探花周自超、农民起义领袖林俊。

民国国府委员宋渊源等贤人达士。

当代, “一乡三侨领”尤扬祖、颜子俊、李铁民,知名人士吴作栋、梁披云、梁灵光、林一心、余承尧、余光中、辜振甫、刘抗,体坛健将陈亚琼、陈红勇、陈尊荣也都出自永春。故永春被羡称为“海滨之邹鲁”、“仙侣之桃源”。

(三)桃溪改道,“一水回旋”消失

“桃溪原来是从现在儿童公园这个位置沿仰贤山脚环绕,流经永春医院,再经文化中心流出,形成‘一水回旋’的景观。”永春县党史研究室林联勇介绍说。

史书曾这么描写桃溪:桃溪水自西而来,滔滔不绝;巍巍的象山,柏林葱郁,横贯南北,南续“凤鼓山”,北抵今儒林“将军衙”,峭拔的山壁,截住了桃溪水的去路,河水调头北拐,绕山美(今仰贤)、环翠蜿蜒数里,进入今天的城内,向东经格头,出太平格下,逶逶迤迤向东奔去。可谓峰峦特秀,林壑茂美,一水回旋,粼粼浅碧,过者如入武陵深处。

“到了元代至正二年(1342年),永春遭遇一次特大的暴风雨,造成现在儿童公园所在的象山山体崩塌(史称‘象山崩’),桃溪水穿山而过,不再绕弯,‘一水回旋’消失。”林联勇说。

(四)溪水暴涨 州官常治水

七旬老人林志恩自小时候起就居住在五里街华岩桃溪边,对桃溪水源之充沛印象非常深刻,林志恩介绍说,小时候的桃溪一遇暴雨,水位就会上涨,石鼓三桃对岸因地势比五里街华岩儒林这边低很多,那边的田地经常被淹没,溪道也因为暴雨经常移动。

“当时溪流湍急,水深约3-4米,夏天有人到此游泳、潜水。”林志恩说,当时的桃溪溪面宽阔,为了方便两岸人们的来往,先后建有大溪桥、真武佃大桥、溪洲桥3座木桥,主要由华侨捐建,桥板和桥墩都是用松柏制作成的,桥板约5公分厚,55厘米宽,桥墩根据水的深浅而长短不一。

为了防止木桥被暴雨冲走,人们用20厘米粗的铁链把桥板锁住,并固定在桥头石头上。暴雨来袭时,把桥墩收到岸边;大雨退时,人要到对岸,再把每个桥墩放在固定的位置上,把桥面拉回来与桥墩连接。整座桥无护栏,人在其上面行走时,只能看木板,眼睛如果直盯着急流,常会头晕目眩跌落水中。

历史上,桃溪水流一直非常湍急。最早的永春县衙设在魁星岩下的桃场,遇暴雨常被淹没。为了避免屡屡被淹,公元969年北宋年间,县衙被迁移到大鹏山脚下,也就是现在县政府的位置。

桃溪水流带来许多水害,治理桃溪成为当时州官的一项重要工作。永春县党史研究室林联勇介绍说,现在县城的西坝(原称护城坝)就是以前州官为了护卫永春州城基免遭桃溪水迫激倒塌而修筑的。

清代周凤翔的《修筑卫城西坝记》写道:“环永春皆山,州治较为平衍,城西南溪汇百谷而达于海,前明象山崩,云龙桥圮,流失故道,迨今直薄城基,屡兴筑未获安全。”

乾隆年间,知州杜昌丁采取田赋附加,以工代赈,兴工建坝,花了3个月时间,修筑了一条宽一丈五尺,长二十丈的坝,费银1300多两,并定名为卫城坝。四年后,卫城坝坝尾又被冲塌2丈多,当时有姜锡祖运盐到永春,目睹此景,独自出资修复。1772年,为保护卫城坝,州官又开始组织扩建,从西坝往现在的823东路沿溪店面扩建,全长370余丈,费白银万余两。

在城郊亦留下州官及社会贤达们辛劳治水的身影。1415年,明永乐年间,上场人颜孟德在石鼓镇卿园村大边拦溪筑坝,使原本溪床较低,难以利用溪水灌田的问题得以解决。同时有卿园人黄德隆献良田25亩,供开渠用地,渠长七八里,灌溉桃场、石鼓等村良田。1869年,清朝同治年间知州翁学本主持重修州城西永阳坝,使铺户居民实现门临活水,使防御火灾有了水源。

第二部分 桃溪航运 成就商贸重镇五里街

(一)桃溪成为福建沿海联结内陆的黄金水道


“俯桃水之奔腾,三千浪叠,雄飞海运,昂藏直跃龙池。”“万家烟火,绿杨城郭图中;十里帆樯,绿蓼秋霞浦上。”清朝乾隆年间,举人林作舟在《大鹏山赋》这么写道。从林的诗中足见永春历史的繁华与桃溪的航运息息相关。

三国时因造船业和航海技术发达,福建成为对外通商口岸,南宋和元代,泉州成为世界上最大商港之一,与100多个国家和地区有通商关系,形成著名的“海上丝绸之路”,泉州为晋江出海口,遂成古代大港。

桃溪航运的发达使其成为永春对外文明交流的重要通道和永春、德化、大田乃至永安等内地与沿海的山海物资交流的黄金水道。明末清初,封建统治阶级歧视异族,在泉州主营香料的阿拉伯后裔蒲氏逐渐衰落,分头避居,沿着晋江东溪而上,最后定居在达埔镇汉口村。同时,也将篾香制作工艺带至汉口。如今达埔篾香远销东南亚各国,成为中国最大的篾香生产基地之一。

1929年8月,应陈嘉庚先生邀请,永春白鹤拳师组成闽南国术团坐上溪舟船,沿溪而下,出访东南亚,将白鹤拳的种子播撒在异国他乡,并由此传播到世界各国,使古老的民族瑰宝成为联结海内外侨胞之纽带,亦为中华武术走向世界之开端。现在永春作为白鹤拳的发源地每年都吸引数以万计的海外拳师、武术爱好者前往寻根谒祖、交流访问。永春白鹤拳被世界各地武术爱好者誉为“武之圣者”的世界“和平大使”。

桃溪航运也成就了商贸重镇五里街。自元末明初以来,在今五里街一带就形成了著名的依托桃溪船运为物资集散地的“官田市”(今五里街)、“石鼓市”等市场。五里街在永春县城西北部,因从县城的城隍庙到五里街的新亭路总长达五华里而得名。五里长街呈丁字,骑楼商铺,鳞次栉比,南北杂货、山货土产、布帛酒烟、农具铁器、应景时鲜、百品陈列,有多家百年老店,有传统工艺,有风味小吃,有儒商文贾,俨然一幅永春版的《清明上河图》。

如今,闽中南地区的老人中只知道有“五里街”而不知有“永春”的不在少数,在他们年少时,常有或肩挑,或摇船摆渡到五里街进行山货与海货交易的经历。本世纪初,曾有一位闽南沿海官员到永春任职,其母就嘱咐有机会要带她到五里街看看,几十年前带着海货到五里街交易的场景是否依然可见。

(二)海丝之路的水运起点 陶瓷之路的内地首站码头

宋元时代,泉州被誉为“东方第一大港”,而桃源航运畅通,成为了“海上丝绸之路”的最初起点。《泉州市志》记载:“早在唐代,泉州就是全国重要的丝绸生产基地,织造的绢、纻很有名,所产的棉、丝、蕉,均被定为贡品。绚丽多彩的泉州刺绣品远销海外,深受藩商欢迎。”《全唐诗》韩偓所作的《卜隐桃林场》写道:“桑梢出舍蚕初老,柳絮盖溪鱼正肥。”诗句描写的是当时韩偓寓居桃林场看到的美丽景色,说明当时永春已广种桑麻养蚕织布,其产品通过桃溪船运到泉州销往国外。

位于五里街西安的小溪仔码头名叫“许港”。永春县党史研究室林联勇解释说,“内陆山区很少用‘港’这样与海有关的字眼来作地名的,因为这里航运发达,既是海上丝绸之路的起点,又是‘陶瓷之路’的内地首站码头,所以地名上才有个‘港’字。”

为何内地首站码头是在桃溪往吾峰方向的支流霞陵溪,而不在沿五里街往石鼓方向的干流上?林志恩介绍说,原因有二,一是当时石鼓段的桃溪遍布大大小小的石头,无法行舟(水碰击石头,形成“砰砰”打鼓声,“石鼓”的地名也是由此而来)。二是霞陵溪距离介福、苏坑、德化等更近,人们除了把三明、永安、大田等地的山珍奇货集中,用人工扛上木船送到泉州外,还把大量沉重的德化瓷器,经肩挑,沿着崎岖不平的山间羊肠小道,来到“许港”装货上船,顺着桃溪水往东南漂流,经南安到达泉州港口,送上出洋的大船,送到世界各地。因而,许港成了海上“陶瓷之路”的内地首站码头。

永春与德化毗邻,山连着山,瓷土矿挨着瓷土矿,《永春县志》记载“宋代至清代,永春陶器曾是对外贸易的重要商品之一。”古永春人生产各种瓷器与其他货物一起销往海外各国,都是从许港码头上船的。本世纪初,永春在县城留安段建设人工湖坝时,曾从溪底捞出大量的瓷器。

“溪舟船”是最好的水上交通工具。林志恩回忆道,小时候经常可以看到溪舟船在桃溪上面来回走,它由樟木板做成,宽3米,长15米左右,船的中间用竹编夹竹叶拱成弧形的盖,罩在船体上方,可以遮风避雨和防晒,保护商货。船的后面有一支长长的舵,掌舵顺水漂流到泉州,来永春逆行时,船夫用竹篙撑,使船体上行,如遇水流较急,纤夫在岸边拉,所用的绳索,都是竹丝编成的,可以防水侵袭而腐烂。商人和船夫,就是这样在泉州与永春西安“许港”之间来回运货经商的。

许港在桃溪东岸的分支“小溪仔”上方,离桃溪主干约300米,沿小溪仔直下,还有“真武佃码头”、“邀祠码头”、“西坝码头”,它们连成一条线,组成了五里街水上商品运输网。白天,商船繁忙穿梭在溪面上,与渔夫的竹排齐驾并驱,有声有色的浆声网影相伴融合,随着潺潺的溪水,伴着渔歌悠悠对唱,水鸟啼鸣,不愧为桃源仙景,古诗还有“渔舟逐水爱青山,两岸桃花夹古津,坐看红树不知远,行尽青溪忽值人”和“来遍是桃花水,不辨仙源何处寻”的描写。

因桃溪水上交通发达,以舟楫为行业的纤夫、码头苦力等在清康熙年间营建了天后宫(现在文化中心所在位置),宫内塑天后像,以祈水上平安。据《永春县志》载,“原在西门外,又名天妃宫。清乾隆三十八年(1773年)移建于河通外卫城坝内的交通桥畔。” 1974年天妃宫才被拆除,改建为文化馆大楼。

第三部分 云龙桥短  桃溪情长

大鹏山巍巍,见证着这座千年县城不断积淀的历史;桃溪水潺潺,源源不断地诉说着下南洋的故事。

上世纪初,闯关东、走西口、下南洋成为当时中国的一种特有的社会现象。从宋代开始,延续至元、明、清、民国,在漫长的岁月里,许多永春人或迫于战乱,或为了谋求生计,打起背包,坐上溪舟船,从泉州或厦门港口漂洋过海,闯荡南洋。桃溪送走了他们的身,但带不走他们的心。夜晚星光点点,坐在船上,留安塔、云龙桥,还有桃溪两岸那灯火阑珊的人家,此刻的故乡在他们心中烙下了深深的印记。

“海通以来,吾永(春)德(化)人士乘风破浪往来于南洋群岛者,络绎不绝……”这是刊登在1931年永春《崇道报》上的厦门永南兴客栈的一则广告词,透露出永春人出洋之众。1957年印尼椰城(今雅加达)永春公会成立十周年纪念特刊中有一篇署名“古山人”的《回忆录》,提到民国年间由于社会动荡,永春民众“携眷迁徙外洋者,日见增多。东南亚各属,每一角落,均有吾邑人士之足迹。”

出洋的路途总是充满了艰辛险阻。不要说海上风浪颠簸之苦,不要说在侨居地所受的冷眼、与自然环境的斗争……单单从家乡渡口搭乘溪舟船前往泉州的水路上,也不是一帆风顺的。1939年6月3日的《崇道报》上就有报道:“本县出洋侨客,迩来均搭溪船赴泉,每名船资约三四元之间。兹查日昨有太平、岵山、龙阁等乡侨客男女数十人,搭船至水江附近之火香藤脚地方,该船突告触礁,板破而水冲入。时幸有别船驶至,故搬移他船驶泉,结果均获无恙。”永春侨乡流传着华侨出国是“三在六亡一还乡”,由此可见一斑。

东飘西泊年复年,苦雨凄风路几千。创业的过程总是异常艰苦和令人刻骨铭心的,但桃溪赋予了永春人吃苦耐劳、聪明能干的品性,漂洋过海的他们在东南亚一带创造了“无永不开市”的传奇故事。他们事业有成后,思乡的情绪却愈来愈浓烈,萦绕心头终难解。获得澳门特别行政区最高勋章——莲花勋章的永春籍著名侨领梁披云先生为此写下这样一首诗:“少小离家作番客,今日还乡头已白。当时惯唱过番歌,垂老重歌歌不得……”这首《番客谣》,全篇549字,追魂摄魄,一气呵成,成为旅居海外游子心中的绝唱。

余光中先生说:“桃溪水流过的地方就是我的故乡。”全国政协委员周安达源先生常常引述他父亲周如德先生(马来西亚侨商)说过的一句话“云龙桥短,桃溪情长。”乡贤们用各种各样的语言表达着对故乡的赤忱之心。改革开放后,阔别故乡已久的侨亲们再也抑制不住内心浓烈的思乡情愫,义无反顾携家带口地回到了故乡,再看看当年送他们走出去的母亲河。桃溪由此也留下了许多与华侨有关的动人故事。

东平冷水村有个姓谢的老华侨,妻子患病半身不遂,为了在离世前能看一眼只在梦中见过的故乡,老夫人带着女儿千里迢迢赶回冷水村,几天来因连降暴雨而猛涨的桃溪水却挡在眼前。正当她一筹莫展时,乡亲们闻讯赶来了,从一里之外借来了“太师椅”,改装成坐轿,让老夫人坐上,四个身强力壮的村民抬着她涉溪。看着在冰冷的溪水中步履艰难的乡亲,看着徐徐靠近的故乡,老夫人的双眼涌出了热泪……

后来,这位姓谢的老华侨全额承担了建桥的所有费用。再后来,有更多的华侨纷纷出资在桃溪上架起了更多的桥,在永春建起了更多的学校、医院,修建了更长的公路……

第四部分 小水电成为全国一面红旗

桃溪水养育了千千万万儿女,也造福了这方土地。永春利用充沛的桃溪水发展小水电,成为我国解放后发展小水电的先行者,永春承载着中国农村电气化的梦想,故素有“小水电发祥地”、“全国小水电红旗县”等美誉。周恩来总理赞扬道“永春是全国小水电一面红旗”。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的胡耀邦亲临永春视察小水电,并在永春提出“要开展100个中国式农村电气化试点县建设”的目标。

泉州市的有电历史是从永春开始的。1906年,英国传教士马士敦购进一台10千瓦的发电机给永春医院使用,开创了泉州有电的历史。新中国成立后,永春小水电的发展经历了三个阶段:建国初期率先办电、“文革”时期坚持办电、改革开放后实现多种办电方式

1954年,蓬壶、湖洋群众采用自制木质水轮机和木质水管,建了两座小水电站,揭开了我国建国后农村办电的序幕。1956年,国家水利部在永春举办了由南方八省参加的小水电技术训练班。中共晋江地委第一书记张桂如于1958年6月在《红旗》上发表文章,文中说:“只要有水流的地方,做一个落差,安上水轮机,挂上皮带,就可以成为动力,这样一个水电站,只花123元,三天就建成了。”1960年和1969年,水电部又先后两次在永春召开南方各省小水电建设座谈会,全面推广永春自力更生办小水电的经验。

“文革”时期,永春小水电仍顽强发展,周总理为此向李先念了解情况。1969年9月,“永春县小水电建设模型”被送到国务院。周总理看后非常高兴,赞扬“永春是全国小水电一面红旗”。1969年12月20日,《人民日报》在头版刊登《自力更生办电》的文章,介绍永春小水电建设成就。

改革开放后,全国普遍缺电,大中城市工厂停三开四,居民生活拉闸限电已司空见惯。当时,靠大电网延伸解决广大贫困山区用电,并实现电气化尚不现实。困惑中,人们将希望的目光投向了山乡的小河小溪。全国2300多个县中,一半以上都拥有超过1万千瓦的可开发小水电资源,能否向它们要电呢?永春经验能否仿效和复制?

1982年11月3日下午5时许,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水电部副部长李鹏等一行乘坐两部中型旅行车和几部吉普车驶过横跨桃溪上的云龙大桥,穿过宽敞整洁的县城大街,徐徐进入县招待所。

中央领导为何来到永春这样一个小县城?原来,1982年7月,中共福建省委书记项南到中央汇报工作,讲到永春水力资源丰富,解放以来大建农村小水电站,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建设步伐更快,有力地促进了生产,方便了生活。胡耀邦听完汇报后说:“南方农民用柴烧饭,小水电搞好的地方,应帮助农民用上电,这要当成关心群众疾苦、解决农村燃料的一件事来抓。”

胡耀邦一下车,便立刻步入招待所会议厅。他站在省政区图前,查看永春县的位置,同县领导亲切攀谈,当晚还召开了座谈会。他说,永春是发展小水电试点县,我这次来是要把这个问题搞清楚。胡耀邦和李鹏在座谈会上提出在全国先搞100个中国式农村基本电气化试点县,向全国发出了建设农村电气化县的号召,也为永春绘制了到1986年实现初级电气化县的宏伟蓝图。

4日上午,胡耀邦一行沿着桃溪岸边的公路前行,深入到小水电站、农民家中、食品厂车间调查访问,先后视察了卿园、马跳、溪夏等电站,观看了水轮发电机组的运行,了解发电量、产值、效益等情况,并在马跳一级电站门口的空地上召开了现场会,听取当地政府的汇报。

胡耀邦告诉大家,山区小水电建设要采取自建、自管、自用的方针,靠农民自力更生、国家辅助,兴建电站可发动农民劳力投资,也可以引导华侨投资办电。

胡耀邦的视察成为永春小水电发展的里程碑,永春经验由此被推广。伴随改革开放的进程,永春的小水电发展由小到大,由独家办电到多家办电,从单区域办电到跨区域办电,从就地消化到联网发电,成为我国小水电发展史上的独特坐标。1982年12 月,国务院正式批准了全国100个农村电气化试点县的名单,永春被列为第一个。1986年永春通过全国第一批初级电气化县达标验收。2001年永春被批准列入“十五”期间全国400个小水电农村电气化县之一,于2005年3月顺利通过达标验收。

第五部分 打造永春版“清明上河图”

山有林则美,城有水则媚。一条汴河,造就了北宋东京汴梁的街市繁华,也成就了一代画师张择端的传世名画《清明上河图》。桃溪流域综合治理将在未来3-5年的时间里,西起呈祥雪山,东至东关的62公里内,投入30亿元,通过治污、绿化、美化等一系列综合治理措施,永春将建设一条桃溪生态廊道,实现“水清、堤固、园靓、路畅、岸绿、房美”总体目标,以此打造宜居环境,提升生态文明。

2011年11月1日,全县水利工作会议暨桃溪流域综合治理动员大会召开,会议要求桃溪流域综合治理工作要做好“治污”、 “绿化”、 美化”工作。首先面临的是“治污”问题,防治水土流失,对污水和垃圾污染进行整治,从而实现水清、堤固;水清之后就是“绿化”,对两岸道路进行绿化建设,实现沿溪两侧,青山拥黛,峰峦起伏,绿意葱茏、鸟语花香;锦上添花在于 “美化”,通过建设沿溪景观带及亲水平台,使山在流动中将浓浓的绿意向桃溪倾泻,水在流动中将过滤后的绿意又送上青山,令鲜活的绿意弥漫在山水之间,使人真真切切地感受到永春空气纯净,山清水秀。

相关工作由此铺开。11月10日 ,《永春县桃溪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工作方案》出台;11月11日,桃溪流域综合治理城建小组工作推进会召开,会议要求要认真研究城建规划,对方案和项目进行讨论,切实把每个项目做深做细;11月23日,县桃溪流域环境卫生整治“百村行动”工作会议召开,通过实施“百村整治、十村示范”美丽乡村三年行动计划,每年组织实施30个以上整治村和培育10个示范村,对农村公共环境卫生设施加以建设;11月26日,中国水电顾问集团华东勘察设计院规划设计专家团队一行12人到我县,对桃溪流域综合治理的规划设计进行现场踏勘。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县里不仅把专家请进来,还迈出家门学习别人的成功经验。11月30日,桃溪流域综合治理项目建设涉及的部门和乡镇负责人到莆田荔城区东圳、惠安黄塘镇、聚龙小镇、北峰片区建设指挥部、南安武荣公园等地参观考察,学习了解有关项目的设计理念、运作模式、投融资体制等;12月8日—9日,县委书记林锦明带领党政代表团赴杭州,对杭州河道综合保护与整治工程开展为期2天的考察学习,参观京杭大运河、中东内河、西湖西扩工程、西溪湿地等点,学习杭州在科学规划、因城制宜,围绕“水”的优势大做文章的成功经验。

经过近一年的努力,桃溪流域综合治理成效显现,漫步桃城——东平示范段,翠绿的树木点缀着岸边的亲水平台,树影倒映水中,摇曳生姿;缓缓流动的溪水清澈见底,水中成群游鱼怡然自得;岸边公园里,芳草滴翠、鲜花盈目,游人在拍照、嬉戏。

桃溪的治理催生了河流绿色生态长廊;为展示历史文化风貌腾出一片空间,沿溪打造永春白鹤拳等品牌,形成一条河道文化走廊,为经济社会发展开辟一方天地。整合开发的4000多亩土地将推动多重产业发展,为沿岸居民宜居宜业构筑一道风景,让老百姓重温“溪水清澈、鱼虾繁多”的美景。

滔滔桃溪,笔意渐浓。随着画卷的渐次展开,永春人笔意更浓。未来点缀于桃溪两岸的樟树小区、永春迎宾馆、五里街历史文化街区、魁星岩、石鼓温泉欢乐谷主题公园、普济寺、百丈岩、东溪大峡谷、雪山等众多文化生态景点, 五星级的荣誉大酒店、白鹤拳文化产业创意园也将落地,将使桃溪成为串联永春“山水名城、特色乡镇、美丽乡村”的“珍珠项链”。垒起沿岸绿色步道、自行车道,营造富有诗意的慢生活。桃溪,这幅现代《清明上河图》将更加瑰丽夺目……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