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门原创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当前位置:主页 > 杂谈随感 >
在虚实之间自由行走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6 10:27
在虚实之间自由行走

——读王南斌诗集《风的那端》

周永强


“这个冬天不能只用一个冷字”,这是南斌诗集《风的那端》里的一句诗,这句诗提醒我冬天确实是冷,但不仅有冷的一面,还有暖的一面,事物不能以偏概全,一叶障目。当我想给《风的那端》写点读后感时,这句诗狠狠地敲击了我一下。

我也知道对于诗歌,一开口便失去一大半,但我们不能不开口,我们找无其它的路径可接近诗歌,我还是不顾犯挂一漏万的大忌,说说对《风的那端》的感想和我印象较深的侧面。

读完《风的那端》,很难找到一句的大话空话,我相信作者一定是自觉地规避一些空泛的语言,宁愿去细致艰辛地观察事物,在微小之物发现门,然而通过这个门,引领我们去向广阔的空间,或者茫茫宇宙,或者丰富的内心,去领略人生与自然的奇妙。平平凡凡的一片树叶,在我们的生活空间里随处可见,在春天生在秋天里飘落我们认为是自然而然的事,但是南斌兄却听到了“藏在叶脉之间的雷声”并且要“让叶脉抵达阳光的痛处”,南斌兄就是在这样一页渺小的叶片中,为我们洞开一扇大门,可通向一个非常广阔的空间也可通向非向隐蔽的空间——“阳光的痛处”。不仅如此,南斌兄还可以在非常细微之处为读者找到一条通道,让读者走进人的内心世界。如“有一种酸/不知凝聚在鼻尖”《更多》,耳坠“便是女主人不慎走漏出来的/可以看得见的语言”《耳坠》,在这里我们能通过鼻尖、耳坠走入人最复杂地最封闭的内心世界,去感受内心的悲欣。以小见大,是南斌兄一种倾诉习惯。在《风的那端》自序中,认为是一种有点落伍曾经想改变的讲述方式,好在南斌兄想想后又坚持了,不然很有可能伤了自己的艺术根基。

南斌兄还是一个能在虚实诗意间自由穿行的人。在虚实之间穿行,是诗人很重要的一种功夫,虚实之间存在一种位能,距离越远,位能越大,虚实在互动的过程中能产生一种心灵震憾力,能产生诗歌的节奏和旋律,能产生诗歌的神奇和魅力。过去,诗意在虚实互化习惯于借用一些普通的修辞手法,作为互动的桥梁,现在很多诗人不喜欢借用工具或者桥梁,练就一身“轻功”,在虚实之间身如轻燕自由行走,读完《风的那端》,常常被一些连珠妙语弄得不知所措,究其原因就是一个身怀绝技的诗人在虚实之间自由行走的脚步声。在这本诗集里,到处都有他在虚实之间自由行走的足迹,就连诗集名都可以找到。为证实我所说这个问题,我从诗集中随意取出一段诗,来看看南斌兄如何在虚实之间穿行。

“在没有星光的夜晚/从这两朵玫瑰就可以取出/我们的月光/我们的节日”

这看似平静的叙述,实则在诗意的虚实间来回穿行。在虚实的对撞中,产生了诗意的神奇,使我们不得不相信两朵玫瑰中藏有月亮、藏有节日,甚至藏有更多其它的东西,也相信这枚月亮能照亮这个没星光的夜晚,因为我们相信在虚构的玫瑰里藏有真实情感,或者真实的玫瑰中藏有情感的月亮。当然虚实互化不是虚实乱化,玫瑰不是百宝箱,不是什么都可以取出,这时如果从玫瑰中取出了金元宝,我们就会觉得乏味,甚至认为是伪诗,玫瑰中能取什么还藏着什么作者清楚、读者也略知一二。要其中有物,取出的月光才能发亮,取来的节日才能快乐。

我读完这本诗集,我意外地发现南斌兄手中握有一支魔棒,一支可以指挥诗歌具象的魔棒,在这支魔棒指挥下,一切具象该静的静,该动的动,该去的去,该来的来,该唱的唱,该舞的舞,一切已经达成一种默契,各司其职、分工协作。而南斌兄对于目前的具象,更象是一个乐队的指挥,一场歌舞的编导,随心应手。特别风景的写作更是如此,如《东溪大峡谷》、《醒了北溪》,其中的一石一水、一草一木,飞禽走兽,蓝天白云在他笔下活灵活现,每一种姿态仿佛是经过他的雕塑,去留动静皆是他的意思,自己也忘情其中,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在峡谷中自己也化为瀑布、化为流水、化为一朵朵山花。

南斌兄,我之所以称他为兄,不是生理年龄缘故而是文学兄弟上约定称呼法,要说生理年龄我要大几岁,不过我们都是同一年龄段,都到了多愁善感的触须萎缩的年龄,我们不会因此而感到自卑,我们敏感的触须萎缩了,而反思、哲思的触须更发达了。诗歌不拒绝哲理,这是我们继续写诗的理由,也许是这种原因,我更喜欢《夜过小城的木炭和羊肉》、《城市折枝》等这类的诗歌,因为这类诗更有哲思与担当。如《夜过小城的木炭和羊肉》讲了这样诗人的心理经历:木炭烤羊肉的滋味很流行,初初品来觉得不错,细细一品便不是滋味了。这种滋味只有深思才能品到,而这种滋味会令人心痛,芸芸众生有几人能够知道这种滋味呢?因而“羊肉和木炭/还会源源不断进入小城/我们的笑脸还会烂灿如花。”众人皆醉我独醒,这是一种人生的担当,也是一种深思后的痛苦。这类诗本诗集不为少数,足见南斌兄的诗思不全是一时被激发,而是平时勤于思索,呈现的一种对社会的真知灼见,一种悲悯与承担。

写到这里,已从四个侧面看了南斌的诗歌,也不知其写了“冬天”的“暖”字还是“冷”字。不管如何我们可以说:南斌兄是一个可以在诗歌的虚实间自由行走的诗人。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