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永春县文化馆!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艺术欣赏 > 交响诗剧

交响诗剧

大型交响诗剧《乡愁》

2018-01-13    来源:    作者:佚名  浏览次数:1022

 大型交响诗剧(舞台文学脚本)

       乡   愁

  雪天蕾(永春县文化馆创作团体)创作于2010年冬

                         

 诗人以笔迹和足迹弥合人们心灵的裂痕

         —— 题记

 

 

人  物  余光中

        母亲和孩子

        腊妹

        新郎和新娘

        盲丐和一群流浪者

        邮政局女职员

        舞蹈队

 

    

        字幕:泉州永春之子余光中的诗文是从他的心底长途跋涉而到达他的笔

        尖的。他的乡愁之作是上世纪中叶发生的家园阻隔、骨肉离散这一旷古

        悲情的血泪吟唱。这无边无尽的乡愁,不仅仅属于他个人,也属于全体

        中国人。     

                     ——摘编自谢冕选编《余光中经典》



 

                          小 时 候

 

       [音乐起。

        [一束光投射在一摇篮上。摇篮在摇动。

        [婴儿的啼哭声。

        [摇篮曲:

            婴婴睏,婴婴睏,

             一暝大一寸。

             婴婴惜,婴婴惜

             一暝大一尺。

             婴呀婴,谁人生。

             婴呀婴,阿姆生。(闽南民歌:《摇子歌》)

母亲的声音  有一个小小孩,出生在一块大大陆,头上戴的是高高的天,祖先祈

        祷时仰望的天,脚上踩的是厚厚的土,祖先血汗灌溉的土……

童稚的声音  用不着神灵的启示,当我正在摇篮里贪婪地望着世界时,就听懂那

        些朦胧的歌声,我知道那是母亲的祝福……

        [光圈扩大。光柱下,出现母亲摇着纺车的背影。

        [一束微光从母亲一侧射向摇篮。母亲起身,走向摇篮。她深情地凝视

        着摇篮里的婴儿。

童稚的声音  随后,从摇篮里我看到一轮发光的太阳,那就是母亲的眼睛。

        [母亲抱起婴儿亲吻着。

童稚的声音  还没有从摇篮里站起,就知道摇篮外有无穷的爱,那是母亲给我的

        数不清的腮边的亲吻。

母  亲(轻拍着婴儿,唱)婴婴睏,婴婴睏,

        一暝大一寸。

        婴婴惜,婴婴惜

        一暝大一尺。

        婴呀婴,谁人生。

        婴呀婴,阿姆生。

        [摇篮隐去。出现一扎着红肚兜的小男孩。

小男孩  长大了,我还像在摇篮里。学堂的课室,是我四壁雪白的摇篮,像听着

        妈妈的歌,我听着老师那些启蒙的话语……

        [传来老师带领学生念书的声音。

老  师(画外音)谁会算,算不了,

        地上多少草?天空多少鸟?

学  生(画外音)谁会算,算不了,

        地上多少草?天空多少鸟?

老  师(画外音)谁会数,数不清,

        地上多少人?天空多少星?

学  生(画外音)谁会数,数不清,

        地上多少人?天空多少星?

小男孩  往后,我天天长大,我的摇篮伸延到四方,蓝天碧地之间全是我的摇篮。

        那旋转的天空是母亲的纺车,太阳与圆月是纺车的轮子。金黄色的轮子

        飞翔不息,妈妈的歌也唱个不停。妈妈就是我亲爱的祖国,我的勤勉的

        人民。

        [一群光着脚丫的小孩活蹦乱跳地上。他们嬉戏着,追逐着,扑蝴蝶,

        摘山果。他们在草地上打滚,朝天高高跷起那带着红泥的脚丫。

        [一男孩摘来一棵小草,偷偷插在一小女孩(腊妹)的头上。随即,响

        起一串串稚嫩的笑声。

        [儿歌表演:

            “人插花,汝插草;

             人杀猪,汝杀狗;

             人嘞笑,汝嘞吼;

             人睏眠床,汝睏踏斗。” (闽南儿歌:《人插花,汝插草》)

        [腊妹哭了。小男孩上前哄着。

小男孩  腊妹子,别哭了。咱们玩石头、剪刀、布!

        [二人划起“石头、剪刀、布”。

小男孩  哥哥输了,让你刮鼻子!

        [腊妹子刮小男孩的鼻子。她开心地笑了。

        [远处传来母亲阵阵的呼唤声:

        “孩子,吃——饭——啦!”

        “孩子,回——家——啦!”

        [余光中出现在灯柱下。

余光中 (朗诵)小的时候

        在屋后那一片菜花田里

        一直玩到天黑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总似乎听见,远远

        母亲喊我

        吃晚饭的声音

 

        可以想见晚年

        太阳下山,汗已吹冷

        五千年深的古屋里

        就亮起一盏灯

        就传来一声呼叫

        比小时更安慰,动人

        远远,喊我回家去 

        [雷声隆隆,刹时风雨交加。孩子们四处躲雨。

        [一群母亲撑着伞上,为孩子们遮风挡雨。

        [群舞:《风雨中的小孩》。

余光中  我瑟缩的肩膀,是谁

        一手抱过来护卫

        一手更挺着油纸伞

        负担雨势和风声  

众小孩 (齐声地)是母亲!母亲!母亲!

        [突然,一阵枪炮声响起。母亲和孩子们惊呆了。

余光中  我们这一代的孩子,也就是两次世界大战之间的孩子,抗战的孩子,在

        太阳旗下咳嗽的孩子。那时,樱花武士的枪炮军刀,把诗的江南词的江

        南炸成砍成血腥的屠场!

        [恐慌的呼叫声,此起彼伏。母亲带着孩子东奔西逃。一个个母亲为了

        护卫孩子中枪倒下,一个个母亲为孩子留下最后一口饭饿死在路边。 孩

        子们被遗弃。

        [腊妹从人堆里爬了起来。她四顾茫然,哭喊着。

        [逃难的母亲带着小余光中上。

母  亲 (见到腊妹)腊妹!你爸、妈呢?

腊  妹 (抽泣着)他们躺在路边,再也起不来了……

母  亲 (拥着腊妹)孩子,别难过。跟着阿姨逃命去!

        [狂风呼啸。母亲解下脖子上的红色围巾,披在腊妹身上。三人迎着风

        暴前进。越来越多的孩子跟在母亲的身后。

余光中  我们随着母亲逃难,记不清走过多少阡陌,越过多少公路,只记得偷地

        瓜、挖野菜来充饥,只记得劫后焦土踩满地的瓦砾、尸体,和死寂得狗

        都不叫的月光……

        [破碎的冷月浮现。

余光中  从来没有见过,月亮像块破碎的镜子!

        [孩子们望着冷月,吓得蜷缩在母亲的四周。清冷的月光在他们的脸上

        一闪一闪地。

       [硝烟弥漫。母亲和孩子们隐去。

余光中  在那动荡离乱、亡命千里的年代,所有生离死别,都发生在某一个码头、

        车站……那是最哀伤的人生之旅。

       [汽笛长鸣声,火车进、出站的咔嚓声。

       [一束光锁定小余光中和系着红围巾的腊妹子。(以下简称“哥哥”、“妹

        妹”)

哥 哥 (拉过妹妹)妹,咱们不能再跟着学校继续往南边迁移了。

妹 妹  为什么?

哥 哥  你没看到,这一路走丢的,死了的,有多少人?

妹 妹  这……

哥 个  要是咱俩都没了,父母还有指望吗?

妹 妹  哥,咱俩不会死的。

哥  哥  不,咱得分开走。你回家去,我还得跟着学校走,走到哪儿算哪儿。

妹 妹  不,妹不和哥分开!

哥 哥  不行!

妹 妹  不行?那妹就跟着学校走,哥回家!

哥 哥  你要听哥的——回家!

妹 妹  就是不!

哥 哥  不听哥的话?

妹 妹  回回都听,就这一次不听!

哥  哥  好,那咱就猜过——石头、剪刀、布!

妹 妹 石头、剪刀、布?妹什么时候输过你?猜定了,输的回家。

       [兄妹相互拉住手。

哥  哥  妹,可要认账!

妹  妹  哥,不认账是小狗!

二 人 (边划边喊叫)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随着兄妹的喊叫和顿足声,不断出现新的光圈,光圈里一对对兄妹在

        喊叫和顿足;喊叫的声音越来越大,节奏越来越快,最后变成了呐喊、

       嘶叫……

      [一列火车呼啸着进站,烟雾弥漫站台。

      [所有人全部隐去。

      [稍顷。烟雾散去。响起一声压抑不住的哭声。

哥  哥 (摸着妹的头)妹,每次划“石头、剪刀、布”,哥都输你,就这一次赢

        你。

妹  妹 (抽泣着)我知道,哥每一次都是故意输给我的。 

哥 哥  妹,别哭了。咱俩该分手了。

      [哥哥摘来一朵山花,给妹妹戴在头上。

       [画外响起一串稚嫩的笑声。儿歌声悠悠传来:

            “人插花,汝插草;

             人杀猪,汝杀狗;

             人嘞笑,汝嘞吼;

             人睏眠床,汝睏踏斗。”

妹 妹 (忍不住伤心大哭)哥——!

       [兄妹二人渐渐分开。两人都在自己的光圈中,互相凝视。

妹 妹 (突然哭叫着)哥,再划过!我不会输给你的!

      [兄妹俩一起哭叫着:“石头、剪刀、布!石头、剪刀、布!……”

      [兄妹边走边喊边划,那凄厉的叫喊声撼天动地。

      [双人舞:《难舍难分》

      [汽笛长鸣。火车在起动。

哥 哥  妹妹,再见!我一定会回家的!

妹 妹 (使劲挥舞着红围巾)哥哥,记得给妈捎信来,捎信来呀!

      [火车缓慢直至渐快的行驶声。

 

                          长 大 后

 

       [两座农家小屋比邻相连。

       [左边的小屋的桐油灯点亮。母亲病重,倚在床上。腊妹子在一旁照料。

母  亲  腊妹呀,看来我是见不到你哥了。

腊  妹  妈,你别操心,说不定哥明天就回来呢。

母  亲  你哥要是明天能回来,妈立即就给你们成亲。你的新娘妆妈早就给你备

        办好啦。

腊  妹 (害羞地)妈呀,你……

       [母亲突然失去知觉。

腊  妹 (大叫)妈!

母  亲 (醒来)腊……妹,等你哥回来……你告诉他,我是……想他想死的。

腊  妹  妈,你一定要等到哥哥回来啊!

       [响起喜庆的锣鼓声。

母  亲  哪家……在办喜事呀?

腊  妹  隔壁家。

母  亲  哦……(呆呆地瞪着腊妹)孩子,妈等不到你成亲的那一天了……你能

        把那……新娘妆穿起来……给妈看一眼吗?

       [腊妹含泪点点头。灯隐去。

画外音  送新郎新娘入洞房!

       [随着画外音,右边的小屋一对红烛点亮。

       [新郎揭开新娘的红盖头。

       [流弹的呼啸声阵阵掠过。新娘惊恐地依偎在新郎怀中。

新  郎  一阵阵流弹像一把把呼啸的萤火

        在你的,我的头顶窜过

新  娘  枪声在四处呐喊

        我仿佛闻到难闻的焦味

新  郎  有婴孩在嚎啕,向母亲的尸体嚎啕

新  娘  此刻,我们在床上,他们在战场

        我们应该惶恐,或是庆幸

新  郎  如果我们在远方……

       [舞台深处光柱下:战地护士正在为伤员包扎。

       [随着一阵爆炸声,右边小屋的灯熄。

新  郎 (画外音)你是慈悲的天使,白羽无疵

        你俯身在病床,看我在床上

        缺手,缺脚,缺眼,只有一息尚存

        在一所血腥的战地医院

新  娘 (画外音)不,不,你现在就在我的怀抱中

        即使会山崩或地裂

        尽管明天你就要去到

        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的地方

        但是今天,至少爱情在我们一边

        至少日出前你完全是我的

       [右边的小屋灯复明。

       [双人舞:《枪炮声下的新婚之夜》

       [新郎、新娘终于在恐惧中合为一体。

       [右边的小屋灯熄。

       [左边的小屋传来抽泣声。灯亮。

       [母亲已死去。腊妹身着红妆坐在一旁抹着泪。

腊  妹 (号啕大哭)妈——妈——呀!

       [一声汽笛长鸣,撕开了夜的寂静。

       [火车进、出站的咔嚓声。伴随着火车喷气时的扑哧声,一阵烟雾灌

        进站台。

       [新郎胸系红绸花球,与身着红妆的新娘在依依惜别。

       [幕后伴唱:

             天配燕侣刚成双

             红烛未残,含泪依依舍娇娘

             暮婚晨别怎分离

             从此后相思路儿长

       [一列火车呼啸着进站。烟雾弥漫站台。

       [烟雾散去。站台布满一对对胸系着红绸花球的新郎和身着红妆的新娘。

       [群舞:《情难了》

       [新郎的红绸花球被扯成了一条长长的红绸,那是情感的纽带。新郎紧

        紧地抓住一头,新娘紧紧地抓住另一头。

       [歌声起:

             山能裂来水能断,

             牵心线儿永相连。

             永相连,情难了,

             青藤爬树死也缠。

       [新郎一个个登上列车。红绸带的一端汇成一个结。

       [火车慢慢启动。

       [呼声震天。

       [新娘紧紧地扯住红绸带,潮水般地涌动着。她们多么想拉住列车,留

         住心上人。

       [火车加速驶去。红绸带终于被扯断了。

       [一片喊声:

            “我会到车站等你!”

            “我会到码头等你!”

            “等你!”“等你!”“等你!”

       [火车疾驰而去。声浪消失。一切隐去。

       [静场。

      [一束微光投在火车站站台的站牌上。

      [披着红围巾的腊妹在站牌下翘首远望。

腊 妹  哥,妈死了,她是因为想你才死的。难道车站一别就成了永远?不,哥

       你说过,你一定会回来的!妹会天天到站台来等你!……哥哥,回家的

       路是不是很远?家的方向你记住了吗?在没有月亮的晚上,妹会在村口

       为你点燃篝火,照亮你回家的路……回来吧!回来吧!我亲爱的哥哥!

      [闪回:兄妹双人舞《难舍难分》

      [一列火车呼啸着进站,烟雾弥漫着站台。

      [烟雾散去。腊妹隐去。风吹拂着站牌上系着的一条红色围巾。

腊 妹 (画外音)回来吧!回来吧!我亲爱的哥哥!

 

                              后 来 啊

 

      [火车疾驰而来。

      [火车歌舞:《哀伤的旅程》

      [歌声:

            咔嚓,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火车进入山洞。

     [舞台全黑。轰鸣声交响。 

     [歌声:

             黑暗迎面撞来

             不知出口在何方

             往前,往前,岁月虽然破碎

             心里头不能没有希望

      [轰鸣声渐弱。

      [领舞者身上亮起一束微光。

      [光渐渐启。火车出山洞。

      [歌声:

             咔嚓,咔嚓,咔嚓,

             咔嚓,咔嚓,咔嚓……

             哀伤的旅程

             总是长亭更短亭

             往前,往前,就算是下了车

             还觉得脚下的地在前行

余光中 (画外音)人生就像一列火车,一路上,进站,出站,过站,初旅,重游,挥别……

       [火车又进山洞,巨大的轰鸣声。

      [舞台灯渐熄。

      [轰鸣声减弱。光渐启。

余光中 (画外音)越过山越过海,穿过云穿过雾,辗转来到台湾。过了大海,

        再想回家就不容易了。人生开始了另一个旅途……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台北城南。

      [月光下,灰瓦屋,矮围墙,弯弯绕绕的斜街小巷。

      [寒颤的汽笛声呜呜传来。

      [客厅上燃点着一对红烛和一对白烛。余光中遥望着北方。《思乡曲》的乐声如歌似诉。

余光中  就在乘船离开大陆的码头上,我从一位同乡那里,知道了母亲已离开了

        这个动荡的世界。我不知道母亲是哪一天走的,我只能在母亲的生日的

        那一天,向着北方同时点起一双红烛和一双白烛,以纪念她的生和死。

      [舞台深区一束光下,年轻的母亲在摇着纺车。隐去。另一束光亮,母亲撑着伞护卫着孩子。隐去。

余光中 (朗诵)母亲啊

        今生今世

       我最忘情的哭声有两次

       一次,在我生命的开始

       一次,在你生命的告终

       第一次,快乐的世界啊

       当初我们见面

       你迎我以微笑

       而我答你以大哭

       惊天,动地

       第二次,悲哀的世界啊

       最后我们分手

       生离没想到竟成为死别

       今日我送你以大哭

       而你答我以无言

       黑天,暗地

      [短笛声似招魂幽幽传来。

      [舞台深区,腊妹出现在一束光下。

腊 妹  哥,你在哪里?你听到我在喊你吗?我知道,你的心里能听到!哥,你

       一定要用心听着,妈要我告诉你,她是想你想死的,她是想你想死的……(隐去)

余光中 (悲号)——归来啊,母亲!

女声加入 归来啊,母亲!

男声加入 归来啊,母亲!

余光中 母亲啊,何时我能跪在你的坟前

       数着以泪滴成的念珠

            祈祷,不断地祈祷

       世界无永存之物

       母亲啊,你竟已成为一缕灵魂

       一缕灵魂,曾经是一张脸

       是我记忆中最早的形象

       早于这世界,早于月,早于太阳

       一缕灵魂,曾经是一双手

       辛苦经营,将我编织成形象

       凡颅所顶,凡足所履,凡身所衣

       都来自你,来自那一双手

       母亲啊,你不仅哺育我这棵小草

       你还倾注心血于每株幼苗

       你的恩典厚过大地

       使你的儿女在贫困与屈辱中长大

      [汽笛鸣响。随即传来车轮撞击铁轨的振荡声。

余光中 汽笛鸣响,铁轨战栗着

       有车自远方来,有车要驶向远方

      [时光小天使蹬着滑轮来往穿梭。

余光中 驶向远方,江南的一个小镇

       送我踏上春天湿冷的清明路

       去到柳树荫下母亲安息的地方

       黄土地某个敬拜你的所在

        [舞台深处灯亮。垂柳下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余光中 垂柳的垂发直垂到母亲的坟墓上

       柳树的长发上滴着雨

       母亲啊,滴着我的回忆

       滴着我的相思

       [一片垂柳从舞台上空垂挂而下。滴水咚咚。   

      [时光小天使蹬着滑轮穿行在柳梢下。


 

                              而 现 在

 

      [台湾。台风过境之夜。

      [狂风呼啸,暴雨倾盆。

      [余光中家。

      [余光中在台灯前书写。

[突然灯灭。一片漆黑。

余光中  过境的风神一口气

       吹灭了这城市

       远远近近的灯光

       坐困在暗里

       独听滔滔夜雨

       落在山上和山下

       落了满满一海峡……

      [风雨声渐息。

      [空灵清凉的箫声袅袅不绝。

      [舞台深处出现老年盲丐吹箫的剪影。

      [余光中点燃蜡烛。

余光中 为何总听见一支箫

       细细幽幽在背后

      [余光中摊开一张折叠的地图。

余光中 茫茫九州只缩成一张地图

       皮鞋踩过,马蹄踏过

       隆隆战车的履带碾过

      [天幕:一幅偌大的中国地图缓缓显出。

      [余光中举着蜡烛,望图神游。

      [地图上不时有一个个亮点在闪烁。

余光中  走进地图,便不再是地图,而是山岳与河流,原野与城市。长安啊,洛

        阳啊,赤壁啊,台儿庄啊,汉口和汉阳,楚和湘,几个单纯的地名便唤

        醒一整个繁复的世界。那古老的大陆,所有母亲的母亲,所有父亲的父

        亲,所有祖先啊所有祖先的大摇篮。上面,是中国的稻和麦,下面,是

        燕赵侠客的白骨,是秦皇汉武的白骨,是岳武穆的白骨,是黄花岗的白

        骨……那片无穷无尽的后土,四海漂泊的龙族,叫它做大陆,壮士登高

        叫它做九州,英雄落难叫它做江湖……

       [余光中隐去。地图隐去。

      [一女孩牵引着老年盲丐上。

      [四周陆续走来一个个流浪汉。

      [群舞:《漂泊的路上》

盲  丐 (朗诵)想起乡国,为何总觉得

       又饿又冷又空又阔大

       不着边际的风终夜在吹

       隐隐有一只古月在吠

       路愈走愈长蜃楼愈遥远

       脚印印着血印,破鞋,冷鉢

       回头的路啊探向从前

 

       也乞食新大陆

       也浪荡南半球

       走过江湖流落过西部

       重重叠叠的摩天楼影下

       鞭过欧风淋过美雨

       闯不尽,异国的海关与红灯

       世界在外面竟如此狭小

       路长腿短,条条大路是死巷

       每次坐在世界的尽头

      [舞台深处出余光中吹箫的剪影。箫声袅袅。

盲 丐  为何总听见一支箫

       细细幽幽在背后

      [老年盲丐独自彳亍。

      [余光中上。

余光中 我也是一个流浪汉,一个被历史带着走的流浪汉,是带着遥远的乡愁、

       无法返归的旅人,在和中国母体连接的岛屿上,隔着海峡的烟波,思

       念的是嘉陵江滔滔的水声,江南的草长莺飞,花发蝶忙……

       [箫声幽幽。

余光中                                 

  

画外音  那是母亲的呼唤……

        [远处传来母亲阵阵的呼唤声:“孩子,回——家——啦!”

盲  丐  可我不在那片土地,不能踏足其上……这位先生,能给我一张中国地图

       吗?

余光中 (疑惑地)老人家,你……

盲 丐  你是说我看不见,是吧?我可以用手摸呀!

余光中 好,我给你一张中国地图!

      [群丐搬来一件件地图拼图,拼装着。

余光中 这是一幅旧大陆的地图。中学时代,抗战期间,用来读本国地理的一张

       破图。我常常展示这张残缺的地图,像凝视亡母的旧照片,那些记忆

       深长的地名。长安啊,洛阳啊,赤壁啊,台儿庄啊,汉口和汉阳,泉州

       湾和泉州港!

      [一幅中国地图拼成。余光中牵引老年盲丐走到地图前。

余光中 老人家,中国地图就在你的面前!

      [老年盲丐颤抖的双手摸索着地图。

盲 丐  台湾在哪里?

余光中 (牵着盲丐的手指点)这一头!长绿之岛,镶着白浪滚滚的花边。

盲 丐 (将拇指按在地图上的台湾岛,食指一跨)往西,那一头,就是对岸的

       青山,八闽大地。流浪前,我住在台北复兴街……(又摸索着将拇指按

       在“台北”上,然后开始利索地以手指丈量着地图)向前延伸,自基隆,

       经广州,沿着京汉铁路,一路向北,……我的老家就在万里长城脚下!(即将按下的食指,此时却在瑟瑟发抖)

余光中 老人家,你的手为什么在发抖?

盲 丐  近乡情更怯……

余光中 哦……

盲 丐  几十年前告别大陆的,是一个黑发青睐、两眼铮亮的少年啊……

余光中 是啊,掉头一去是风吹黑发,回首再来已雪满白头!

盲 丐  长城啊,你还会认得我吗?

余光中 儿童相见不相识,笑问客从何处来!

盲 丐  可我属于这里,我熟悉长城的每一面墙每一块砖!(终将食指重重按下)

       这里是我的命之脉,梦之根!长城是我的,因为长城属于北方北方属于

       中国中国属于他正如他属于中国,几万万人只有这么一个母亲!

余光中 老人家,偌大的中国可都装在你的心里啊!

盲 丐  那土地,凭嗅觉也摸得回去,不用狗牵不用杖扶。可是如今一道海峡已

       成为一刀海峡。几十年成一割,波分两岸,旗飘二色。我这辈子是再也

       回不去了,我只能用手指丈量回家的路啊……亿万次的丈量,亿万次的

       忐忑不安,亿万次的无奈,乡愁成为我绝望的乡痛……先生,请给我一

       把刀吧!

余光中 (惊讶)老人家,你要干什么?

盲 丐  我要把这手指——剁掉!剁——掉——呀!

余光中 (一震)老人家,你……

盲 丐  亲人不能见,有家归不得,故乡已成天涯路,这无边的怨恨,向谁诉说?

       只能向这指头发泄啊!——谁让它也有乡愁!

余光中 老人家!(上前紧紧地拥抱盲丐)

      [幕后男女声无字哼唱:“啊——啊——”

盲  丐  ……我的眼前一片漆黑,世界离我很远很远,而万里长城却是那么的近,

        那么的近,好像伸手就可及。我是多么想跪拜在他的脚下,抚摸他的每

        一块砖啊!(神往地)长——城!(跪下) 

余光中 (也跪下,向往地)长——城!

盲  丐  可是,我的时日不多了……

余光中  ……

盲  丐  先生,你能帮我一个忙吗?

余光中  老人家,你说吧!

盲  丐  代我写封信,问候万里长城。

余光中  你想怎么写?

盲  丐  就写——“万里长城,我爱你!”

余光中  好,我一定办!(隐去)

      [灯亮。广告耀眼。汽车声,喇叭声,街市的喧闹声似海啸袭来。

      [余光中奔走在大街小巷。他在人潮中挤过,来到邮电局。 

余光中  好容易来到邮局。

       [左灯区亮。女职员甲迎上。(以下采用人偶同台的表演方式)

余光中  请问,这张明信片该贴多少邮票?

       [女职员甲接过明信片,一瞥,忍住笑。

女职员甲  这怎么行?地名都没有。

余光中 (指了指明信片正面)那不是地名吗?

女职员甲  万里长城?就这四个字?

余光中  就是这地址。

女职员甲  告诉你,不行。连区号都没有一个,怎么投递呢?何况,根本没有这

        个地名。

       [其他女职员围过来。

女职员乙 (看着明信片,忍不住念起来)“万里长城——我爱你!”(笑)哎呀,

        这算写的什么信哟,笑死人!

       [响起一片银铃似的笑声。

女职员丙  哎,我问大家,万里长城在哪里?

       [众人摇头,捂着嘴笑。

女职员甲  一封信只有七个字,恐怕是世界上最短的信了吧?

余光中 (火起来)不,这是世界上最长的信,可惜你们不懂!(夺门而去)

       [响起一阵笑声。人偶隐去。

       [街上下起了雨。雨声淅沥,渐渐盖过喧闹声。

       [街上撑起了一片伞。余光中在伞中穿行。

撑伞人  在冷冷的雨中,他梦游一般步行回家。他的心境需要在雨中独行,他需

        要那一股冷和那一片潮湿……

       [余光中抹了抹脸上的泪水和雨水,在人潮中左冲右突。

       [有人用衣服蒙住头在雨中使劲跑。

       [各种声音全部哑去。

撑伞人  他像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孤魂野鬼。没有人看见他。他什么也看不见了,

        他站在十字路口,居然没有撞到任何东西。他一个人,站在一整座空城

        的中央。

       [有人为余光中撑伞。

       [朗诵、音乐(《故乡的云》)、舞蹈、插白多重交织表演:《听那冷冷的

        雨》。

余光中 (朗诵)听听,那冷雨。

        看看,那冷雨。

        嗅嗅闻闻,那冷雨,舔舔吧,那冷雨。

        雨在他的伞上

        这城市百万人的伞上雨衣上屋上天线上,

舞者甲 (插白,思念地)往那边看,就是我的家,我家的屋顶……

余光中  雨下在基隆港在防波堤,

        海峡的船上,

        清明这季雨。

舞者乙 (插白,伤感地)清明节了,该回去扫墓了,可是我回不去!

余光中  雨,不但可嗅,可亲,更可以听。

        从春雨绵绵听到秋雨潇潇,

        从少年听到中年,

        听听那冷雨。

        少年听雨,红烛昏沉。

        中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

舞者丙 (插白,亲切地)这片云,是我故乡的云……

余光中  白头听雨在僧庐下,

        这便是亡宋之痛,

        一颗敏感的心灵的一生;

        楼上,江上,庙里,

        用冷冷的雨珠子串成。

        雨,该是一滴湿淋淋的灵魂,

        听,窗外在喊谁?

       [母亲远远地呼唤声:“孩子,回——家——啦!”

舞者丁 (插白,带泪地)妈妈,我想回家!可是我回不来,我进不了门!

       [众男舞者纷纷脱下上衣,一排人的前胸写着——“台湾是家”;一转身,

        后背写着——“家乡是根”。

男舞者  让我们回家吧!

男女舞者   让我们回家吧!

余光中 (悲愤地)二十多年啊,四分之一的世纪,一切都断了,不要说回家,

        连写信都不可能,即使有雨,也隔着千山万山,千伞万伞!

       [雨声如注。人潮涌向这,涌向那,涌向四面八方。

余光中  可是,这风云雨雾原本就是一体,又有谁拆得开呢!

       [余光中逆潮而泳。他推开身边的撑伞者。随即又有人上来为他撑伞,

        他又将之推开。

       [余光中仰着头,脸接着雨。几个撑伞者又要拥上来。

余光中 (大喝一声)不!我要让这雨水痛痛快快淋一场!(索性也脱下上衣,光

        着上身呐喊着)人们啊,万里长城是属于我的,也属于你们的呀!正如

        中国属于我我属于中国!长城,长城,万里长城!

       [低抑、凄楚的歌声从空冥中传来:

           “万里长城万里长

            长城外面是故乡

            高粱肥大豆香

            遍地黄金少灾殃……”

       [撑伞人隐去。

画外音  歌声像是从黑黝黝的巷子底隐隐传来,又像是从岁月的彼端传来……

       [随着越来越响的歌声,万里长城矗立在天幕上。

余光中  不管你们怎么漠视

        万里长城依然在我心

        那古老的建筑物雄踞在万山脊上

        蜿蜒奔腾,一直到天边

        这不正是二千年来

        迷我,惑我

        喂以我的血,我的肉

        而昂行

        而翻腾

        而凛凛然蟠踞

        于我体内的那条龙么

       [群舞:《我体内的那条龙》

余光中  极目万里,我举起双臂,血管中迸出一声长啸——万里长城万里长!

       [轰轰的回声:

            “万——里——长!”

            “万——里——长!”

            “万——里——长!”

       [舞台深处的一排街灯亮了。茫茫雨线使路灯发出的光成了一团团黄

        色的光晕。

 


                              而 未 来

 

       [舞台深处,古屋的窗口透出一抹红光。母亲倚门而立。

母  亲 (声声呼唤)孩子,回——家——啦!

       [无伴奏群舞:《不断地走,不断地找》

       [群舞中伴着广播在播送寻人启事。

女广播声  “现在广播寻人启事:福建永春的李芳芳,寻找在台湾的丈夫陈大鹏。

        大鹏现年七十八岁,家住永春五里街,民国三十三十年在国军第八十三

        师任连长,一九四九年去了台湾。请帮我找他。”

男广播声  “现在广播寻人启事:寻找单德明、单德义。两兄弟在四八年去了台

        湾,老家是河南开封。德明离开时已娶妻单谭氏。当时妻子已怀孕,六

        个月后生一女,取名单秀英,现年六十岁。”

       [吉他手上。

吉他手  如果儿子可以写一则寻人启事,寻找年轻的母亲和所有他本来该有的亲

        吻和拥抱?如果妻子可以写一个寻人启事,寻找那一个离家的时刻,让

        丈夫再补一个回头,再深深看她一眼?在时光的隧道里,儿女仍在寻找

        父母亲,妻子仍在寻找丈夫,兄弟仍在寻找兄弟。(说唱)

        不断地走,不断地找

        故乡的父母妻儿,离我很远很远

        不断地找,不断地走

        很远很远的地方,父母妻儿在呼唤

        不断地走,一步一忏悔

        不断地找,家的方向记在心间

        太多的恩情,太多的亏欠

        此生不报,再等何年

        不断地走,不断地找

        不断地找,不断地走

        催我加快脚步的是那声声的呼唤

       [一轮硕大的圆月升起。

       [月盘里,现出一男子持箫而吹、一女子击节而歌的剪影。

       [月下,采茶女翩翩起舞。有小孩不时吹着蒲公英。

击节女子 (唱)小时候

        乡愁是一枚小小的邮票

        我在这头

        母亲在那头

        长大后

        乡愁是一张窄窄的船票

        我在这头

        新娘在那头

        后来啊

       乡愁是一方矮矮的坟墓

       我在外头

       母亲在里头

       而现在

       乡愁是湾浅浅的海峡

       我在这头

       大陆在那头

        而未来

        乡愁是一条长长的桥梁

        你去那头

        我来这头

      [余光中从月盘里走出。

余光中 (朗诵)月有万古光,

        人有万古心。

        灵魂,是一球千羽的蒲公英,

        一吹,便飞向四邻。

        我的乡愁,

        是心中珍藏的永春老醋。

        醋老弥香,

        生津回味思故土。

        我的乡愁,

        是漫山遍野碧绿枝头上的芦柑。

        夜深人静,

        便一颗颗闪亮在眼前。

        我的乡愁,

        是世外桃源佛手茶。

        天香禅味,

        三杯落肚想归家。

        我的乡愁,

        是永春的一只白鹤。

        梦里思归,

        逐浪海峡赛轻舸。

       [音乐起。

       [音乐声中,一个个“新娘”扯着红绸的一端奔上,一个个“新郎”扯

        着红绸的另一端迎上。红绸满台飞舞。

       [红绸连接了起来。老年的腊妹披着红围巾出现在舞台的深区。

画外音  2011年5月,第三次回到故乡的余光中先生踏上天下名桥——泉州洛

        阳桥。看啊,余老正从桥的那一头走向桥的这一头!

       [腊妹抛下一条红绸。两个小孩拉起红绸的一端朝台下跑去。

       [余光中出现在台下。红绸牵引到他身前,他捧着红绸朝舞台慢慢走来。

余光中 (停下脚步,向观众)朋友们,在我六岁的时候,也就是1934年,母亲

        和父亲,一同将我牵牢,三个人走过了洛阳桥。今天,七十多年后,我

        再次踏上洛阳桥,想用我的脚步叠上母亲、父亲的脚印,叠上泉州人千

        年的足迹!现在,我正在一步一步地数着,已经数到一千零五十五步了!

       [静场。

       [余光中一步一步沿着台阶踏上舞台。

余光中 (数着)五十五,五十六,五十七,五十八,五十九——

众  人 (齐声喊)六十!一千零六十步!

       [歌声:

            “刺桐花开了多少个春天

             东西塔对望究竟多少年

             多少人走过了洛阳桥

             多少船驶出了泉州湾

       [歌声中,演员分别谢幕。

 

 

                                               ——剧终

 

     (除个别诗作,其它诗文皆根据余光中先生作品改编)



上一篇: 《拍拳卖膏药》
下一篇: 没有了!

在线客服

电话咨询

在线咨询

0595-23882645

在线客服