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福建永春文艺网......                        今天是
首页 新闻中心 心听散文 小说为伴 诗歌醉谈 杂谈随感 校园文学 戏剧舞台 文艺信息 活动照片 通知
热门内容
最新内容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 摇钱树
· 水火之间
·小小说十二题
·超级女网迷
·花儿朵朵(外一篇)
热门原创
·香道绵远(外一篇)
·忆昔日桃溪
·花儿朵朵(外一篇)
·[ 微电影文学剧本 ] 香 缘 ——中国香都
·重建环翠亭记
·乡里香情(外一篇)
·当前位置:主页 > 杂谈随感 >
甘肃之家 - www.gan12.com
要命的进军蚁和猪食(外两篇)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2013-08-27 09:19
要命的进军蚁和猪食(外两篇)

徐成选





前几天在央视十套的《百科探秘》看到了世界上一种可怕的微型杀手——进军蚁,这是一种生活在北美亚马逊河流域的昆虫,其杀伤力胜过二战时美国在日本广岛和长崎扔下的那两颗原子弹的能量总和。集团化的进军蚁所到之处留下了“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林林总总的生物界杀手总是让人不寒而栗。要命的是,在生物界中如果进军蚁的要命程度是可怕的,那它们仅仅是对其他生物身体上构成威胁,而作为美其名曰最高级的动物——人,就要命程度而言,相对于进军蚁来说有过之而无不及。

看看所谓的人类文明背后的肮脏浑噩吧!流浪在车站或是广场上的那些已经被摧残得不成样的“乞丐”们,他们有的肢体严重畸形,有的甚至缺胳膊少腿,甚是可怜。难道他们是天生的吗?不知道的看见他们抑或会流下几滴假惺惺的眼泪,说上一句真可怜,然后拔腿就走。真正停驻在“乞丐”们面前,真心真意从自己的钱包里掏出钱来还被这些“可怜虫”懵着的少之又少。或许有人会很纳闷,是不是真的世风日下、世态炎凉呢?孔老夫子传给我们的恻隐之心被狗叼走了吗?小“乞丐”的一句话,让我们不由茅塞顿开,柳暗花明。“他妈的,今天才赚30块钱,老板又不给饭吃了。”一个双脚倒扣在肩上,头发蓬蓬松松的小“乞丐”如是说。听听,乞丐还有老板,这老板是不是丐帮帮主呢?

要说30元是这个“可怜”的小“乞丐”费尽口舌赚来的辛苦钱,按照社会主义按劳分配的分配原则,无可厚非,这本应归于这个小“乞丐”,可是这个小“乞丐”辛苦赚来的钱却要上交老板,这是什么道理呢?一百个不明白。老板是谁?怎么这么歹毒,这么没有人性呢?这不是要这些“乞丐”的命吗?要追究这个问题,可能会自讨没趣,也不必去费这样的口舌。毕竟小“乞丐”的话已经让我们豁然开朗了。

我们不禁要问:这样的现象难道就没有人过问?谁又是解救这些“乞丐”于水深火热之中的观世音菩萨呢?这些“乞丐”在现在物质文明和精神文明高度发达的社会将何去何从呢?一串串的问号犹如一拳拳闷拳直击胸口。正当迷惑不解之际,金庸笔下的《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人物人称九指神丐,据传为丐帮第18代帮主洪七公却给了我们答案,他在对待他的丐帮哥们的时候,并不是雁过拔毛,而是“撕作三份,鸡屁股给我”。可见要真正改变“乞丐”的命运,解铃还须系铃人。“乞丐”老板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关系到奋战在第一线的“乞丐”农民工,不能随便拖欠“乞丐”们的工资,这可是国家法律明文规定的!更何况还要剥夺“乞丐”们的生存权利,于法律法规、道德伦理都是不允许的。

为此对于现在的“乞丐”整个行业而言,顺应时代潮流,自上而下的一场轰轰烈烈的改革势在必行,“乞丐”的老板们还得学学他们的老前辈洪七公在得到应有的那部分外,不应该昧着良心吃下“乞丐”们辛辛苦苦赚来的点头哈腰钱,更不能连“乞丐”们的连猪食都不如的生活费也占为己有,还美其名曰业务量不够,能给它点猪食已经不错了。这也难怪,这些年来,“乞丐”这一只股票在股市中那么不景气,即便是在股市行情看涨的大好时机,这只股票还是很少人问津。本想借着华尔街金融风暴,好好地涨涨,没想到,在股盘交易上只跌不涨,过问的人随之更少了。像这种现象谁还想过问,谁还会过问,谁还敢过问呢?你“乞丐”就是乞丐,在市场经济条件下,遵循市场游戏规则你才有自己的生存空间,否则你只能自生自灭。

可是现在还是不少“丐帮”帮主却不管这些,还挺起胸膛煞有其事地从鼻孔哼出这是响应国家的号召——让小部分人先富起来,再实现共同富裕,他们就很有理由地为了能吃上鸡翅膀,甚至是整只鸡,而不只是鸡屁股,比进军蚁还疯狂地享受叫花子鸡的美味。“乞丐”们现在连闻鸡屁股的机会都没有,他们只能怪自己生不逢时,碰不到为他们伸冤的青天大老爷,无奈之中,他们只能选择日日夜夜指盼着老板们带他们共同富裕,忍受着那一点维持他们盼头的跟猪食差不多面包屑。难道他们就不知道叫花子鸡好吃,猪食难咽吗?

当然知道,可是他们“既来之,则安之”,他们想改变,但是这个地球还是按照它固有的方式在转动。想找找青天大老爷诉诉苦,大老爷却深入简出,神龙见首不见尾,时不时还能发现这青天大老爷在他们的居榻之处鬼鬼祟祟,你能怎样?想找老板谈谈,老板手下的保镖一闷棍,连老板的一个毛都没见着,自己却青一块紫一块,从老板办公室走出来只有两眼泪汪汪了。

所谓的识时务者为俊杰,俗话说“老虎的尾巴摸不得”,勉强还能对得起那吃饭的家伙,别老想着跟这要命的东西斗,惹不起至少还有躲得起的资本。奋战在第一线的“乞丐”们也学乖了,为了自救开始闭上双眼搞生产,扩内需。希望借助生产,扩大产业规模,通过规模化的生产拉动内需,梦想着有朝一日面包屑揉成白白胖胖的面包。

“乞丐”们,你们有这样的思想固然是情有可原的,可是你们不妨让凉水冲冲自己蓬松的头发,不能就这样坐以待毙,任凭“进军蚁”的吞噬,你们更不能只满足于像面包屑这样的猪食,中国人民站起来了,已经告别了过去猪狗不如的生活,日本鬼子再凶恶,不也是一样被我们横扫处境吗?





“狗”东西,你等着

在回家的路上,我悠闲地骑着摩托,哼着小曲,不想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一只来势汹汹的恶犬朝我追来,狂吠。我害怕被这东西追上,决定加大油门甩开它的攻击。不过我的决定还是迟了点,在我换档瞬间,那条可恶的狗已经张开血盆大口狠狠地咬住我的裤管不放了。我本能地狠踢它的腹部,它却手脚并用,直到我的摩托倒在路边,手脚全是血痕,它才悠然离去。

回到家中,妻子看见我甚是狼狈,关心地问我是不是与人发生冲突了,我把被狗追到来龙去脉讲给妻子听,本想在她那里得到些安慰,没想到妻子却哈哈大笑,弄得我一头雾水。不过我也不想知道她当中的原由,我只得只认倒霉,谁叫我跟狗斗呢!狗是什么,狗是畜生啊,畜生是什么东西,畜生就是东西啊,跟狗斗,认栽吧!

那天晚上我睡不着觉,翻来覆去总是想一个问题,狗为什么那么让人讨厌呢?在我的脑海中闪现了中国关于狗的成语,什么狗急跳墙、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狗腿子、狗崽子、狗血喷头、狗仗人势、苟蝇营、狗尾续貂、狗胆包天、狗奴才、人模狗样、狗娘养的等等,看来不管是我们的祖先,还是我们现在还活着的人对待狗早就有自己约定俗成的态度了。对比今天那条狗那样仗势欺人,也难怪狗只能有这样的待遇。记得前几年在一本杂志上看到这样的一篇文章《为狗申冤》,里面写了很多中国的狗和西方的狗享受不同的待遇,呼吁我们中国人要爱自己的狗,不要让西方的狗看不起。当时看完之后就把它放在一边了,不都是狗吗?狗本来就那样的一副德行,再怎么高贵它也是狗啊,何必大惊小怪呢?现在想想真有点不把狗当一回事了,难怪会被狗咬!

想到这里,我下意识地摸摸裤管处的那道被那恶犬用前爪抓破的血痕,还有点隐隐作痛。今天的一幕终于让我明白了人与狗斗的结局了,不管是古代的狗还是现代的狗,它们都发扬了它们祖先的优良传统,在人与狗血雨腥风的斗争中,往往人只能充当鱼肉的角色,虽然人会奋起反抗,在那仇人相见,分外眼红的僵持中,人更会不甘示弱,可是狗它是一咬到底,直到胜利,而人,他们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君子报仇十年未晚,一副好汉不与狗斗的英雄气概。殊不知他是什么样的!其实只要他稍微做哪怕就是合适的反抗,狗冲你狂吠,你也可以冲着它狂吠,而且你的声音要盖过狗的声音,它能奈你何呢?

狗会怕你的!狗之所以只能是狗,它是畜生,它仗势欺人,你退一步,它只懂得你是怕它,一根筋,如若这样,它会吠得更凶的;你再退一步,它只会本能地认为你悚它,如若这样,它会很主动地咬你的。假如你对它没有任何表示或者只是作一点无谓的反抗,那么它得胜了,以后它见到你,它又是老爷了。我们还是要让它老爷当不成,要让它成为我们的奴仆,成为我们最忠实的看家犬,那么在与它直面对话时,我们并不能什么晓之以理,什么动之以情,这些都是屁话,我们必须动起来,就像刘欢在《好汉歌》唱的那样“该出手时就出手”,这样才能“风风火火闯九州”,那就是好样的!你说狗它可以一咬到底,直到胜利,在它不能骑着我们头上乱撒野时,它又会怎么样呢?不言而喻。

所以我们不怕狗,更不怕狗乱咬,因为我们方寸还在,还稳!面对着狗,痛一点没什么,要相信狗与人的斗争,人是一定可以打败狗的!

想到这里,我长长地吸了一口气,好像那条狗已经被我打败了,虽然打败它还要等着下一次相遇。



让无休止的逗号回家休息

看了冯骥才先生的《拒绝句号》,我眼睛不由一亮。精辟敏锐的观点,缜密严谨的逻辑,通古博今的知识,真是让人爱不释手。细细品茗,别是一番滋味;深深玩味,更有一股劲气。

有人认为这是一种无稽之谈,中国人哪一个不爱完美呢,哪一个不希望自己的一生团团圆圆,美美满满的呢?对此我不予回答,老先生的一句话 “最积极和充实的人生,是不断努力地把句号变为逗号”,这足以说明一切。有了逗号,意味着还没有结束,意味着还没有停止,意味着还需要努力、努力、再努力;学习、学习、再学习。不断追求在很多人眼里确实是一种人生的自我充实和挑战,时尚说法就是一个字“酷”。

可是当一个人用尽自己的血汗,最终目的还是一样的海市蜃楼时,你又会怎么说呢?宿命论的人或许会把他的遭遇归宿为命运不济,普遍认为都是自己的命出现了问题,那还能说什么呢,这样与阿Q有什么区别呢?这样的人至少他的内心深处不至于那么痛苦,要是非宿命论者,他们一根筋地认为通过自己的努力,哪怕是海市蜃楼,实现只是时间问题,无奈之中这些人只能盲目地挣扎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无限的痛苦中。如果他们的目的能早一天实现,他们不就少一天受罪了吗?

所以我们必须斩钉截铁地说:不需要太多的逗号,让无休止的逗号回家睡觉吧!必要的逗号是我们更加文明的动力,也让我们有更多的企及和期待。人人都希望阳光总在风雨后,都企盼着每天早晨起床都有一缕阳光的恩赐,可是这种企盼是需要过程的,每一个人总不希望天天风雨吧!

记得有位老人在告别人世之前,拉着他仨儿子的手说:“死不要太早,做其他的事情越早越好。”读万卷书,行千里路,毕竟这是一位历尽沧桑的老人肺腑之言啊!再让我们笑话笑话范进大哥吧,历经二十几年,为的就是能混个举人,五十几岁的老人了,才如愿。这不由让人感慨,有些人痛骂封建社会的科举制度是狗娘养的,专害读书人。对于这些人的这样态度,我嗤之以鼻,试想一下,不是还有诸如苏轼、杨慎等人吗,他们不是早早就考中进士,入仕为官了吗?

三十六行,行行出状元。在一棵树上吊死的人注定是痛苦的。范进大哥虽然最终能如愿,考中举人,但是就人的精力而言,五十几岁的人,即便是当上一官半职,还有多少精力多少时间去收刮民脂民膏呢?换个角度想想,要是他能弃文从商或是选择其他的发展,说不定他老人家考中举人的那一刻已经是福布斯上名列前茅的大富翁了。可是他为了能跻身官家行列,不惜花上二十几年的时间,说好听点是执着,说实在点不是很痛苦吗?

有的人可能会很不服气,天底下有几个范进!如果是三天晒鱼,两天撒网,朝秦暮楚地做一件事,那么还能成功吗?这位老兄的说法固然有他的道理,看来也比较欣赏范进大哥。理是这么一个理,可是为了你的理想,也让你花上几十年的时间,你肯吗?哪有一个人不希望自己的理想早点实现呢,毕竟人生苦短。

这样说来,我们更有理由拒绝无休止的逗号了,逗号越多,似乎期待也就越强烈,可是目的的达到也就越渺茫。我们不要一味的逗号,平淡无奇的咀嚼让人望而生畏,生活需要调味品,酸甜苦辣,喜怒哀乐,这才是真正的生活。所以,在逗号之后,是不是能看到一些其他的标点符号,比如问号、感叹号等,让我们更有激情地期待句号的早一点出现呢?

我们渴望给我们奋进的逗号,我们更渴望这种奋进不是一望无际的。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永春文艺网 www.fjycwy.com  网站备案证号:闽ICP备11021217号
站长总编:周梁泉  手机:13959753087 地址:永春县文化馆
邮编:362600  技术支持:泉视界文化传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