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门原创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热烈祝贺余光中文学作品数据库上线啦!
·当前位置:主页 > 杂谈随感 >
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的传播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6 10:27
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的传播是历史发展的必然

独思人

[摘要]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诸国传播广且早,并日趋迅猛发展。本文以永春白鹤拳为什么会在永春产生与发展的客观因素为先导,通过对以永春人“下南洋”的悠久历史为基础的永春白鹤拳近现代在东南亚传播的三个相对集中时期的分析,指出社会变革是促使永春白鹤拳走向东南亚的根本动因,并以详实的史料叙述永春白鹤拳在融入侨居地经济社会发展的漫长过程中,通过传播、完善、创新、发展以及积极互动,对侨居地经济文化政治领域的深刻影响作用,从而试图阐明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的传播是历史发展的必然,同时也是永春白鹤拳进一步发扬光大重要的国际基础之一。

[关键词]永春白鹤拳 传播 东南亚 历史必然


时至今日,东南亚一带的华侨华人只要谈及武林拳术,总少不了要说“永春白鹤拳,无烧也‘拉仑’(一定的温度)”,意思是只要懂得永春白鹤拳的,即使不是那么厉害,也颇具威慑力。

永春白鹤拳系明末清初方七娘所创立,是中国南派武术一个重要拳种,是中华武术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几百年来,永春白鹤拳传播到五大洲50多个国家和地区,成为传播广泛的中华武术之一。

一、永春这块热土是永春白鹤拳形成及发展的“物竞天择”

(一)永春白鹤拳始于仙祖方七娘。

方七娘者,明崇祯至清顺治年间(1628—1662年)福建省福宁州(现为福建省霞浦县)人,其父南少林拳师方种。方种原为浙江省处州府丽水县人,适朝代之交,战乱所驱,遂避乱迁徙福建省福宁州北门外栖居。据《桃源拳术·拳艺世传序》记载:“方种公年已六旬,其妻早亡,仅生七娘而已。七娘年登十六,好少林拳”,“种公传之最深,并意欲传其(未婚)婿陈对墀,岂知其乃负义之人,一去不回,七娘以对墀不来成婚,素有贞静之念,持节投(白练)寺为尼”。对爱情心灰意冷的方七娘终日朝佛诵经,耕织经纬。据《永春郑礼叔教传拳法·白练寺传授拳法》、《桃源拳术》、《白鹤拳家正法》等古拳谱记载:有一天,方七娘在白练寺中织布时,“见一白鹤飞宿樑间,振翅飞舞”,“在寺中舞弄,七娘亦不知也,而白鹤舞脚弄翼时,七娘观之,此鹤舞法甚妙,莫非要教妾耶?后时白鹤点头三下,七娘方知仙祖降下。随朝暮勤习几年,其艺精也”。尽管古籍中还有“白鹤仙人(老翁)梦传方七娘鹤法等记载,应视其为后人对白鹤的崇敬乃至神化的心理;但毕竟方七娘从白鹤舞姿动作中感悟灵动,继而揣摩衍化,将白鹤诸种舞姿有机地揉合于本已精通的少林拳法之中,从而创立了别具一格的“似刚非刚、似柔非柔”的白鹤拳法,则是可信的。以上记叙也是迄今为止最早记载于古拳谱中的“白鹤拳法”之称。

(二)方七娘携白鹤拳“嫁”于永春。

民国十三年(1924年)版的《永春县志·方技传》载:“康熙间,方七娘与其夫曾四以罪谪永春”。方七娘与曾四因何“以罪谪永春”?

方七娘到底是如何连同白鹤拳法一起嫁给永春人曾四,目前有各种传说版本。笔者认为较为可信的是曾四随其师永春拳师颜起诞到外地打拳棒卖膏药,得与方七娘相遇。据清萧伯实《拳艺世传序》载,颜曾师徒到寺中拜谒方七娘,七娘讥其拳技粗硬且缺少谦逊气慨。颜起诞刚性躁率,欲与七娘比试。谁知只一回合就被七娘以食指一转便跌地,受伤而归。颜自知肉眼无珠,抱伤率曾四到寺再谒方氏,拜托收留曾四传授真法。方氏应诺,收曾四为徒,并于日后与曾四结为夫妻。此说较符合当时的社会状况和人物的行为逻辑,惟有将事发之地写于丽水县似为萧氏之误。方七娘创白鹤拳的过程应以方种公迁徒到福宁州北门外定居较为准确。至于清《永春拳家正法序》等记叙的白鹤仙翁指点“避雨招婿”之说,可视为优美浪漫的民间传奇。

至于方七娘与曾四为何“以罪谪永春”,目前尚无较可靠的详实证据。传说中因七娘打死调戏于她的知县吏爪而遭缉拿,连夜举家潜逃永春的说法;还有曾四因对林兴珠降清不服而脱离队伍受到清廷追杀,林兴珠念及旧部与同乡之情遣其回原籍永春之说,均只可暂时作为一家之言。

(三)永春的地土培育了永春白鹤拳奇葩。

肇始唐、宋代的南少林拳法历经一千多年的完善与发展,至明朝中叶已风靡八闽大地,在永春,更是练武者众,武风盛极。《明史》九十一卷“兵志三”记载:“永人尚技击”即可证明永春人习武之风早在明朝中叶已蔚然壮观,时间上完全有理由可以再往前追溯。永春,是一方滋生武术的沃土。

方七娘随曾四回永春应在康熙初年(1662年以后),先住曾四在永春德风曾厝陈口垅厝“古人堂”家中,后到永春西门外后庙辜厝开设“曾武馆”广授门徒。徒弟中有以世称“前五虎”为代表的二十八英俊,尤以郑礼最为杰出(《桃源拳术》:“传之最真、习之至诚惟郑礼”)。自此,方七娘始创的白鹤拳就这样在永春这块最适宜其生根发芽、开花结果的热土上繁衍发展,历三百多年而愈发青春旺盛。经过方七娘和“前永春名师”曾四、“二十八英俊”、“前五虎”以及“后永春名师”白戒、“后五虎”等几代人不断总结提高,不断从太祖、达尊、罗汉、行者等拳法中吸取新的养分,丰富和发展了白鹤拳的技术与理论,使其在理论和练功方法上形成具有永春人文地理特点的技术体系,成为一种攻防意识强、健身价值高,深为广大人民群众喜爱的拳法。

物竞天择。白鹤拳选择了永春,永春选择了白鹤拳。方七娘带来的这分“嫁妆”无可非议地被称之为“永春白鹤拳”,简称“永春拳”,因而永春白鹤拳师则俗称为“永春师”。

二、社会变革是永春白鹤拳走向东南亚的根本动因

永春人“下南洋”的历史悠久,早在明宣德五年(1430年),永春人的足迹就嵌刻在北婆罗州的土地上。目前,以东南亚诸国为主要侨居地的永春籍华侨华人多达130万众,是永春本土56万永春人的一倍多。可以这样说,永春人开辟的东南亚谋生之路,是为永春白鹤拳必然走向东南亚事先架起的桥梁。

自方七娘创立的白鹤拳在永春扎根继而逐渐发展成正宗的“永春白鹤拳”的过程中,伴随着的是白鹤拳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地向外传播,走出永春,走出国门。先是传到邻近的泉州、同安、厦门、漳州、福州,后薪传闽西、闽东、江西、浙江、广东、香港、台湾,继而风靡日本、东南亚诸国,犹如一朵绚丽的花蕾在春风中怒放,呈电波扩散形由此及彼、由近及远地传播五大洲。目前全世界有五十多个国家和地区设有永春白鹤拳会馆,习拳者不计其数,可谓是桃李满天下。

清朝中叶以后,永春白鹤拳循着永春先民踏出的航道展翅飞往东南亚诸国,有三个比较集中的传播时期。

(一)太平天国林俊起义向东南亚输送一支永春白鹤拳大军。

清朝中后期,随着国内人口的快速增长和社会的动荡不安,大陆沿海一些民众纷纷迁徙往东南亚一带。其中,不乏诸多的白鹤拳师傅与习拳者。清道光年间,永春德风梧洋曾厝“古人堂”曾四的后裔就开始往马来西亚柔佛州谋生。与各种各样谋生手段并存的是,他们在当地设馆授徒,传教永春白鹤拳,至今从未断过。上世纪二十年代往马来西亚谋生的曾昭煌、辜青云等人,就是其传人。历代白鹤拳弟子在侨居国不断地传授永春白鹤拳法,客观上为林俊起义残部的大量外逃打下了广泛的异域社会基础。

清咸丰三年(1853年),永春遐龄乡白鹤拳高手林俊响应太平天国农民起义,以教练白鹤拳为名,广招武林高手,积极联络各地会党,于咸丰三年五月率所部红钱军在永春五里街金峰山起事,被太平天国天王洪秀全封为“英烈王三千岁”。林俊起义军在对清政府猛烈打击的同时,也将永春白鹤拳迅速地随军传播到八闽大地。咸丰七年(1857年),林俊在北上与太平天国主力会师途中,遭闽北顺昌地主武装袭击,不幸身亡。顷刻间,林俊手下一万多人作鸟兽散。逃回永春者几乎全遭清政府屠杀,除部分北上江西、浙江坚持反清斗争外,大部分兵丁逃亡到广东和东南亚。进入广东的永春白鹤拳师参加到广州李文茂起义部队中,广泛传播白鹤拳。这些隐名埋姓的“原永春师”,通过传授给同期的黄华宝,继而梁赞、陈华顺乃至叶问、李小龙,不断地传承与创新,形成当今名闻遐迩的“咏春拳”(永春拳)。对于这段传播过程不是本文所探讨的范畴,另当深究。

兵败的林俊所部(包括同时起事的永春另一农民领袖龙头乡人氏陈湖)及其族人,面对清政府对遐龄乡林氏和龙头乡陈氏的残酷镇压,再也不敢留恋故土,挥泪告别熊熊烈火中的祖厝,匆匆逃亡东南亚避祸。如今马来西亚遐龄林氏族谱都记载了因“林俊反”而逃亡海外之事;在永春县五里街镇埔头村(当年的遐龄乡)和吾东村(当年的龙头乡)的林氏、陈氏族谱中,也都记录了当年大量同一天死亡的壮丁。在埔头村林俊故居厅堂前,当年被清政府焚烧的痕迹还清楚地印证在坚硬的石头上。

这一时期流落东南亚的永春拳师随着岁月的推移逐渐安顿下来,融入侨居国的民众与侨亲之中,并与先期“下南洋”谋生的白鹤拳师一脉相承设馆授徒,开始了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广泛传播的初盛时期。

(二)近代中华民族的强国之梦推动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的广泛传播。

永春白鹤拳向东南亚挺进的第二个高潮期大约在清朝末年至民国初期。鸦片战争后,清政府腐败日甚,列强肆虐,民不聊生。中华民族有识之士纷纷以各自的方式寻求民族复兴之路,其中,武术兴国是众多江湖豪杰共同的首选。中华武林高擎“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强身”大纛,把习武作为强身强种保家卫国的手段。在这样的社会大背景下,永春白鹤拳师以永春为基地,积极向外传播白鹤拳法以图武术兴国则是极其自然且顺应历史潮流的壮举。

据《永春县志》记载,清光绪二十二年(1896年)永春夹漈人郑业佐旅居星洲,于经商闲暇开设武馆教传白鹤拳。这是正史志书最早记载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传播的文字史料。

民国初年,声震一时的“五虎下南洋”至今犹为武术界美谈。1916年,永春内八坑(现东平镇太山村)人干德源(1875—1940年)会同其师兄弟李渵、李蒲、李巴、颜情同往南洋,分别在新加坡、马来亚设馆授徒,史称“五虎下南洋”。干德源自幼好拳术,拜其姑父李俊仁为师,潜心学习,取太祖、白鹤、罗汉、达尊、行者五祖拳艺之精华,合而为一。后到马来亚谋生,先于马来亚吧生埠设立国术馆医局,并先后在吉隆坡、马六甲、新加坡、沙捞越等地创设25个中国国术馆,他均担任馆长或主任,广泛传授生徒。他向广大华侨青年传授拳术,宣传国术强身自卫、祛病延寿之妙益;并设伤科,为群众医伤治病,蜚声马来半岛。“五虎”除教传其子孙辈外,各界门徒无数,其中高徒有中央国术馆永春县分馆首任馆长林宝山(五里街镇人)、永春国术馆东方国术第一馆馆长陈桂芳(东平镇鸿安村人)、林川(桃城镇外坵村人)、陈选(岵山镇铺上村人)等,均成为在东南亚传播永春白鹤拳的一代名师及教练。

谈及干德源的高徒,不能不提起一代名师李载鸾。李载鸾,永春县东平镇冷水村人,民国初年到南洋谋生,拜干德源为师。他勤学苦练潜心揣摩,深得白鹤拳之精髓。同时,他还对少林武当刚柔两派兼收并蓄,对西方拳击技艺也作过专门的研究,因此深得中西技击之秘要。他曾因腹部重压石条3000斤和汽车辗腹表演而被称为“李大力士”。李载鸾历任柔佛麻坡国术馆总教授,彭亨咾吻华人体育国术主任,吡叻江沙福建公会国术主任等职,授徒成众。著有《李载鸾治伤验方药册》等学术专著。

尽管这一时期永春白鹤拳师向东南亚的迁徙并不一定有严密的组织性与明确的目的性,但其数量之大、力量之猛,却是无可非议的。较之于以前因生计所迫或兵荒马乱的“下南洋”谋生有着本质上的区别。这一时期永春白鹤拳往东南亚诸国的广泛而深入的传播,挟带的则有一股中华民族不屈不挠的精神气质,有着“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强烈复兴理念。因此,这是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广泛传播不可或缺的一个重要环节,一个奠基性的重要里程碑,一个深刻的思想基础,拉开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繁荣昌盛的序幕。

(三)爱国侨亲的推波助澜是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发扬光大的人文给力。

1928年10月,国民政府在南京举办自清朝废科举考武后的第一次全国性大型武术活动——全国第一届国术考试。时任国民政府要员的宋渊源先生(永春五里街镇人)从南京致函,邀集家乡拳师赴京与试。经全县武术行家在永春西校场比试挑选,潘世讽、潘嗣清、潘孝德、李万悦、宋忠达、陈世德、郑誉金、王忠英、林宝山9位拳师及秘书长王世英组成永春代表团晋京赴考,并全部荣获嘉奖;林宝山参加擂台比试,荣获第16名金牌。在中央国术馆馆长、本届国考委员长张之江的大力支持下,11月在永春五里街“翁公祠”成立“中央国术馆永春县分馆”,林宝山出任首任馆长。创馆后办了两期培训班,招收学员168人。永春白鹤拳达到前所未有的辉煌高峰。

永春白鹤拳威名远扬,自然引起海外广大侨亲的高度关注。侨居东南亚的闽南乡亲更是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在东南亚诸国形成方兴未艾的练武习拳新高潮。顺应社会发展的需求,著名华侨领袖陈嘉庚先生以“弘扬国粹,涤除积弱”为旗帜,“承南京政府嘱命”,于1929年8月邀请以潘世讽为主任的“中央国术馆闽南国术南游团”出访马来亚、新加坡。这是中华武术史上第一个走出国门的武术代表团,开创以武术对海外进行文化交流之先河。“闽南国术团”由永春国术馆20名主要骨干组成,会同侨居星马的干德源、颜情、李载鸾等永春拳师,在星马各地巡回表演长达一年。

古老的永春白鹤拳在爱国华侨的给力推动下,成为联结海内外中华民族文化交流的纽带。闽南国术团的出国表演,引起极大的轰动,令国际观瞻耳目一新。所到之处,当地华文报纸、新闻媒介均作专题报道,印发《号外》、《国术专号》,广为宣传推介。“各埠侨民莫不时刻关怀,到处探访,几有日悬于心、夜萦诸梦之慨”(《南洋商报》)。

对闽南国术团的出访,海外侨亲给予热烈的欢迎和大力的支持。以其名誉诚邀闽南国术团出访的爱国侨领陈嘉庚先生自始至终关怀备至。他在经费上资助,并赠送全套武术器械及由他要求的太平军服式的表演服装给全体表演者。此举意在秉承太平天国运动之正气,振奋中华民族复兴之精神。陈先生多次接见国术团全体团员,并合影留念。10月20日,陈嘉庚先生在接见国术团全体团员之际,满怀爱国激情,当场赋对两幅题赠闽南国术团:

其一:

谁号东亚病夫此耻宜雪,

且看中华武术我武维扬。

其二:

勿忘黄帝儿孙任人鱼肉,

相率中原豪杰为国干城。

慷慨激昂,发聩振聋!令在场的永春白鹤拳师们热泪盈眶、激动不已。

新加坡知名人士陈镜清和新加坡《叻报》总统编兼督印人李铁民在闽南国术团巡回表演过程中,同样给予了大力赞助,促使活动取得圆满成功。

越年1月20日,马来亚槟城阅书报社等新闻出版界人士专门召开大会欢迎闽南国术团;马六甲、实兆远、红土坎等各埠侨亲都开欢迎大会迎接闽南国术团,盛况空前。实兆远和红土坎两埠的永春华侨商会、同乡会还馈赠国术团大幅横幛一面,上书充满敬意寄托期望的四个大字“宣传武化”,勖勉永春白鹤拳师发扬国粹,宣化武魂。

1930年8月中秋,“中央国术馆闽南国术南游团”圆满完成为期一年的巡回表演,满载东南亚各地人民和侨亲的深情厚谊,凯旋而归,在中华武术史上写下一篇旷世美文!

闽南国术团的出国表演,进一步激发广大侨亲习拳练武的热情,在东南亚各地掀起学习白鹤拳等中华武术的热潮。应广大侨亲的要求,闽南国术团留下林宝山、潘孝德等部分拳师,先后在新加坡、马来亚的巴生、实兆远、马六甲等埠设立国术馆,传授技艺,生徒成千上万。随着闽南国术团的破冰之旅,国内许多永春拳师纷纷到东南亚各埠设馆授艺,为永春白鹤拳风靡东南亚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诸国传播的这个三个相对集中时期,基本完成了永春白鹤拳扎根东南亚的奠基礼,基本开通了祖国大陆与东南亚武术交流的通道,基本构建了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广泛传播的平台。

三、永春白鹤拳对东南亚经济文化政治的积极影响

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诸国的广泛传播,其实质是以中华传统文化软实力来体现中华民族国力的坚挺外扬,必然影响到各地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的发展进程。

经济上。永春人善经商,至今在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等地尚盛传“无永不开市”的美谈。但经商离不开稳定和谐的社会环境。在异域从事生意经营活动的“唐山人”难免时会遭遇侨居地恶劣势力的欺凌及敲诈,从而影响甚至中断侨亲正常的经商活动。自从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诸国广泛传播和日渐强盛之后,武术会馆对侨亲的保护作用逐渐加强,侨亲的社会地位日益提高,生意上受到的干扰自然减少许多。精于经商的永春人生意兴隆,同样有益于侨居地社会经济的活跃与发展,呈双赢态势。侨居印尼安问的永春德风人曾文师致力于发展蔬菜种植业,他年轻时就是名噪一时的白鹤拳师。当地强人“番仔王”慕其武艺高强,与曾文师义结金兰成了拜把子兄弟。据说曾文师发展蔬菜业所需用地全由他免费提供,只要曾文师的名牌插到哪里,那块地即归属曾文师所有。

文化上。永春拳师设馆授徒,门生中就有不少侨居国武术爱好者。永春白鹤拳师“有教无类”,一视同仁,悉心教授,培养了不少异国武术弟子。在教学过程中,拳师往往吸收当地民众长期形成的攻防护身技能,有机地融合于永春白鹤拳法之中,不断丰富和完善白鹤拳法,形成新的武术文化。特别是永春拳师往往是骨伤科医师及养生专家,武医结合,融技击与养生于一身,具有悬壶济世的社会功能。中华民族悠久的医学文化通过拳师们的诊疗、保健等武医并行的活动在异国放射出耀眼的神秘光芒,既为当地民众及侨亲服务,又弘扬了祖国优秀医学文化,成为侨居地文化事业一个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清末一代白鹤拳名师永春人郭信春秘制的“春生堂”药酒早已名闻遐迩,在一百多年的历史长河中长盛不衰,不仅在中国大陆沿海地区十分畅销,还远销东南亚一带,在马来西亚、新加坡、日本、台湾和港澳等国家和地区的酒类市场占有率不断提高,深受东南亚诸国民众喜爱。

政治上。旅居东南亚的历代永春白鹤拳师秉承前辈拳师所传的“首尊武德、修身养心”之精要,扶弱济穷,匡护正义,为侨居地社会变革和发展作出积极的贡献。不少拳师在国内是各个时期的英雄豪杰,致力于扶正祛邪、保家卫国,在收复台湾、抵御沙俄侵略、平定葛尔丹叛乱、打击海盗、参加太平天国起义、组建抗日敌后大刀队等重大历史事件中,功勋卓著,美名远扬。当他们旅居东南亚异国他乡,白鹤拳的精神所在依然植根于一代又一代永春白鹤拳师们的血脉之中。永春德风梧洋人林登梭武艺高强,臂力过人。民国15年(1926年)与同时就读于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的李文墨(东平镇冷水村人)同时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后又同时转为中国共产党党员。民国19年(1930年)4月,身为东区农民协会领导之一、中共永春县第一次代表大会代表的李文墨不幸被捕(5月11日壮烈牺牲,年仅23岁)。林登梭闻讯于当日简装逃往马来西亚,后转为马共,继续从事革命斗争。他在马共武装队伍里广泛传授白鹤拳,有效地增强队伍素质和对敌斗争技能,为马来西亚民族解放运动作出积极的贡献。

四、祖国与东南亚诸国武术界的双向交流是永春白鹤拳日臻成熟不可或缺的积极成因

在永春白鹤拳以强劲的动力向外传播的同时,永春白鹤拳师也通过各种渠道不断地接收各种有益的反馈,及时地融入业已趋向完美的永春白鹤拳法之中,使之更臻成熟。

(一)“海归”白鹤拳师的历史功绩。

一百多年来,旅居(或逃亡)东南亚的永春白鹤拳师及传承人薪火相传,既发扬了永春白鹤拳的核心真谛,又不断改革创新,将永春白鹤拳一步一步推向中华武术的神圣殿堂。但不管何时何地,他们都难以放下心头那殷殷的报国之情、那绵绵的乡土之恋。因此,众多武术学成者抉然选择踏上返乡之路,回国定居,将自身练就的“新”的永春白鹤拳再传教于故里家乡。

下面提及的这个典型例子当然不是本文议论范畴的“论据”,但其典型意义在性质上完全可以作为本文论点的有力支撑,权于此给予简叙。

康熙元年(1662年),民族英雄郑成功收复台湾。在此前的酝酿时期,郑成功招募了大批的永春白鹤拳师与生徒,在收复台湾的同时也将永春白鹤拳带入军营并传及台湾,进而在台湾发展完善。其中最为突出的是随郑成功收复台湾的“后永春名师”白戒。康熙二十二年(1683年),康熙帝命大清水师提督施琅进兵台湾。台湾光复后施琅将军带白戒一起进入永春,并同宿号称闽南小泰山的百丈岩。白戒在台湾广泛传授白鹤拳的同时,20年间总结形成了堪称永春白鹤拳发展史上的转折点“寸劲节力”,使白鹤拳弹抖震颤的寸劲特点更为突出,技艺臻于完善。他回永春后,将“寸劲节力”在永春广为传授,特别是教传于功夫出众的郑宠、林添、郑畔、辜初、辜荣等“后五虎”,进一步完善了白鹤拳的技术内容,使永春白鹤拳技更进一筹。

像白戒这种“海归”性质的拳师,于东南亚诸国与中国大陆之间的往返之例比比皆是。

白鹤拳一代名师李载鸾在南洋广授门徒,于教传过程中悉心揣摩拳法技艺,不断完善永春白鹤拳法和技击。他深感“万变不离其宗”的哲理之义,于1949年春返回家乡永春东平。一方面探亲访友,一方面与永春本土白鹤拳师深入探讨拳法改进,力图百尺竿头更进一步。

李载鸾在印尼的再传弟子陈乃送学成返回厦门同安,授徒蔡荣州等人,如今,已成为永春白鹤拳一支重要的流派。

永春德风梧洋人林登浪(1897—1973年)年轻时师从其宗叔林贞汉习练白鹤拳,后往马来亚再拜辜雄、李渵、颜情等白鹤拳名师为师,学艺三年再回永春,成为一代名师。其族弟林金沙随林登浪旅居马来亚拜李渵为师,回国后与林登浪共同深入研究永春白鹤拳技艺;在获取新的感悟与成就之后,林金沙又返回马来亚开馆收徒,渐成当地永春白鹤拳宗师。

(二)日趋频繁的双向交流开启了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进一步广泛传播的新纪元。

应该说,自永春白鹤拳“下南洋”在东南亚诸国传播开始,就架起了双向交流的桥梁,从未间断。改革开放以来,马来西亚、新加坡、台湾、港澳、日本和英美等国家和地区的武术界朋友纷纷前来永春寻根谒祖、拜师学艺,永春白鹤拳的国际交流呈现出从未有过的频繁与深入。

1978年,著名永春白鹤拳师曾显权曾传教一印尼青年拳艺,一时传为佳话。该名印尼青年系曾显权的远房族侄,在印尼生与长,已经不懂得讲中国话了,只能靠其父当翻译。那年慕名回永春向曾显权学艺10多天,学得了“三战”、棍、槌等拳法。曾显权还为他及其姐妹医治内伤。如今该青年已是印尼赫赫有名的白鹤拳师。

应新加坡永春会馆的邀请,永春著名拳师潘成庙、陈剑锋于1993年11月至1994年5月到新加坡教授永春白鹤拳。在为期半年的教授过程中,潘、陈两位拳师往来于各个埠头,分别教授包括华侨华人、马来人及多个国家民族的学生达200多人,在新加坡掀起新一轮永春白鹤拳习练高潮。

新世纪以来,永春白鹤拳到东南亚诸国的交流活动日趋频繁。永春各馆会纷纷派出实力拳师到马来西亚、新加坡、菲律宾、印尼等国进行武术交流,与国外华侨华人会馆及受访国武术团体切磋武艺,相互促进,共同提高。在与当地武术界同仁切磋交流的表演中,永春白鹤拳师精湛的技艺总是博得热烈的掌声与啧啧称赞。

2010年10月,马来西亚少林五祖拳银针骨伤协会组团回永春交流访问。该协会习练以永春白鹤拳为主的五祖拳,在与厦门、莆田、泉州相关武术协会交流演练之后,在永春文庙同翁公祠、大羽、桃源、怡云等武馆和研究会白鹤拳师们进行深入的交流探讨,气氛热烈、融洽,取长补短,相得益彰,达到双赢。


世间事物,其产生、存在、发展,都有其内在的必然性。永春白鹤拳在东南亚的传播与发展,同样有着深刻的社会因素和历史必然。传播的初始形态应该说是单向的,即使呈电波状的全方位传播也是如此。但当发展到一定的历史阶段,传播必然产生反馈。也就像电波的反射一样,必将对波源产生积极的反作用力;反复的双向作用,最终将形成一个“场”。这个“场”就是永春白鹤拳进一步发扬光大的社会基础、国际基础。


二○一一年九月五日下午

完成初稿


[参考文献]

(1)《永春县志·方技传》(1924年版)。

(2)《永春拳家正法序》(清·佚名)。

(3)《桃源拳术》(清)。


[作者简介]陈弘,福建永春县永春拳协会、中国永春白鹤拳研究会会长,

中国作家协会会员。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