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门原创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当前位置:主页 > 杂谈随感 >
农村孩子与大学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6 10:26
农村孩子与大学

梁白瑜


在这片古老的中华大地上,这“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观念深入最民间最人心深处的这片古老而无限崇尚文化的土地上,人人都认为孩子必定得上大学,农村孩子上大学更是最好的出路——长久以来,农村孩子对大学就如农夫对收成,是一生的希望,为此还得祈求上天不要旱不要涝不要春无雨不要秋无阳。

当然,不是农夫的你可以狠狠地说:一群愚夫愚妇;不是农夫的你也可以豪情万丈地说:可怜啊,要相信人定胜天;不是农夫的你还可以意味深长地说:没有米就煮肉粥吗!——总之,只要你不是农夫,你就可以品着香茗或啜一口咖啡,然后慢慢地说。

同理,不是农村人的你也可以冷冷地说: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


一、理由与疑问

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可以有许多理由:

比如“因为我们的地理环境包括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决定我们就是一个农业国家。既然是一个农业国家,就要保护我们中国的文化。他们可以把我们的文化传承下去”;

比如“田头上那个八九十岁的老头比我们有文化多了”

比如“农村孩子读了大学,就回不到自己的家乡,回不去自己的家乡就是一个悲剧”;

比如“现在大学生找工作并不容易,农村的孩子上了大学也可能连工作都找不着”;

比如“上大学是要很大费用的,往往一个家有一个大学生就返贫了”;

此时,我的疑问不少:

第一,假如“因为我们的地理环境包括我们五千年的文化,决定我们就是一个农业国家”是对的,那么,中国政府倡导“城镇化”就是错的?

第二,假如农村孩子肩负保护与传承“中国文化”的重任是应该的,那么城市孩子的重任为何?是用高楼大夏、西装革履去养活肩负保护与传承“中国文化”的重任的农村孩子吗?

第三,假如“田头上那个八九十岁的老头比我们有文化多了”,那么怎么就眼见着一群没有文化或少有文化的人坐在两会大堂里支配着中国的发展呢?

第四,农村孩子不回农村是一个事实。但造成这个事实的原因是“读了大学”吗?难道不是只要有一丝可能离开农村的人都不愿回农村吗?

第五,“农村的孩子上了大学也可能连工作都找不着”更是一个事实。而这个惨烈的事实难道不是理当由坐在两会大堂里的人们为农村孩子营造更公平更丰富的工作环境吗?难道是让这个惨烈的事实成为“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的依据吗?

第六,“上大学是要很大费用的”也是一个事实。那么上大学的费用高是因为农村孩子造成的吗?难道上大学的高费用本身不就是一种教育不公吗?


二、画面与老歌

当这重重假如和一个个事实,不幸成为“不要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的理由时,我仿佛看到如是画面:

阳光明媚、春风拂面的日子,一群衣着各异但同样神采飞扬的少年郎正奔前程着。

有的锦衣绣裤,有的粗衣布裤;有的家长成群、有的留守儿童;有的出车入轿,有的赤手空足;有的三岁唐诗、五岁羲之、八岁钢琴十级、十岁吴带当风,有的三岁洗衣、五岁煮饭、八岁照顾奶奶、十岁独当一家;金榜题名时,有的支票一张,有的债台高筑;大学毕业日,有的何愁没有“虚位以待”人,有的毕业即是失业。于是,有姓王名平者,大声叫喝:我不是说过不要鼓励农村孩子读大学吗?——看看、看看、看看!

此时此刻,有一首老歌《读书郎》响起:

“小嘛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怕太阳晒,

  也不怕那风雨狂,

  只怕先生骂我懒哪,

  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

  没有学问呀,无颜见爹娘。

  

小嘛小儿郎,

  背着那书包上学堂,

  不是为做官,

  也不是为面子光,

  只为穷人要翻身呀,

  不受人欺负呀,不做牛和羊,

不受人欺负呀,不做牛和羊。”



三、政策与解读

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说:“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教育公平的关键是机会公平,基本要求是保障公民依法享有受教育的权利,重点是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扶持困难群体,根本措施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向农村地区、边远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倾斜,加快缩小教育差距。教育公平的主要责任在政府,全社会要共同促进教育公平。”

“把促进公平作为国家基本教育政策。”然而,公平只是弱者的诉求,不公平才是强者的守则吗?那么,谁是弱者,谁又是强者呢?水能载舟,不亦能覆舟吗?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社会不公平,何来教育公平?君不见大学的门槛越来越高的是学费,中学愈演愈烈的是“火箭班”、“阳光班”、“竞赛班”、“平行班”、“普通班”?到底先有教育公平才能促使社会公平,还是社会公平之后才可能有教育公平?这两份公平是怎样的关系?难道是第二十二条军规吗?

“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和扶持困难群体,根本措施是合理配置教育资源,向农村地区、边远贫困地区和民族地区倾斜,加快缩小教育差距”。 义务教育均衡发展、扶持困难群体、教育资源合理配置、缩小教育差距,都是应该的和美好的,然而,小民如我们怎么就这么难见此一幕呢?是我们太不知足还是执行政策的人走得太慢?是否又只是天边飘过的一朵七彩云?

“教育公平的主要责任在政府,全社会要共同促进教育公平。”政府是有担当的政府,社会是由有良心的人构成。同样是祖国的花朵,就不再会被“双重标准”,不再会被“三六九等”。圣贤如孔子,其志为“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论语·公治长》)我们自然亦以其志为志。

2009年1月初,新华社刊发了国务院总理温家宝的署名文章,文中有这样一句话:“过去我们上大学的时候,班里农村的孩子几乎占到80%,甚至还要高,现在不同了,农村学生的比重下降了。这是我常想的一件事情。”有人认为温总理所虑过甚,因为农村学生比重的下降是伴随农村人口的减少而出现的,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了。那么请持如此观点的人们客观地想想:农村学生比重的下降是否与农村人口的减少成正比?如果是,当然正常;如果不是,是否更是正常呢?


四、所谓结论

孩子到底上不上大学,原本只是一家一户自己的事。孩子该不该上大学,原本也只是每个人自己必须考虑的问题。这俩问题本就不会因这个孩子是农村孩子还是城市孩子而有不同的答案。它们的答案只能取决于这个孩子自身的天赋、兴趣与追求。

而当问题被双重标准后,我们看到的俨然是歧视与恶毒(或无知)。是“老子英雄儿好汉”的原血不公,是制造新士族、庶族的阳谋,是知识垄断的无良,是逼迫一部分人自动退出竞争的无声暴力。

原本,社会的不公已是无微不至,原本,大学之路已只是不公中相对公平的一点;原本,大学收费制已经让不少农村孩子望而止步,原本,农村孩子就业的艰难已经在传递社会的不公。如今,当“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被“大无畏”地传达时,它会给农村孩子怎样的雪上加霜?本已仇视农村孩子进城的人有了堂皇的借口,本已惶惶求生的农村家长动摇了培养孩子的决心,本已举步维艰的农村学子放弃坚持不懈的努力。

如果真的是为了中国传统文化精华,难道不是应该鼓励更多的孩子——包括农村的和城市的——读更多的书,更有能力保护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如果真的是为了中国社会更健康稳健长久地发展,难道不是应该为每一个孩子创造更加公平公正的竞争环境?如果真的是为了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难道不是应该让每一个中华儿女都能有发挥聪明才智的所在?

中华民族的发展遇到困难时,难道“不鼓励农村孩子上大学”是王平们所想出的解决方案?!

我问一位小学就辍学的农妇,农村孩子到底该不该上大学。她毫不犹豫地说:当然得上大学,不为大学只为懂更多东西。“只为懂更多东西”,简单、朴实且深沉——我想,“田头上那个八九十岁的老头比我们有文化多了”这句话的内蕴应该是这样的。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